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 暗流涌动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县医院院长办公室,张建军张院长坐在老板椅上,手里夹着一根烟,正在沉思。

    沙发上坐着一个人,和他长的差不多。只是换了一身衣服,整个人看起来要比在八井子乡医院撺掇乡民闹事的时候精神了许多。

    他叫张建国,是张建军的弟弟。兄弟俩人本来只是略有积蓄,但看人发财,也琢磨出一些路数,于是就走上收购医院,变成自家私立医院的这条路。

    传说的什么江南大资本收购医院,他们是白手套之类的事情都是张建国散布出去的谣言。只是为了让收购更加顺利,代价更小而已。

    因为最开始的时候没钱,所以他们先是找医闹,把医院闹的焦头烂额,上级机关也觉得医院根本扶不起来,转手卖掉。

    医院资产评估上能做手脚的地儿多了去了,所以张家兄弟这些年来顺风顺水,一直走到现在。

    县医院很容易就搞定,一连三四起恶性“医疗事故”,甚至在国内都引起轩然大波,最后张建军在谈判的时候拼命压价,加上八井子乡中医院新盖的大楼,这才“勉为其难”的把医院收购下来。

    按照规划,下一步是收购八井乡中医院。虽然那家医院不大,但覆盖的范围却不小,加上有开发新区的传闻,张建军志在必得。

    可是没想到在张建军、张建国看来手拿把掐的事情,到最后却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年轻人而横生波折,最后功败垂成。

    在张建军看来,只是一个小家伙,没必要在意。但张建国却亲眼目睹了那个戴着墨镜的年轻人直接躺倒棺材里的蛮横,他打起退堂鼓。

    只是一个年轻人么,有什么了不起的。

    “哥,那个年轻人我总觉得不对劲。”张建国说道,“我在前面见过的人多了,没见过他那么横的。”

    “就是年轻人一时血勇,没什么。”

    “不,要只是他躺进棺材里,我真琢磨直接把棺材钉上。可后来老鸹山的林道士来,叫他小师叔,事情这才失控的。我觉得你考虑事情的方式有些不对,那可是一个年轻人,林道士叫小师叔,我看是真心实意,没什么虚假。”

    张建军沉吟了一会,道,“建国啊,根据可靠消息,开发新区已经迫在眉睫,说是红头文件都下来了。”

    “……”张建国也眼馋这一块,但一想到那个戴着墨镜、黑色小羊皮手套,穿着卡其色风衣的年轻人,他就情不自禁的心里哆嗦。

    “靠着开发新区,新的住院大楼已经装修好了,咱们可是投资大钱的。”张建军道,“其实放着八井子中医院在那也没什么问题,但毕竟有一个竞争。两虎相争,最后万一要是因为什么事情狭路相逢,反倒不如现在他在明处,咱们在暗处。”

    张建军想了想,似乎也是这么个道理。

    “找一下雷总,这事儿咱不能再出面了。”张建国说道,“我担心有人眼睛亮,认出我来。”

    张建军虽然不这么想,但弟弟回心转意,这也算是有收获。

    “雷总那面稳当么?我可听说几年前他们整个团伙被一网打尽,就他是漏网之鱼。”

    “不知道,都是江湖谣传。不过现在扫黑除恶的风声紧,雷总也不露面。我先联系看看,要说医闹,我这点本事都是雷总教的。”

    那面说的事情都有道理,用起来也很好用。唯一的缺点是要钱太凶,这还只是咨询费用。要是请雷总出山,想到这里,张建军的心就有些疼。

    不过转念想到开发新区,消息已经确定,自己掌握着区里面两家医院,未来几十万的人口覆盖,那都是钱啊!

    就算是有人后期加入,没个三五年也不成气候。做完这一单,自己就可以退休喽。

    张建军点了点头,“手里还有些钱,你联系一下雷总。一定要注意,他做的事情可能有问题,别被牵扯进去。”

    “嗯,我多小心就是。”张建国有些忐忑的说道。

    两兄弟又聊了一些细节问题,等说完,天色已亮。

    ……

    ……

    第二天,林道士顶着黑眼圈,依旧在后山陪着吴冕,只是略有点无聊而已,倒也能坚持住。

    幽静之中,忽然手机响起来。

    现代科技的确是方便,但林道士总是觉得缺了点什么。

    找自己有事儿,一名小道童穿云间、踏露海,那种复古风才叫带感。自己一个道士,手里拿着手机,就差没把蓝牙耳机挂在耳朵上,这叫什么事儿。

    一点仙风道骨的感觉都没有。

    “师父,有香客晕倒了!”

    电话那面传来急匆匆的声音。

    “怎么回事?”林道士却很沉稳,老鸹山说高不高,但对于一些老年人来讲,登山肯定有些吃力。

    不过一般都是太阳高照,中暑引起的晕厥,掐人中、放到阴凉的地方躺一会也就好了。今天是阴天,怎么还有人晕过去。

    “一个年轻的女香客,上山后正烧香呢,一下子就晕过去,现在看着喘气儿都喘不上来。”

    “……”

    林道士的心一下子提起来。

    这特么的,别闹出人命。

    “我马上过去。”林道士说道,沉稳的话语里带着一丝焦急。

    挂断电话,抬脚刚要上电瓶车去前山,忽然怔了一下。林道士也不犹豫,马上回身,进了后山小院。

    “小师叔,有人晕死过去了。”林道士说道。

    “哦,低血糖吧,这天中暑的可能性不大。给她……”吴冕正说着,被林道士一把抓住手腕。

    “小师叔,帮我看一眼,我心里没底。”

    吴冕的眼神平淡而清澈,林道士却感觉里面隐约冒着火。心底害怕,手不知不觉的松开。

    “哥哥,我去吧。”楚知希主动请缨。

    “老实看书。”吴冕沉声道。

    说着,他坐起来,问道,“按理说不会,老鸹山不高,山路修的还好。”

    “去看一眼,看一眼。”林道士说道。

    吴冕叹了口气,站起来和林道士坐上电瓶车,直奔前山开去。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