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 杀人未遂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张建军躺在病床上,心中气愤难平。

    简直太野蛮了,竟然到医院抢东西,还有天理么!还有王法么!!

    这次,一定要给他好看!

    手机响起,张建军看了一眼身边的秘书,她已经拿起电话。

    “张院长,是刘董的电话。”

    女秘书把电话递给张建军。

    张建军心中微凉,他有一种很不好的猜测,但没有逻辑那个年轻人找到了自己老乡里的商会会长,要摆平这件事情。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林州的一个县乡,怎么会有人能找到总部位于魔都的集团,而且打电话的人还是集团大老板。

    张建军的家乡讲究个乡党,出来做买卖也都有同乡会、商会之类的地儿,大家交换信息,相互帮衬一把。最开始收购医院的资金就是来自商会,张建军清楚自己的斤两与商会的重要。

    “你死没死?”

    接起电话,没有正常的寒暄,那面传来一个阴冷的声音。

    “……”张建军怔了一下。

    “没死就去道歉,这次商会也保不住你。”刘董说道。

    张建军心中疑惑,被刘董的话给弄懵了。自己干什么违法的事情了么?怎么就商会也保不住自己?!受害者是自己,刘董是不是搞错什么什么事儿了?

    “刘董,是有人要查我公司财务么?还是资金链……”张建军否定了很多事情,小心翼翼的问道。

    “侬喋扎赤佬!”刘董破口大骂,“弄就是芝麻地里长额黄豆。玉米地里长额甘蔗。西瓜地里长额冬瓜。杂种晓得挖!”

    “……”

    面对一堆方言骂人的话,张建军怔住了。

    大老板平时温文尔雅,哪怕是公司遇到了什么事儿,也不会破口大骂。今儿这是怎么了?

    他心中惴惴。

    张建军以往也没那么干净,很多事情都说不清楚,他也怕会长知道。而且知道还是小事,真要是断了自己的资金量,以自己的能量想从银行贷款出来足够的现金……类似于做梦。

    瞬间,张建军的脸色惨白惨白的,手忍不住颤抖起来。

    刘董花样翻新的骂着,足足骂了3分钟,这才喘着粗气停下来。

    “刘……刘董,到底是什么事儿?”张建军壮着胆子问道。

    “你还好意思问我。”刘董发完火,情绪平静下来,阴冷说道,“今天你惹什么祸自己不知道?”

    今天?张建军差点没哭出来。自己被人打了一顿,怎么还算是惹祸上身呢。

    “刘董,今天我一直在理顺县医院的内部资产,去手术室的时候正好遇到一个小痞子抢东西,我还被打了,现在在医院呢。”张建军解释道。

    “小痞子?侬喋扎赤佬!”刘董又喷了一句脏话,喘了几口粗气后说道,“中南风投的陶老板知会了我一声,要不我都不知道。”

    “……”

    一股凉气,从后脑勺一直冒到尾巴根,张建军差点没炸了。

    中南风投,那是国内资本大鳄,商会里不管是谁都肯定要仰人鼻息。要是弄的陶老板不高兴,别说是自己,就算是会长的公司都可能在半年内就烟消云散。

    自己是怎么惹到中南风投了呢?没听说他们在黑山省有什么项目。

    “陶老板的律师团队已经连夜去黑山了,准备控告你杀人未遂,接下来怎么做你自己看着办。”刘董沉声说道。

    顿时,张建军感觉阴风阵阵,耳边尖锐的嗡鸣声大作。

    这特么是怎么回事?自己什么都没做,被人打了一顿,就要被控告杀人未遂?

    陶老板的律师团队……那是能把白的说成黑的,把黑的说成白的,颠倒黑白是拿手好戏。这些年颇有些激起民愤的案子,被这个团队从法律层面生生颠倒过来。

    自己怎么就招惹到陶老板了?不能够啊。

    “刘董……”等张建军反应过来,那面电话已经挂断,手机里传来的盲音像是催命一样。

    张建军阴沉着脸,努力回想自己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竟然招惹了陶老板的律师团来控告自己杀人未遂。

    自己连只鸡都没杀过,怎么就杀人未遂了!张建军愤愤的想到。

    想要红口白牙诬人清白,没那么容易!心中血气被激起,但一想到陶老板,张建军立马萎了。

    可自己真没做什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带着疑惑,张建军撒开自己的关系网,开始找寻原因。

    足足过了2个小时,才传回来一个让他想要跳楼的说法。

    警察取证,医院的导诊护士说吴冕的确来询问有没有儿童型气管插管,然后去手术室借。

    手术室的麻醉师给出的事情是因为涉及急诊抢救,所以暂时没有收费,他取了库存的儿童型气管插管,交给吴冕。

    张建军交给警察的视频监控里,吴冕的确手里拿着儿童型气管插管,被张建军抓住,随后起了纷争。

    “我有错么!”张建军手里攥着手机,咯吱咯吱作响,大声问秘书。

    “你小点声,你不睡我们还睡呢。”急诊留观室里,其他患者、患者家属不高兴的说道。

    这面一直都不安静,电话不断,闹的大家睡不好觉。

    张建军一肚子的委屈,此时也顾不上装病,从床上爬起来,大步走出去。

    秘书接了一个电话,稍晚了一点走出急诊大门,张建军心情不顺,张口就骂。

    没骂几句,秘书委屈的说道,“张院长,是咱们新招的一个小护士告诉我一些事情。”

    “什么事情?”

    “气管插管是为了抢救一个小孩用的,她说那孩子的家里看上去挺有势力,开着一台加长的劳斯莱斯。”

    “……”

    张建军怔住了。

    黑山省有没有加长劳斯莱斯,他不知道,反正在县城是没见过,林州市估计也够呛。

    能出现在县医院……难道说是陶老板的座驾?

    “有车牌号码么?”

    “她好信儿,留了一张照片,您看眼。”秘书虽然委屈,却还是做好自己的工作,把手机递过去。

    张建军看了一眼照片,顿时眼前一黑。

    一溜的8888,无声昭示着对方的来历。的确是陶老板的座驾,自己远远的见过几次。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