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 咯吱咯吱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可惜什么?”

    吴冕没回答林荫的问题,凝神看着面前酒杯,想了片刻忽然说道,“中医院有个医生,我看做民俗的时候是老鸹山的手法。”

    “韦大宝么,一直磨叨着我要我收他当俗家弟子。”

    “哦,你怎么想。”

    “小师叔,你不知道,韦大宝他有大缺点。”林道士叹了口气说道,“韦大宝这人当年在山上住了几天就被我撵走了。”

    “哦?怎么个问题?”

    “好色而无胆,好酒而无量。”林道士评价道,“山上除了我,其他人不能喝酒,后者还好。至于前者……小师叔你说,来上香的女客可是不少。人家来了,一个道士眼巴巴的盯着人家女客看,口水都要流下来。”

    “嗯,的确是问题。”

    “是呗,看见女人挪不动步。但他胆子小,从来不敢动手。可这也不行不是,万一那天因为这事儿吵起来,那才是真的坏了我老鸹山的名声。”

    “原来是这样。”吴冕放下,就此不提。

    和韦大宝也没什么纠葛,只是萍水相逢。只是这人的确有趣,吴冕想起来到八井子中医院第一天,白服下那双毛茸茸的小腿,就觉得有意思。

    ……

    ……

    夜渐渐深了,星河璀璨,却也难耐山风入骨。

    将近十一点的时候,吴冕张罗着休息。他进屋前,深深的看了一眼林道士,又看了一眼林道士的厢房,没说什么,牵着楚知希进了正房。

    林道士怔了一下,他仔细琢磨,也没想懂刚刚小师叔眼神里的涵义。

    看自己一眼干嘛?难道小师叔暗示自己五更时分来院子里,要传授老鸹山绝艺不成。

    心里想着有的没的,林道士却手捻长须,一副高深莫测的神仙模样。

    管他!最后林道士难耐一天的寂寞,回到屋子里,打开手机。

    短视频的小姐姐们可是真好看,莺莺燕燕,各式各样。林道士笑呵呵的刷着短视频,打发时间。

    一边看着小姐姐们,林道士一边琢磨,小师叔比自己的做派更像出家人。在躺椅上一躺一天,也不见寂寞。

    旁边的小师娘更是奇葩,一本书,专心看一天,也不过十几页。她在看什么?难道说看的是寂寞?

    要是自己也能坐得住就好了,天天往前山一坐,就当是老鸹山的吉祥物,香火能旺不少。可惜,自己却是做不到小师叔那般模样。

    清心寡欲,说起来简单,真要做到可就……正想着,林道士觉得手机里的短视频有点吵,本来是一个一米七五左右的姑娘在展示一字马,身姿妖娆,那一字马劈的,如刀似剑,剜肉割骨。

    但就是有咯吱咯吱的声音传来,让林道士不胜其烦。

    换一个短视频,结果还是一样。

    再换一个……

    林道士终于发现咯吱咯吱的声音是从正屋传来的。

    小师叔他竟然……林道士泪流满面。

    他的爱人去世的早,留了一个儿子,也算是争气,几年前上大学,考托福、gre去了国外。这些年林道士一直用心打理老鸹山,偶尔会想想续弦的事情。

    但一则山上多了一位师娘,略显古怪。二则这事儿麻烦,乡里乡亲可不懂什么正一教、全真教的区别,被人指指点点,何苦来哉。

    还是一个人舒服,林道士也就这么过了很多年。最近几年短视频兴起,每天看看短视频里的小姐姐,傻乐一会也就是了。

    可小师叔他!

    太过分了!

    林道士气嘟嘟的关上手机,侧耳聆听。

    泉水叮咚,加上木床咯吱咯吱的声音入耳,像是小猫爪子在挠林道士的心。

    太过分了!!林道士又腹诽了一句小师叔。

    刚刚还在想他能耐得住寂寞,比自己还要像是个道士,却没想到回屋就干这种事情。声音还这么大,让不让人睡觉了!

    林道士听了十几分钟,咯吱咯吱的声音连绵不绝,有若绵绵江水,永不停息一般。

    这就是人间烟火气么?林道士想了想,深深的叹了口气,用双手把耳朵堵上,关灯睡觉。

    但那声音极具穿透力,林道士越是不想听就越是听的清楚。

    辗转反侧了将近半个小时,声音依旧如刚入耳的时候一样,绵绵不绝,仿佛要到宇宙终结一般。

    小师叔还真是夜里猛啊,林道士感慨了一句。可这也太猛了,闹的自己睡不着觉。

    此时此刻,再回忆起小师叔牵着小师娘的手进屋之前看自己的那一眼,林道士心里了然。

    原来如此。

    “唉。”林道士叹了口气,穿上衣服,走出厢房。

    看了一眼正房,关着灯,没有影子。只有一轮明月照在正房的窗纸上,白的刺眼。

    也不知道小师叔解锁了多少姿势,林道士想到这事儿,嘿嘿一乐。但随即便凛然,正色走出小院。

    君子不欺暗室,自己不能在背后腹诽小师叔。小师叔也就算了,小师娘总是帮自己说话,像今天面对顾维勉,要不是小师娘,怕是很难下台。

    林道士关门的时候特意用了点力气,“砰”的一声,隐约在山间回响。

    似乎感觉到林道士离开,屋子里咯吱咯吱的声音顿了一下,林道士捻须微笑,把门关严。

    但下一秒钟,看着黑洞洞的山路,林道士心中愁苦。

    自己去哪?前山没有自己睡觉的地儿,而且徒弟们也都睡了。大通铺,自己睡不习惯。

    无奈之下,林道士坐在山路旁的石阶上。

    今晚的月光很美,皎洁如盘,温润的光芒铺洒下来,整个老鸹山若隐若现,宛如仙境。

    远处隐约传来野狗的叫声,还有野狼对着明月的吼声。而身后……

    哪怕离开百米,关着后山小院的院门,咯吱咯吱的声音依旧能清晰的听到。

    老鸹山实在是太安静了,那张床……

    林道士暗自下决心,等小师叔和小师娘走了之后,自己要找个木匠,把那张双人床敲结实。

    不管怎么折腾都不出声的那种!

    山风料峭,虽然是夏天,但后半夜的风还是很冷。索性穿着道袍,却也不觉得什么。

    林道士足足等了2个小时左右,正屋里这才渐渐的安静下去。偶尔还传来小师娘压低声音的笑声,如此欢愉。

    是不是自己也该找个伴了?林道士想到。

    但转瞬,他就把这个念头抹去。一个人还不错,再说自己为人师表,要是自己找了伴,其他徒弟怎么办?也都把家安在老鸹山上?

    那样的话,道观可就不是道观了,更像是一座山寨。紧了紧衣服,悄悄打开门,蹑手蹑脚回到厢房。

    也不知道是折腾的不累了,还是怎地,林道士依旧辗转反侧,一夜无眠。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