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 束手无策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这种事情和身份地位没关系,这要是让媒体知道了,还不得全国震惊,最后不光是薛春和,连医大二要退休的沈院长都得吃挂落。

    哪怕是为了患者好也不行,打着我为你好的名义做坏事的人多了去了。

    反正不管人家的家庭如何,背景怎样,医大二是绝对不敢这么做的。只是一个玩笑,一个想法。当年刚有外科没有麻醉的时候,基本也都是成年人用棒麻的麻醉方法。

    所以当时医大一就组织了全院会诊,觉得没办法手术,建议患者去上级医院就诊。意思很明确,去帝都看看吧,去国内医疗的最后一站协和看看吧,我们没招。

    家里也准备去帝都协和看一眼,但患者病情进展很快,才几天的时间就出现呼吸困难的症状。

    5个小时前患者因为低氧血症出现昏迷,送到医大一院,所以薛春和这才把诸多主任都从家叫来,再一次全院会诊。

    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这次会诊的目的并不是为了治病,而是为了告诉患者家属我们尽力了。

    现代医学是有局限性的,就像是用现代的眼光看很多年前的棒麻与没有麻醉的快刀手术,觉得很荒谬。但处于那种历史时期下,也没别的办法。

    眼前也是如此,科学的局限性与时代的局限性制约了很多疾病的治疗,总有人力无可为的时候,尽力就好。

    薛春和叹了口气,他说道,“那就这样吧,没别的好办法。”

    “院长,我去和家里交代一声?”胸外科主任李忠问道。

    “我去吧。”薛春和又叹了口气说道。

    家里的期待值还是很高的,很难接受患者没什么好办法只能等死。而且还不是恶液质状态的死去,是被活生生的憋死。

    这事儿头疼,头真疼。

    就在大家一筹莫展的时候,任海涛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脸色一紧,连忙用手按住喇叭。院长愁眉苦脸的,自己手机这时候响,那不是把自己往枪口上送么。

    果然,薛院长挑眉横了他一眼。

    任海涛心里暗骂,这是谁啊,打电话也不挑个时候。

    拿出手机,瞄了一眼,他马上小声说道,“吴老师。”

    “嗯?吴老师给你打电话?”薛春和诧异问道。

    “……”

    任海涛觉得整个屋子里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自己,他没有觉得高人一等,而觉得有无数的暗箭从四处射来。只一瞬间,自己就被射成了筛子。

    “问问吴老师什么事儿。”薛院长沉声说道。

    “诶。”任海涛赔笑,马上接起电话,“吴老师,您好。”

    “嗯嗯,我值班,正在全院会诊。”

    “好,好,您放心,肯定不会耽误事儿,薛院长也在。”

    “知道,知道,您放心。”

    连连说放心,随后任海涛挂断电话。

    “吴老师找你干什么?”薛春和问道。

    任海涛感觉到这句话里隐约有着敌意,他赔笑说道,“吴老师在老鸹山度假,正好遇到一个防蚊水和防晒霜一起用导致过敏休克的患者,担心路上有事儿,就跟着送患者过来。”

    “防蚊水和防晒霜一起用有事儿?”麻醉科徐主任问道。

    “吴老师来咱们医院了?”薛春和问道。

    两人异口同声的发问,任海涛看了看,马上回答道,“嗯,吴老师跟着120急救车一起来的,还有半个小时就到。”

    “马处长,在全科病房安排一张床位。”薛院长道,“我去和患者家属说一声。”

    “院长,要不找吴老师看一眼?”任海涛建议道。

    “还用你说!”薛春和道,“我去和家属说一声,要是吴老师也没办法,那帝都也不用去了。”

    想到吴老师,想到坐在烧伤病房前稳如泰山一般的他,薛春和心里安稳了一些。

    吴老师来的真是时候,找吴老师看一眼,对家里有个交代。

    真要是患者死了,以后说起这事儿,自己可以拍着胸脯说吴冕吴老师我都给请过来会诊,吴老师都没办法,国内谁敢说行。而且,这也是给老人家最好的交代。

    要是这样,不管是患者家属也好,自己也好,都觉得尽力了,心里会好受一些。

    薛春和站起来,心里已经盘算好该怎么和患者家属交代这事儿。肯定要实话实说,国内外科水平最高的几个人之一的吴老师要来会诊,如果不行,真心没必要去帝都。

    嗯,就这么说。

    至于吴老师送来的过敏性休克的患者……只是过敏性休克而已,吴老师还跟在车上,能有什么事儿。了不起上呼吸机,再了不起上emo,反正来到医大一就算是死人也能让他再活几天。

    “你们带人去接吴老师,吴老师的患者一定要处理妥当,让他放心。”薛院长安排道。

    说完之后,周围一片沉默。

    大家相互看了看,最后还是没人说话。任海涛憋的满脸通红,他知道因为吴冕把电话打给自己,其他人都不好说什么。

    “好,您放心,院长。”任海涛小声说道。

    “去吧。”薛院长说完,带着医务处马处长去找患者家属。

    “马处长,你说吴老师能有办法么?”薛院长像是自言自语一样问道。

    “应该没什么好办法。”马处长表情严肃的说道。

    这是最基本的医疗建议,都是自己人,没有患者家属在身边,说好听的并没任何意义。实话实说,做出最冷漠、最理性的判断才是一名医务处长的原本职责。

    “唉。”薛院长叹了口气,“每年陪周老先生做检查都习惯了,一旦知道明年没机会了,心里真是不舒服。”

    “没办法,毕竟已经快八十的人。”廖处长劝道。

    周茹周老是科学院院士,老家在省城,72岁那年回到老家颐养天年。这种国宝级的人物,无论是省里还是院里都很重视,医大二院每年负责周老的体检。

    谁成想周老忽然间得了这么一个病,想尽点心都没办法。

    “我也知道,可是心里不甘么。小金的情绪平稳点了么?”薛院长问道。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