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1 陈规陋俗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吴科长,涉及脑外的手术,没人敢碰。从前王主任做过去骨瓣减压,后来临床规范了,他的执业证范围是普外么,这块就不敢碰了。”

    “哦,那抓紧时间去省城吧。要是钱不凑手,去市里也行。新农合给报销,花不了多少钱。”吴冕倒也不强求,翘着二郎腿慢悠悠的说道。

    楚知希回来把片子装进片袋里,笑道,“韦医生,虽然出血不多,但中线移位很明显,抓紧时间急诊手术。从现在开始不能让患者吃喝,不能情绪波动,不能进行剧烈运动,最好是120急救送到上级医院。”

    韦大宝低着头,看也不敢看楚知希,弯腰低声应道,“好的,好的。”

    “去吧。”吴冕看着窗外的树叶说道。

    韦大宝林这片子鞠了个躬,走到门口犹豫了一下,转身回来。

    见吴冕不理睬自己,他用笑容化解尴尬,讪笑着一边鞠躬,一边抱起那沓子4纸逃也似的跑了。

    “哥哥,他能背下来么?”

    “不能。”吴冕很肯定的说道。

    “嘿嘿。”楚知希知道吴冕的意思,嘿嘿一笑,也不换白服,坐在沙发上继续看书。

    两位科员大姐憋了一肚子的疑问,可是周院长的态度让她们有了敬畏的心理。尤其是回想到医闹抬着棺材进来,吴科长躺进去的时候正好老鸹山的林道长来,张嘴就是小师叔。

    这份关系……难不成吴科长是成了精的老妖怪?真是一点都看不出老。如果是林道士的小师叔,怕不得六十多岁了?也不对,建国后不允许成精,他的实际年龄应该更大。

    给她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当着吴冕的面说这些个八卦。

    难怪从小就是别人家的孩子,吊打所有同龄人,这是开挂!不公平!

    时间在树叶沙沙间过去,在大姐们猜测八卦中过去,在楚知希一页一页翻书中过去。

    下午,吴冕接到自家老爷子的电话。

    看他脸色古怪,楚知希问道,“哥哥,怎么了?”

    “晚上回家吃饭。”吴冕说道。

    楚知希山花烂漫的笑起来。

    “从省城回来,我跟我爸妈说过,咱俩年后结婚。”吴冕笑着说道。

    “嘿,我带什么礼物好呢?”楚知希满脑子都是第一次去吴冕家的忐忑,对求婚这种仪式却并不在意。

    “你就是最好的礼物。”吴冕有些愁苦,小声说道,“丫头,乡下有很多不近人情的规矩,你懂哈。”

    “啊?”楚知希怔了一下。

    “下班,不直接回家,去我爸的老领导家。”吴冕无可奈何的说道。

    老人的思路年轻人很难理解。

    吴冕这么多年在国外,老两口一直没抱孙子,看人家天伦之乐心里不知道有多羡慕。

    这回吴冕亲口说的,婚事已经定下来了,肯定要带着这小子走一走老关系,显摆一下未来的儿媳妇多么温婉可人,贤淑聪慧。

    这就像是从前状元郎要“游街”一样。

    衣锦夜行的事情,根本不存在老人们的脑海里。有些事情很难和老人沟通,频道根本不在一起。

    就像是有些地儿闹洞房闹的伴娘、新娘自杀一样,这都是陋习。

    “呃,我去准备点礼物吧。第一次去别人家,两手空空怪不好的。”楚知希马上站起来,一边脱白服一边说道。

    “买点脑白金,给她们补补脑子。”吴冕没好气的说道。

    “哈哈哈。”楚知希开开心心的笑道,“嗯,送礼接送脑白金,我觉得哥哥说得对。”

