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 勇敢一点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你能不能勇敢一点!

    这句话别人听着是骂人,是一点脸都不给的骂人,但听到薛春和耳中,却变成了另外一种涵义。

    如晨钟暮鼓一般,薛春和觉得自己鼻子一酸,心中无数块垒层层叠叠,冲也冲不开。

    这许多年,医而优则仕,从一名临床普通的医生一步步走到主管副院长的位置上,眼见着马上大院长退休,自己就能成为医大二院的掌舵人。

    看起来风光无限,可自己满肚子的辛酸谁又能知道。

    都说现在医患关系尖锐,民间戾气太重,医生收受灰色收入没有医德,但真正的原因是什么薛春和懂。

    这事儿就是懂的不说,说的都特么是扯淡。

    这么尖锐的矛盾是时代造成的,像是一双无形的大手。它不在,却又无所不在。每一名医生刚刚进入临床的时候都保留着一份学校里学到的初心治病救人。

    可是在这双大手的打磨下,渐渐圆润、没有棱角,渐渐的学会了保护自己,渐渐的世故油滑。

    勇敢一点,谁特么不想勇敢!薛春和心里骂了一句。

    周老手术成功,顶多能得到家属的感谢。

    可一旦失败,周老的儿子在欧洲回来,必然伤心欲绝,因为他连老人家最后一眼都没看见。

    那位据说已经评上美国外籍院士,在生物工程领域是响当当的领军人物。随时随地都可能成为国内的科学院院士,甚至两院院士。

    日后每当清明烧纸的时候就会想起自家老太太是被医大二院这帮狗日的不麻醉做手术给弄死……

    这是杀母的大仇!

    患者家属想的是好好出院,再怎么理智的人面对至亲生病,他的心里都会有不切合实际的想法。这一点和学历、和本事、和社会地位没关系,这是人性。

    希望落空,最后怎么办?

    有些人会很坦然,生老病死,这都是命。但有一部分偏激的人就不一样,他们的怨恨都落在医生的头上。

    自己到是想勇敢一点,周老的情况很急,哪怕是挺到明天一早也没什么意义。拖延的结果是了不起是多活几个小时,多遭几个小时的罪。

    可是一想到周老的儿子……

    薛春和心有千千结,石雕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马处长用肩轻轻撞了一下薛春和,声音压的极低,“院长,怎么办?手术可不能做。”

    心中思绪百转千回,薛春和不知道哪根神经被碰到,勇敢一点!这四个字仿佛四枚子弹,直射向他的内心最深处。那里是上学时候老师言传身教留下的初心,治病救人的初心。

    “按照吴老师说的做。”薛春和沉声说道。

    马处长怔了一下,薛院长失心疯了?

    现在是薛院长人生最关键的时期,要成为大院长的前夜,务必保证一切平稳,绝对不能有任何幺蛾子。

    周老已经不是药石可救,不麻醉做手术,这种扯淡的事情薛院长怎么会答应?

    马处长小声劝道,“薛院长……”

    “快去吧。”薛春和轻轻叹了口气,道,“我信吴老师。”

    “……”

    一声我信,马处长知道自己在说什么都没用,他面色凝重,也不多想其他,开始联系相关事宜。

    马处长是一名极为出色的医务处长,相关手续繁琐专业,可是在他手下却变得很简单。

    不光是医务处录像、神经内科主任来做医疗鉴别,他还找来省城很著名的律师,完善相关法律条款。

    说实话,这些工作也是极其没有必要的。中间滋味,马处长这么多年的医务处工作中,早已经品咂透了。

    迅速打完电话,等了将近半个小时,神经内科的主任匆匆在家里赶过来,这才带着律师、摄像机,一起进入周老的病房。

    轻轻推开病房的门,却见到吴冕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周老半半坐在床头,右手放在被子上,左手在吴冕的手里。

    “周老师,别担心,小手术,您知道的。”

    “你做手术,我不担心。针刺麻醉么,孩子们不懂,我知道。”周老声音很虚弱,但却温和,慈祥,透着一股子生死看淡的洒脱。

    “姚哥不在家,我刚给他打了个电话,他有些犹豫。”

    “没事,我自己签字。”周老右手费力的抬起来,拍了拍吴冕的手,说道,“你的手套呢?戴着点,不用这么安慰我。”

    “没事,一是我得知道您的身体情况,二是也有日子没见您了,心里想得慌。”吴冕说道,“手术很快,您放心就是。术后我回八井子,您老好好养病。”

    “小希给我做针灸?”

    “嗯,小希的水平进步的很快,针灸这一块我挑不出毛病。”

    “你什么时候教小希学真就的?你们这些孩子也真是,精力旺盛,我这个老太太羡慕啊。”

    两人闲聊着,像极了祖孙两人。

    薛春和这时候冷静下来,他没什么后悔的,已经决定的事情就好尽全力的做好。勇敢一点么,就当自己疯一次好了。

    只是冕少和周老聊天的内容虽然平淡,却打破了他之前的猜想。

    老人家开万人学术大会的时候,由冕少搀扶上台讲话,最后说了那么一句话后,冕少的标签这才在医疗圈子里流传开。

    在那后3个月,吴冕就出国,有人说去了美国,有人说去了欧洲,薛春和与最高层的医疗圈还有点距离,不知道具体情况。

    最开始薛春和还以为吴老师是被人挤兑走,可听他和周老的对话,他知道自己猜错了。

    吴老师在国内的江湖地位很高,高到了自己想不到的程度。应该与各位院士都很熟络,听周老的语气就能揣摩出一二。

    这么牛逼的人,就算是回国,哪家大型三甲医院不是任他挑选,怎么就去了八井子呢?一想到这点,薛院长心里就涌出无数的不解。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