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 如果这都不算嚣张跋扈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金林也没继续问别人,帝都医院的孔主任在心胸外科这一块已经是国内顶级的医生,再问其他人也没什么意义。

    而且金林现在心里很乱,很烦,整个人心神不宁。他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在心里默默的祈祷着老人家平安。

    虽然故作镇定,但金林几乎每3分钟就要看一下手机上的时间。时间过的很慢,慢的就像是蚂蚁在爬。

    怎么都得两三个小时,哪怕是手术很顺利,也得这么久。金林默默的坐在手术室外的椅子上,琢磨是不是要去找地儿抽根烟,放松一下。

    嗯,还是放松一下的好,时间还要好久,自己坐在这儿也没什么用。

    这几天太紧张了,失眠多梦,休息的特别差,精神头也不好。

    金林起身,坐电梯下楼,来到室外的吸烟区点燃一根烟,深深吸了一口。

    辛辣的烟草刺激让他觉得精神了少许。

    但精神起来,金林马上想起那个长的很精神、像是顶流明星一样的年轻人。他咄咄逼人,他锋芒毕露,他言语如刀,他……

    虽然看上去很温和,但目光清澈而犀利的形象像是山一样压在心头,金林觉得很不舒服。

    平时大多数时间蹲实验室,金林算是一个老实人,没遇到过吴冕这种古怪的人。但吴冕明显给金林带来巨大的压力,连抽根烟都抽的心神不宁。

    几分钟,金林掐灭了烟蒂,深深吸了一口东北夏季的空气。

    最近心情不好,似乎也和天气有些关系。天一直阴乎乎的,时不时的就下场雨。空气潮湿,像是江南。

    做了几次深呼吸后,金林觉得自己心中烦躁略有好转,他转身回手术室外继续等候。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金林渐渐觉得哪里不对,可是他又说不清楚哪里不对。

    猛然间,手术室靠近门的灯熄灭了。

    外面灯光明亮,手术室却黑黝黝的,像极了远处黑洞洞的群山。

    怎么回事?手术还在做着,就要熄灯?

    节约成本没这么节约的吧,金林心生疑惑,他站起来,走到门口按响门铃。

    “谁呀。”

    门铃上的灯光亮起,金林知道对面能看见自己,这是带视频的门禁系统。

    “请问周老的手术还要多久?不好意思,麻烦您了。”金林客客气气的问道。

    “周老……哦哦,是气管肿物的患者么?二十分钟前就送出去了,外面没有家属,薛院长亲自送的。你是家属?患者出去的时候你去哪了?”

    手术室护士说话有些冲,带着一丝埋怨。

    回去了?

    第一时间,金林心生一股子悲凉。

    不到一个小时,手术就做完了。这意味着什么?他知道有一种术式叫做开关术。打开,看一眼不行,再关上。

    有时候手术做得快并不是什么好事。

    “你抓紧时间回去啊,在这儿发什么呆。”手术室护士说道。

    金林愣愣的站在门口,一言不发。

    门禁的灯光熄灭,里面传来拖鞋趿拉趿拉的声音。手术室的铁门打开,一名穿着隔离服、戴着花帽子的护士探出头。

    “你就是患者家属?”

    “你回去看患者啊,这是怎么了?”

    金林想礼貌的笑一笑,但不管怎么做,脸上都只有悲戚的表情。倒是挤出来一丝笑容,可笑的比哭都难看。

    护士怔了一下,问道,“你还好吧。”

    “我没事,麻烦您了。”金林说道。

    “真奇怪,手术做的很顺利,你怎么还这么一副表情?你是患者的亲属?还是……”护士说着,把后面的话给咽了回去。

    “……”

    金林觉得自己幻听了,刚才听到了什么。

    他见小护士要关门,连忙拉住门把手,问道,“对不起,刚才我没听清楚,您说手术做的很顺利?”

    “是啊,术后我们薛院乐的嘴都合不拢。”小护士说,“还以为手术要做四五个小时,我咖啡刚冲好,手术就做完了。你说说,这不是浪费么。”

    金林没去听小护士的唠叨,他哪怕心里怀疑,也希望这是真的。

    鞠了一个躬,金林一边快步往病房走,一边给薛院长打电话。

    “薛院长,我刚去抽了根烟,手术做完了?”

    “是啊,出门没看见你,还以为你去打电话了呢。”

    电话里传来薛院长爽朗的声音,像是乌云上的太阳,用强烈的阳光撕破无数阴霾,照在大地上,让人暖洋洋的。

    这不是安慰患者家属的态度,金林哪怕是再怎么不擅长交际,他也能从薛院长的语气里听出来手术成功后的喜悦。

    加快脚步,金林几乎是一溜小跑回到病房。

    “回来了。”薛院长问道。

    虽然不像是小护士说的那样,笑的合不拢嘴,但薛院长脸上的阴霾一扫而空,洋溢着满满的笑容。

    “周老怎么样?”金林迫不及待的问道。

    “小明,你去哪了?是不是又去抽烟?”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金林鼻子一酸,眼泪滑落。

    声音虽然不大,但却不像是之前那么虚弱。啰嗦叮嘱,和从前一样。

    金林无数次设想假如能回到从前,自己要怎么做。

    但这一幕忽然出现在眼前的时候,他忍不住哭出来。

    “你这孩子,都多大了,怎么说哭就哭。”周老半卧在床上,李忠蹲在右侧,在看胸瓶。

    “周老,您咳嗽一下。”李忠打断了周老和金林的对话说道。

    “咳咳。”

    “没事,吴老师说得对,不用胸瓶也行。”李忠站起来说道,“现在看没有漏气的地方。”

    “明天能把这个管子拔了不?”周老问道。

    “周老,吴老师可叮嘱着后天一早做个床头胸片再拔管。您老疼和疼和我,吴老师的医嘱,我可不敢说不。”李忠笑着说道。

    “吴冕就是太小心,太谨慎。年轻人没个年轻人的样子,一点嚣张跋扈的冲劲儿都没有。”周老叨咕着。

    呃……

    金林听到周老的评价后愣住了。

    那个目光清澈、言语如刀的年轻人的脸庞又一次出现在眼前。

    就他那样,还不算嚣张跋扈?那什么才算?!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