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 不方便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韦大宝在急诊科开方,面前放着一沓子病历,面带愁苦。

    接到院里的通知,最近几天全体医生开会,由吴科长来分析、讲解病历。

    还用分析,自己病历写成什么样韦大宝心里清楚,开会就是去挨骂的。至于被骂成狗还是被骂成筛子,要看小师祖的心情。

    “韦医生。”

    韦大宝正在开方,一个声音从门口传来。

    “啊?小师……吴科长,你怎么来了。你这太客气,叫我大宝就行。”韦大宝被吓的一个激灵,慌忙中站起来,椅子倒地,发出“砰”的一声响。

    “咱们医院有15-20个月孩子用的气管插管么?”

    “……”韦大宝怔了一下,随后苦笑,“吴科长,孩子用的插管都没有,咱们县只有县医院备了几根,还不经常用。关键是儿科手术没人做,只有省城才有。”

    “帮我叫120车,带着肾上腺素、静脉注射类固醇激素和抗组胺药、吸入支气管扩张剂。”吴冕说完,转身就走。

    啥玩意?韦大宝呆若木鸡的站在原地。

    刚刚吴冕说的那一长串药名,分开的话他想一想,应该能理解。可是合在一起,韦大宝一个都记不住。

    “韦医生,我在这儿写可以吧。”楚知希转身回来,应该是想到韦大宝弄不清楚,所以拿起桌子上的笔,在处方本上写了一连串的药名。更新最快 电脑端::/

    “带这些上120急救车,电话你来打。”吴冕站在后面说道。

    “吴科长,急救车去哪?”

    “县医院。”

    “……”韦大宝看着吴冕转身离开,嘴里苦涩无比。

    开着120急救去县医院,示威去么?在县里,县医院可是老大哥,虽然最近卖了,人员流失严重。但破船还有3斤钉,怎么不比自己强。

    不对,有小师祖在自己怕什么。韦大宝转瞬想明白后,拿着楚知希写的那张纸开始一边准备药,一边打120急救电话。

    哪怕是院里的本家医生想要用120急救车,也要打电话备案。要不然一旦指派车辆,车却出不去,就有大麻烦。

    不像是很早以前,公车私用,开着急救车出去玩的人都有的是。

    这面韦大宝准备东西,吴冕皱着眉大步走出八井子中医院急诊科。果然像是吴冕预料的那样,八井子中医院没有小儿用的气管插管。

    “老林,你们到哪了。”吴冕摸出手机,一个电话打给林道士。

    “小师叔,快到山脚了,孩子呼吸困难加重,我把影像资料拍片,正准备发给你。”林道士急匆匆的说道。

    “送县医院,我这就过去。”

    吴冕说完,直接走向棕色的斯柯达。

    “好不方便。”吴冕对八井子中医院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才好,只能叹了口气说道。

    “没办法,基层医院。”楚知希说着,见吴冕直接走向驾驶位,连忙把钥匙扔给吴冕,自己跑去副驾。

    从老鸹山下来,到县医院更近,只要15分钟左右。

    吴冕感觉到手机接收到了微信,一边启动车,一边把手机交给楚知希。

    “看看,老林发来的影像资料。”

    “嗯。”楚知希扎好安全带,拿起手机开始翻阅。

    “ct上看,头颅、胸部ct提示广泛皮下气肿、纵隔气肿、心包积气、甚至眼眶周围都积气,眼球突出。”楚知希扫了一眼片子后,马上说道。

    “检验结果看有轻微的炎症感染可能。”

    “患者没有外伤史……”

    “病历怎么写的?”

    “无咳嗽、打喷嚏、剧烈呕吐、剧烈体力活动或创伤史。”楚知希知道吴冕在问什么,迅速回答。

    吴冕皱眉,眼睛眯成一条缝,盯着前方的路,不断按喇叭,车压着限速开。

    也就是八井子,人流稀少,车还能开的起来。要是换成帝都,怕是吴冕赶到县医院,孩子都凉了。

    不过帝都也不会存在大型三甲医院没有幼儿用的气管插管这种事情。

    “继续。”吴冕道。

    “鉴别诊断最重要的是外伤,从病历上分析,之前接诊的医生应该是着重考虑到了这一点。”楚知希道,“我认为病史可信。”

    “再就是患儿第一次发病之前,考虑有咽炎。

    感染累及咽后、咽旁或颌下等处的深筋膜间隙,气体在深呼吸、咳嗽、胸内负压的作用下,经椎前、气管前、咽后等间隙向下蔓延至纵隔。

    可是患儿只是单纯的咽炎,没有累及深筋膜间隙,依据不足。”

    “第三,上迁性气体。由各种原因引起的肠穿孔,气体穿透膈肌裂孔,沿着主动脉、奇静脉、胸导管或食管周围的间隙进入后纵隔。

    患儿腹部无肠管破裂的表现,可基本排除。”

    “第四,患儿有很少见的间质性肺气肿……哥哥,我考虑间质性肺气肿的诱因可能是很重要的因素。”

    “感染、剧烈咳嗽、用力屏气或吸入违禁药物而过度兴奋等,各种原因导致的肺泡破裂,空气进入肺间质,并沿肺间质内血管鞘进入纵隔,导致纵隔气肿。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而且可能很大。”吴冕说道。

    “而其后脏层胸膜下的肺泡和小支气管破裂,脏层胸膜可能保持完整,也可以没有气胸表现。”

    “只是能说得通,但还是有些牵强。”吴冕开这车,直奔县医院,脑子不断的分析已有的情况。

    楚知希说的是有问题的点,他又问了没有问题的检查。

    9′43″,棕色的斯柯达野帝开到县医院急诊科。

    “护士!请问有小儿的气管插管么?”吴冕大步走进急诊科问道。

    “急诊没有,要有也是在手术室。”导诊护士在导诊台下面翻着手机,心不在焉的说道。

    “手术室电话多少。”吴冕沉声道。

    “你谁……”护士抬头,不耐烦的说了两个字,瞬间顿住。

    “您好。”护士刷的一下站起来,脸上露出笑容。

    “手术室电话。”

    “”护士脱口而出一个号码,“咱们县医院能做小儿麻醉的麻醉师最近辞职了,请问您……”

    一句话没说完,吴冕身影已经消失。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