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 相信科学!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不平稳也没办法,病在这儿。”马处长情绪平淡,实话实说,“估计金林那小子也是和老人家有感情了,比亲儿子都亲,情绪失控也正常。看多久能接受了,这个不好说。”

    两人闲聊了几句,来到高间门口,马处长伸手敲门。

    门无声无息的打开,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红着眼睛出现在门口。

    “老人家睡了么?”薛院长轻声问道。

    “刚睡着。”男人小声说道,随即蹑手蹑脚走出来,把门轻轻关上。

    “小金啊,咱们去前面说。”

    “薛院长,还有办法么。”金林红着眼睛问道。

    薛院长没说话,只是叹了口气。这个表情和动作已经再明显不过,金林似乎知道答案,头深深的垂下去。

    “你咨询帝都那面了?”

    “嗯,几位院士一早就咨询过了,都没好办法。”金林说道,“几家医院的相关人员也都问过,和咱们这面说的一样。”

    “我们也尽力了,最近吴冕吴老师在老家,正好把他请过来会诊看看老人家的情况。”

    说着,薛院长瞄了一眼金林。金林没什么特殊的表情,很平淡,有点点悲伤。

    不是医疗圈子里的人,不知道吴老师,这也正常,薛院长想到。

    “吴老师是吧,辛苦了。”金林虽然并不知道具体情况,但还是表达了自己的谢意。

    “小金,你这面还有什么想法?”

    “要是可以,一定务必让周老多……”说着,金林的声音有些哽咽,后面的话直接咽了回去,整个人都充满了丧的感觉。

    “唉。”薛院长拍了拍金林的肩膀,也没出言安慰。

    这是明白人,询问了一圈后知道老人家的情况已经不是药石有效的了。最开始来的时候金林情绪还有些激动,到现在只剩下了悲伤。

    想要世事洞察,虽然有人能做到,但面对生生死死的时候,又有谁能真的豁达呢。

    “薛院长,辛苦您了,要是没事我就先回去了。”金林低着头说道。

    “呃……一会吴老师来会诊的时候我叫你一声。”薛春和道。

    “薛院长,谢谢您的好意,不用叫我了。”金林轻声说道,“我多陪陪老人家,这些年一直在身边……这几天我心里难受的厉害。”

    金林离开办公室,坐都没坐。

    薛院长深深的叹了口气,心里很是不舒服,情绪有些低落。

    “院长,要不要去接一下吴老师?”马处长提醒道。

    “不了。”薛春和情绪低落,他呆呆的看着挂在阅片器上的片子发呆。

    3月份体检的时候还没事,现在刚7月,怎么就连手术都做不了了呢。

    不知过了多久,走廊里传来一阵脚步声。

    “吴老师,您来了。”马处长迎了出去,客客气气的说道。

    “嗯。”一个声音飘荡在半空中。

    “吴老师,您来了。”薛院长转身,客客气气的说道。

    “我看眼片子。”吴冕直奔主题,“患者什么情况?”

    马上普胸的一名带组教授汇报病史,吴冕左手放在右侧腋下,右手托腮,手指在阅片器的灯光下闪烁着晶莹的光泽。

    病史很简单,问题也摆在面前肿物在气管隆突上方,没办法进行全麻。

    要是强行插管的话,哪怕是出血能控制住,手术也不好做。

    再加上一来一回的种植转移,手术术后的疗效自然能想得到。

    “看眼周老。”吴冕看了几分钟片子,随后说道。

    “您认识周老?”薛院长有些惊讶。

    “8年前周老指导过我一些东西。”吴冕道,“在特需病房么?”

    “在这里面的高间。”马处长说道,“老人家刚睡会,吴老师我带您去,少点人,少点打扰。”

    吴冕点了点头,迈步走出办公室。

    看着高大的背影转身就走,黑色皮鞋干脆利索的踩在地面上,薛院长心里忽然产生了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或许吴老师能行?谁知道呢,理性判断应该很难。可……他毕竟是吴老师。

    薛院长没跟着过去,老人家刚睡着,进去一屋子人表面上看着是尊重,其实对患者却很不好。光是那股子乱劲儿就够受,与其让吴老师骂一顿,还不如在办公室里等着。

    没过多久,皮鞋踩大理石地面的声音传来。

    薛院长站的笔直,等吴冕进来,先问道,“吴老师,怎么样?”

    “能做。”

    “……”

    听到吴冕斩钉截铁、毫不犹豫的话,屋子里鸦雀无声。

    吴老师没开玩笑吧,这也能做?

    薛院长瞬间知道自己刚刚的那种感觉是什么,那是一种赢定了的感觉。哪怕再如何不可思议,吴老师也有自己的办法。

    “吴老师,麻醉怎么办?”

    “针灸麻醉,浅睡眠状态下自主呼吸,腔镜做。”

    针灸?麻醉?

    这是个什么鬼?

    “这不是巫医么……”李忠喃喃说道。

    话音未落,他感觉到眼前隐约一黑,吴冕的目光像是大山一样压在头顶。

    李忠又黑又壮,绰号黑熊。可是在吴冕的面前,不知怎地,气势竟然为之一沮,连反问一句的勇气都没有。

    “无知不是个性。”吴冕冷漠说道,“你不会,不代表别人不会。”

    “……”李忠脑海一片空白。

    “吴老师,真行么?咱可别拿周老开玩笑。”薛春和连忙说道。

    “我和周老的关系比你好。”吴冕说完,伸出右手,白玉一般的手指在阅片器上敲了两下,“采用心包经、足阙阴肝经和足少阳胆经联合取穴的方式,取合谷、太冲、丘墟、公孙、内关五个穴位,为周老行针刺麻醉。”

    “并行中心静脉置管硬膜外穿刺置管,之后置入喉罩。全程周老浅睡眠状态,有自主呼吸。”

    办公室里依旧一片沉默,连吴冕的脑残粉任海涛都不说一句话。什么针灸麻醉,任海涛是一点接触都没有,陌生到了极点。

    “吴医生,我拒绝。”

    金林忽然说话,他的语气极其肯定。

    “你不是直系亲属,没有说话的权利。”吴冕转过头,看着他,微笑着说道。

    金林一股气冲上头顶,他握着拳头,压低声音说道,“吴医生,我们要相信科学,你这不是科学!”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