    话是这么说,但她回来的时候却没有拿礼盒,而是拎了几样精挑细选的水果。数量不多,但都很精致。

    “你买火龙果干嘛,老人吃了明早一上厕所看见满池子的红色,还不得吓晕过去。”吴冕看了一眼楚知希买的东西,问道。

    楚知希知道这货情绪不稳定,知道他一点都不愿意被拉着去老领导家,嘿嘿笑了笑,也不理睬吴冕的质疑。

    出门买东西的人才有权利决定买什么,像他一样坐在家里,张嘴等着投喂就行了,根本没说话的资格。

    一边看书,楚知希一边无声的笑着。吴冕瞄了一眼,她正在看黑暗森林,真不知道这本书哪里有笑点。

    下班,吴冕和吴仲泰联系了一下,和楚知希直奔要去拜访的老领导家。

    “陈大爷是我爸的老领导,早都退休了,我爸年轻的时候有几次多亏了陈大爷的关照。他嘴上不说,心里特别感激。所以呢,家里的大事儿,要先去陈大爷家说一声。”吴冕路上给楚知希讲小乡镇里复杂的关系。

    说起人际关系其实差不多都一样,不管在哪。只不过八井子有八井子的陈规陋俗,说是入乡随俗,但吴冕就是觉得浑身不舒服。

    “陈大爷脾气不是很好,倔的很。”吴冕继续说道,“进去之后少说话,听我爸和他聊天就行。也坐不了多长时间,有个十分、二十分钟估计就能走。你忍忍啊,丫头。”

    吴冕在和楚知希说,但更像是劝自己要多忍耐。

    “嗯,我不会烦的。对了哥哥,咱妈准备什么好吃的了?”楚知希问道。前几天教训吴冕,让他结婚之后再改口的事情早就忘到了脑后。

    “……”

    吴冕听到咱妈两个字,叹了口气,“咱妈从一早就开始准备饭菜,我也不知道做了多少个菜。我回家的时候是四菜一汤,你去,估计至少八个菜。”

    “哥哥,开心点。”

    “哥哥,我开车呢,你赶紧哄我开心。”

    “哥哥……你说句话。”

    一路上楚知希像是自言自语一样和吴冕不断的说着话,吴冕一想到要应付爸爸的老领导就有些苦恼,一直板着脸,嘴角的笑容不见踪影,仿佛又戴上了墨镜一样。

    来到楼下,吴仲泰一脸慈祥的早早等着。他直接无视吴冕的存在,和楚知希聊起来。

    “小希,在八井子还适应么?咱这里可不像是大城市,很多不方便。”

    “叔,挺好的。”楚知希虽然很想叫爸,但还是忍住没叫出口。

    “有什么需要就和我、和你姨说,别什么都听这个臭小子的。”吴仲泰道。

    “爸,上楼了。”吴冕皱眉。

    人际交往还真是很让他头疼,吴冕叹了口气,硬着头皮跟吴仲泰上楼。只希望能快一点,陈大爷家人多,还有小孙子,乱糟糟的一想就很烦。

    进屋换鞋,果然一大屋子人。听说老吴家的那个别人家的孩子领着未婚妻来串门,有些好事者也跟着过来凑热闹。

    陈大娘拉着楚知希的手说东说西,吴仲泰和陈大爷先聊着,吴冕就当是个工具人,一脸虚伪的笑容坐在一边。

    陈大爷家的小孙子五六岁,调皮的很,总是试图拉着楚知希一起玩。小孩子很敏感,他更喜欢温柔的楚知希。

    陈大爷很是宠爱小孙子,和吴仲泰聊了一会,把小孙子抱到膝上,开始给他弄水果吃。

    看着看着,吴冕的眉头皱了起来。

    “陈大娘,孩子别吃这么多荔枝,对身体不好。”楚知希也发现了这一点,笑着说道。

    “没事,孩子就喜欢吃这个。”陈大娘无所谓的说道,“是老同事在南方带来的,没有农药和激素。小希啊,你也尝尝,特别好吃。”

    “不是……”楚知希瞄了吴冕一眼。吴冕却没有说话,只是微不可见的摇了摇头,示意楚知希不要多事。

    楚知希有些疑惑,她轻咬贝齿,陈大娘说什么她都没听进去,只是看着小男孩在开开心心的吃荔枝,秀眉微蹙。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