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 真的有效?真的有效!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吴冕和周老聊了很久,叙旧是一方面,不重要的一方面。他是在让老人的情绪平稳下来,以便以最好的状态接受针刺+复合麻醉。

    见薛院长带着马处长等人进来要完成手续,吴冕和周老交代了两句,双手帮周老把银丝白发整理整齐,又端详了两眼,这才转身离开。

    “哥哥,周老的身体看着好虚弱。”

    “有一点,没事。”吴冕轻轻说道,“岁月催人老,真是这样。12年前我和周老第一次见面握手的时候,她的身体比现在好很多。”

    有关于周老的事情没必要多聊,楚知希开始和吴冕说手术准备情况,随后等手续完成,吴冕护送周老去手术室。

    “任海涛,是吧。”吴冕巡视了一圈手术室,见没什么漏洞,便问道。

    “吴老师,是我是我。”任海涛憨厚说道。

    “嗯,纤维支气管镜会做么。”吴冕很平淡的问道,语气低沉,更像是一个陈述句。

    “会……会吧。”任海涛犹豫了一下。

    吴老师说的会做,可别和自己以为的会做不一样。

    “术中帮我看着点气管内肿瘤的位置。”

    “好,您放心。”

    原来是这样,任海涛这就放心了。因为气管壁较硬,肿瘤长在气管壁内侧,无论是纵隔镜还是胸腔镜做这台手术都没办法看清楚肿瘤的位置,所以需要纤维支气管镜在内部协助定位。

    任海涛心里像是有小猫爪子在挠一样,好奇心已经爆棚。

    身为一名技术出色但是很衰的麻醉师,他精通、擅长各种麻醉。可是今儿吴老师要做的针刺+复合麻醉却没见过。

    从前隐约听人说起过这种麻醉方式,任海涛和金林的想法一样,这就是巫医。所以每当在杂志上看到相关文章的时候,都会感慨一句人心不古,就连刊登类似报道的医学杂志成色在他心里都会降低几分。

    只要给钱,还真是什么文章都敢发,狗屁的针刺麻醉,那玩意能有用么。

    可是今儿,吴老师要做针刺麻醉!

    难道说针灸有用?任海涛本来坚定的内心开始动摇。

    “不相关的人都出去吧。”吴冕站在手术室里,清澈的目光变的有些冷,环视四周,淡漠说道。

    “……”

    薛院长、马处长等人愣了一下,这是撵人走么?吴老师做手术的派头真特么的大!气场十足。

    “马处长,让其他人走吧。”

    说完,薛春和就躲到了一个角落里,尽量不让自己的身影落在吴老师的眼睛里。

    “周老师,您睡一觉,很快就好。”吴冕却没有心思去撵的鸡飞狗跳,他说完后来到手术台前,和周老柔声说道。

    “嗯,我折腾的也是困了。”周老笑了笑,“你这孩子,要多笑一笑,天天冷着脸,每次看到你我都觉得欠了你多少钱一样。”

    “呵呵。”吴冕干巴巴的笑了笑。

    “我睡了。”周老闭上眼睛,眼皮轻轻跳动。

    “准备麻醉。”

    楚知希拿出医大一院中医科的银针,开始术前最后一次确定,问道,“哥哥,心包经、足阙阴肝经和足少阳胆经联合取穴。”

    这句话楚知希说的很古怪,不是疑问句,也不完全是肯定句。

    吴冕没说话,楚知希开始消毒,随后取出银针,手腕、手指轻轻捻动,嘴里轻声说道,“合谷、太冲、丘墟、公孙、内关五个穴位。”

    五枚银针落下,针尾轻轻颤抖,无影灯的灯光被反射,像是一片波光粼粼的小溪一般。

    “继续。”

    吴冕抱着膀站在手术台前,眼睛时而看心电监护,时而看周老的脸庞。

    针刺麻醉就这么简单?那五枚银针完全不符合在场人的想想。

    原本以为要身上扎满了针,银光闪闪的才会有效果。

    就五根细细的银针扎进去,这就完事了么。

    任海涛睁大了眼睛看着,忽然感觉到眼前一黑,吴冕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面前,盯着自己。

    “你睡着了?”

    “……”

    “诱导麻醉不会?”

    任海涛连连哈腰,赔不是说道,“吴老师,没做过针刺麻醉+复合麻醉的手术,您多说两句。”

    “动静脉穿刺置管。”

    “丙泊酚2g/ml,缓慢静注舒芬太尼10 g。”

    五分钟后,吴冕观察到周老眼球运动有改变,知道她已经睡着,便继续说道。

    “面罩给氧,准备恢复自主呼吸。”

    “瑞芬太尼0.03-0.05g/kg/min、丙泊酚1-2g/ml、右美托咪定0.04-0.07 g/kg/h维持麻醉。”

    任海涛是一个完美的工具人,他手法干净利索,很快按照吴冕说的去完成了所有工作。

    他等待下一步指示,但吴冕不说话了,他转身去刷手。

    “吴老师,下一步呢?”

    “完事了,维持麻醉,观察自主呼吸频率就可以。”

    这就完事了……

    针刺麻醉+复合麻醉看起来怎么这么简单!任海涛怔怔的看着躺在手术台上面罩给氧的周老,心中疑惑,这也行?

    别开始手术,周老感觉到疼痛后躁动。要是那样的话,可就有了大麻烦!任海涛死死的盯着监护仪,心里祈祷着。

    要是那样的话,自己该怎么办?紧急插管,呼吸机辅助呼吸是必然的。可是问题又回到了最开始的位置,插管导致大出血怎么办?

    疑惑中,吴冕刷手回来。

    他亲自消毒,把胸外科主任李忠晒在一边。

    穿衣服、戴手套,吴冕顿了一下。

    吴冕没有说什么,而是戴上普通的八号手套,试了试松紧度,手掌握拳、松开,反复三次,站到手术台术者的位置上。

    伸手,消毒的纱布被钳子夹着拍在吴冕手心里。

    再次消毒,开皮刀以执笔式落在皮肤上。

    虽然只是1m左右的创口,但当刀尖落下的一瞬间任海涛觉得自己的心跳都要停止了一般。

    开皮,止血,钝性分离,按部就班的在做手术。手术步骤没什么新奇的,普通胸腔镜手术的入路,任海涛惊讶的发现周老安安静静的在睡觉,一动不动,仿佛吴老师手里的刀并没有切在她的身上。

    真的有效?

    真的有效!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