109 食堂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日子平稳安静,第二天一早,吴冕和楚知希来到老鸹山“度假”。

    今天雾大,老鸹山被云雾遮掩,若隐若现。林道士迎到后山山门,一见面就怔住了。

    小师叔没穿卡其色风衣,也没戴墨镜、黑色小羊皮手套,而是穿了一件干净爽利的t恤,像是普通少年……也不是,普通少年哪有这么好看的。

    “小师叔,你……”

    “怎么了?”吴冕问道。

    “衣服呢?墨镜呢?手套呢?”

    “话这么多,双人床买了么?别太硬,丫头睡的不习惯。”吴冕笑道。

    “早都准备好了,床垫是徒弟在网上买的特来卡,是叫这个名字吧,明月。”

    林道士身边的小道童点了点头。

    “呦呵,老林你够大方的。”吴冕笑道。

    看吴冕脸上的笑容,林道士像是见了鬼一样,惊讶的嘴都合不上。

    “小师叔,你……笑了?”

    “怎么?”

    “我认识你的那天开始就没见你笑过,一直摆出一张扑克牌脸。”林道士说道。

    “怎么说话呢?”吴冕看着林道士,拉住楚知希的手,来到石碑前。

    仰望石碑,像是要把国泰民安四个字印在心底。吴冕静静的看了几分钟,这才转身进山门。

    “小师叔,有事儿和你说。”林道士追上,挥手让明月退去,认真说道。

    “哦,什么事儿?”

    “这不是前几天有个患者,就是说走了三十二个地儿都没看好的那个。”

    “嗯,我前几天给她做了手术,没事。”吴冕道。

    “他给我拿了50万。”林道士也不隐瞒,直接说道,“这笔钱我拿着烫手。”

    “给你就拿着,眼皮子这么浅么?才几十万,你这么在意干嘛。我看你开着宝马,以为你挺有钱的。”吴冕问道。

    “……”

    这几十万折腾了林道士好久,每天都琢磨这笔钱小师叔会不会要。可没想到吴冕说的竟然这么轻松,一点想要的意思都没有。

    “你要是觉得心里不安,那就成立个基金。”吴冕躺在竹椅上,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看着林道士说道,“可能过几天我有用。”

    林道士略有点失望。

    “挣大钱的路,几千万、上亿的这种钱……老林,几十万你怎么能放在心上。”

    “……”

    林道士问了很多,可吴冕死活不说到底做什么用,只是反复叮嘱基金要正规。

    ……

    ……

    吴冕躺在院子里,喝茶望天,最近的日子过的悠闲自在,倒也别有一番情趣。生活要是能一直如此,那该有多好。

    林道士也习惯了吴冕话少的这一点,陪在吴冕身边,不断斟茶就是了,没必要费尽心思找话题说话。

    就这么坐着,林道士闲的无聊,但吴冕和楚知希却自得其乐。

    吴冕来过老鸹山,却是行色匆匆,主要是来看看后山的石碑,对这里也有什么过多的期望。

    但今非昔比,老鸹山早已经不是吴冕记忆中残破的模样。甚至吴冕很多次琢磨要是有机会,来老鸹山养老倒也是一件快事。

    再加上林道士小心逢迎,后山小院本来是他住的地儿。现在则把正屋让给吴冕住,里面一张大木床,不起眼的地方放置的都是很现代的物件。

    既有古色古香,又有现代的舒适与方便,吴冕对此很是满意。

    不过在这里坐着,真心是好无聊。虽然小师叔不戴墨镜、手套,但是他也不愿意说话。躺在竹椅里,白玉一般的手指时不时敲打着椅子扶手,似乎心有所想。

    林道士试着问了两次,但吴冕都笑而不语。

    也不能刷手机,因为不知道吴冕喜欢不喜欢,林道士坐在旁边发呆,心里想着短视频里各式各样的漂亮小姐姐们,有些苦恼。

    每每想要拿出手机开始刷视频,但总在最后断了念想。还是在小师叔面前端一下吧,怎么说也得有点世外高人的模样不是,不能让小师叔给看扁喽。

    临近中午时分,林道士才问道,“小师叔,咱中午是在这儿吃还是去前面食堂?”

    “食堂?怎么叫这个名字?”吴冕睁开眼睛,清澈的目光像是旁边的山泉一般。

    “小师叔你不是说让我好好说话么,本来叫斋堂。”林道士笑着说道。

    “别弄那些乱七八糟形荤实素的斋菜,米粥、小咸菜就行。”吴冕说道,随后和楚知希解释,“山上的山泉水特别好,用来煮粥是一流的,我小时候弄过,一直想到现在。”

    “嗯嗯嗯。”楚知希连连点头。

    她知道吴冕并不是很热爱美食,平时有吃或是没有吃的,都无所谓。但能让他一直心心念念的东西,那肯定是极好的。

    “林道长,咱们属于正一教还是全真教?”楚知希问道。

    “小师娘,咱们属于野路子。”林荫笑道,“其实咱这儿就是个建筑,是风俗,是八井子的一个念想。”

    “别扯淡,小希问你吃不吃荤。”吴冕见两人理解出现偏差,便笑着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林荫说道,“我是不吃荤的,但徒弟们年纪小,总不能让他们也跟着不吃荤不是。所谓不见杀,不闻杀,不为己杀……这个我实在接受不了。”

    “孔夫子说过君子远庖厨,道理类似。”吴冕站起来,副手站在水池旁,泉水叮咚,悠然清澈,宛如他的双眸。

    “小师叔,我前些年吧总想着戒荤腥,每次看到人杀牛宰羊,尤其是早些年大家都没钱,牵着牛羊来观里把它们当谢礼,我总是能在牛羊猪狗的眼神里看出一丝哀求。”

    “老林,你这越来越会扯淡了。”吴冕道,“想吃就吃,不想吃就不吃,你说的这个太玄。”

    “是真的,小师叔。”林道士很认真的说道,“那时候穷啊,我也忍着,反正有我一口就有他们一口。”

    “后来呢,你这儿开饲养场了?”

    “唉,后来负担越来越重,我也养活不了那么多小家伙,谁再送牲畜我就急眼。”林道士哈哈一笑,“后来乡亲们改送钱,日子这才顺当过来。”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