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4 吴冕啊,那放心吧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三根短钢丝弯成3/4 气管周长弧度,平行于气管环,间断固定于人工血管外表面,以防人工血管塌陷。

    “温盐水、气囊。”

    “好咧。”任海涛机灵着呢,他一直看着手术步骤,知道要给点气,看看气管吻合的部分有没有漏气。

    捏皮球,给气,隐约有气体冒出,却并不明显。任海涛瞪着眼睛看屏幕,都没看到哪里有漏气的地儿。

    “生物蛋白胶。”

    吴冕吸干净温盐水,在气管吻合的部分涂抹了生物蛋白胶,进一步预防气体顺着针眼等位置漏出。

    “可以醒了。”

    用生物蛋白胶涂抹后,吴冕说道。

    手术这是完事了,任海涛麻利的给拮抗药物,顺便瞄了一眼时间。

    手术时长,34分钟。

    吴冕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下了一个胸瓶。随后关胸,手术正式宣告结束。

    “周老师,疼不疼?”

    吴冕等周老苏醒后轻声问道。

    “不疼,睡了一觉,完全没感觉。”周老说完,试了试呼吸,“小吴,我喘气好多了。”

    “嗯,手术很成功。”吴冕道,“本来不留胸瓶也行,但还是怕出问题,留36小时,后天一早要是没事可以拔掉。”

    “行,你看着办。”周老微笑说道,“我觉得好多了。”

    “您回去好好休息,我不看着了,医大的技术力量很强。”

    “不用管我,你去忙你的。”

    这效果……跟做一台阑尾炎似的,任海涛甚至觉得周老要是年轻二十岁,术后能走回病房。

    李忠也看傻了眼。

    要说这种气管肿物的手术,整个省里他做的是最多的。但即便如此,每一次都如临大敌,术前无数次的过患者情况。

    他有一个习惯,每逢大手术之前的那个晚上,都要坐在书桌前翻开胸外科手术学,一个字一个字的看着。

    哪怕李忠已经能把这本书都背下来,他还是习惯性的用这种方式放松。这是一种严谨的态度,每一台手术都应该用最佳状态来对待,李忠一直是这么认为、并这么做的。

    看着他五大三粗,号称黑熊,其实心细如发。

    说起气管肿物的手术,李忠堪称省内第一,一共做过将近100例类似的手术,时长控制在3-4个小时之间。这还是顺利的情况,要是不顺利,8个小时左右能下来都算是好的。

    可看吴老师做手术,手术做的又快又顺,这些都不说。患者术后连iu都不用去,甚至胸瓶留不留……听刚刚对话的意思应该是都无所谓。

    周老术后一点反应都没有,和吴老师的对话顺畅,让李忠觉得不可思议。

    最近南方有医院已经把腔镜下肺段切除手术变成日间手术,李忠觉得这么做就是个噱头,这是不负责任的表现。

    但看吴老师做手术,分明已经是一种很成熟的术式。自己是不是老了,已经不愿意接受新鲜事物了?李忠心里有些苦恼的想到。

    ……

    ……

    手术室外,金林如坐针毡。

    周老被推进去后,他的心就一直悬着。

    他给帝都医院胸外科主任发了一条信息,每隔几秒钟就看一次手机,不知道为什么那面一直不回信。

    针刺麻醉,这根本不科学!金林心里根本不信什么中医,这些年社会上形形色色的神医多了去了,哪个靠谱?!

    怎么周老就这么固执呢,还签了委托授权协议,让哪个看着很年轻、说话却异常尖锐犀利的年轻人随便瞎弄。

    这是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

    想了想,金林又给广安门的一名教授发去了一条信息,咨询一下针刺麻醉到底靠谱不靠谱。

    时间过的可真慢,2分钟,像是过了一年一样,金林觉得自己已经被整个世界抛弃,根本没人愿意搭理自己。

    手机震动,他被吓了一跳,拿起手机,帝都医院的主任没有回复信息,而是直接把电话打过来。

    “小明,周老要做手术?”

    “孔主任,是的,人已经推进手术室去了。”

    “乱弹琴!”对面的那位主任怒道,“手术到是不难,可麻醉怎么办!”

    “这面说是要针刺麻醉。”

    “扯淡!针刺麻醉为什么推广不下去,能会针刺麻醉的人都特么在帝都呢,你们那没人能作。就算是在帝都,做腔镜手术,也没人敢尝试。”

    嗯?刚刚还觉得孔主任是支持自己的,可他怎么说针刺麻醉靠谱呢。哪怕他的意思是全国没几个人会,能做针刺麻醉的人都在帝都。

    “孔老师,针刺麻醉真的靠谱?”

    “先别问这个,医大二真是乱弹琴,听谁说的针刺麻醉?到底找谁做的?胆子这么大呢!”孔主任打断了金林的问话。

    “一个年轻人,叫吴冕。”

    “吴冕!”

    “呃……是他,孔主任。”

    “吴冕不是在美国么,怎么跟瞬移似的,什么时候回的老家。”孔主任喃喃的说道。

    “……”

    金林隐约觉得哪里不对劲儿。

    “小金子,放心吧。”孔主任道,“对了,吴冕是远程会诊,还是亲自去看的周老师。”

    “他来了,推着周老进的手术室。”金林恍惚说道,“说是要亲自手术。孔主任,您说……”

    “没事,手术做完估计周老就醒了。”孔主任道,“说实话,针刺麻醉我也不是很了解,中医针灸那面弄出来的,我没做过,也不敢尝试。不过吴冕亲自做手术,你放心好了。”

    “……”

    “这小子看着做事情横冲直撞的,其实胆子可特么小了,没把握的事情从来不做。”

    “……”

    金林已经无语,他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手术做完跟我说一声,没事我挂了。”

    “好,好,孔老师您忙着。等周老手术结束,我给您打电话报平安。”

    挂断电话,金林手里拿着手机,怔怔的发呆。

    那个言语犀利的年轻人竟然会得到孔主任的认可?而且似乎不仅仅是认可,知道是吴冕后,孔主任的态度一百八十度的转弯,从怒气冲冲变成了欣喜。

    这是怎么回事?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