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9 静寂肺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任海涛刚刚稍微缓解的神经一下子紧张起来,身体内各种激素水平瞬间飙升,超出阈值。

    本来眼角一直再瞄着侧对面角落里正在和楚知希闲聊的吴冕,但是在感受到手动通气的阻力后,任海涛的视野全部集中在患者身上,周围全部变成盲区。

    铁肺!肯定是铁肺!!

    任海涛瞬间做出了判断。

    铁肺又叫做静寂肺,是一种麻醉并发症,一般常见于支气管哮喘的患者。

    术前任海涛已经询问过患者并没有支气管哮喘的病史,基本排除这种罕见的可能。虽然患者自诉平时经常感冒、咳嗽,但最近并没有发病。

    而且静寂肺最容易出现的时间段是术者开台之后大约30分钟到1个小时左右的时间。现在刚给了镇静剂,诱导麻醉,怎么直接就静寂了?!

    后背汗毛竖起来,任海涛立即招呼助手来捏皮球,手动通气,他抄起身边的听诊器去做听诊。

    双肺无呼吸音……听诊器反复听了3遍,在患者双肺都没有听到哪怕一丝呼吸音。

    没有呼吸音可真特么的要命,这时候哪怕有点哮鸣音也行啊,任海涛极度渴望着听诊器能听到一丝生命的迹象。

    要不是术前他检查了所有设备,包括听诊器,他肯定认为设备是坏的。

    “任哥,气道阻力大,没办法有效面罩给氧。”助手焦急说道,“是不是气道外……”

    所谓气道外插管并不是指把气管给戳破了,而是本来应该下到气管里的气管插管进入食道。

    有时候呼吸机一吹,患者的肚子先鼓起来,就是这种情况。

    不应该啊,自己看的很认真,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再说气道外插管,也绝对不会双肺听不到一丝一毫的呼吸音。

    “纤维支气管镜子带了么?”一个清冷的声音在任海涛耳边响起。

    “带了!”任海涛下意识的立正回答。

    吴冕没有说别的,左脚往患者头部一横,双手放在皮球上,左肩把任海涛的助手给挤走。

    与此同时,楚知希以双手中指、无名指、小指这三个手指呈e字形托住患者下颌,而大拇指和食指呈c字形按住面罩的两端。

    吴冕双手挤压球囊,把更多氧气尽量送到患者肺脏里。

    标准的双人双手e-c法扣面罩给氧,动作精准,像是教科书一般。吴冕和楚知希配合默契,没有语言交流,但动作却契合无比。

    在场除了任海涛和他助手之外所有人,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已经开始抢救。

    “吴老师,喉镜!”

    任海涛来不及感慨吴冕和楚知希的抢救操作的完美与默契,他从不碍事的角落里拎来一个箱子,焦急说道。

    “什么型号?”

    “pv112042,加拿大verathonmedialulc公司的产品。”

    吴冕把皮球交给任海涛,快而不乱的打开箱子,从里面取出电子可视喉镜。

    用最快的速度,吴冕在直视声门下完成气管插管操作。确认气管导管位于气道内后,双手挤压呼吸囊阻力仍然很大,依然呈“铁肺”手感,听诊双肺无呼吸音。

    随后吴冕开始连接呼吸机。

    任海涛的助手诧异的想要阻止,在他看来这是根本没有用的操作。急诊急救,每一分每一秒都有可能决定患者生死,为什么还要做无效操作?

    可是没等他说话,任海涛就把助手彻底挤走,协助吴冕连接呼吸机。

    机械控制容量通气,呼吸机的屏幕上没有出现呼末二氧化碳波形。

    “静寂肺,准备抢救!”吴冕沉声说道。

    声音里的那股子清冷劲儿荡然无存,但依旧冷漠、冷酷。

    “七氟醚批号,型号。”吴冕问道。

    “生产批号:s044c829,西班牙baxterhealthare公司。”任海涛迅速回答。

    “浓度至8%、新鲜氧气流量增至8l/min。”

    “沙丁胺醇气雾剂批号,型号。”

    此时一只手把沙丁胺醇喷雾剂的瓶子递过来,任海涛接过气雾剂看了眼。

    “生产批号:k63j,西班牙glaxo生产。”

    “气道内给药,3揿。”

    吴冕一边指挥操作,一边拿着听诊器放在患者的胸部进行听诊。

    喷完沙丁胺醇后患者双肺依旧没有呼吸音。

    “静脉推注肾上腺素,1mg。”

    “生产批号:1709301,天津金耀药业有限公司。”任海涛一边推药,嘴上一边汇报药物剂型、生产公司。

    吴冕的意思任海涛懂,莫名原因的寂静肺有可能是药物过敏来的,虽然可能性不大。指挥抢救的核心医生要掌握所有信息,甚至包括每一种药物的生产厂家与批号。

    这么细致的事情,别人做不到,但不意味着吴老师也做不到。

    具体厂家、批号的不同药效有什么区别,这一点任海涛就不明白了。只要吴冕需要,他都尽力做好。

    随着肾上腺素推注进去,呼吸机的屏幕上逐渐出现不规则etco2波形,听诊双肺出现哮鸣音。

    随后每间隔2分钟,吴冕都会让静脉推注肾上腺素1mg,共给予肾上腺素3mg,同时间断向气管导管内喷射沙丁胺醇气雾剂,每次2揿,共4次。

    随着药物浓度的提升,呼吸机屏幕上逐渐出现较为规则的etco2波形,此时吴冕听诊,听到患者双肺布不再是一片死寂,而出现了满满的哮鸣音。

    虽然这也是让麻醉师特别棘手的情况,但只要有声音就比一片死寂强!

    “氢化可的松。”

    “生产批号:021703066,天津生物化学制药有限公司。”任海涛依旧一边加药一边报药物批号与生产公司。

    “100mg溶于100ml生理盐水静脉滴注。”

    “肾上腺素1mg。”

    “吸痰。”

    “注意吸痰深度。”

    “静注甲强龙80mg,氨茶碱125mg。”

    “停止泵丙泊酚及瑞芬太尼,给予肾上腺素1mg稀释20ml,0.3mg气管导管滴入,继续手控呼吸。”

    吴冕站在稍后的位置,纵观全场,每一个人都是他的手,每一个细节都尽在掌握之中。

    10分钟后,手控呼吸气道阻力稍有下降,双肺听诊呼吸音极低,偶有哮鸣音。

    患者血压165/90mmhg,心率142次/分,spo290%。

    在给予静注艾司洛尔15mg、泮托拉唑40mg之后,吴冕终于沉默下去。

    任海涛不断吸痰,这种“简单”的操作他也不放心助手去做。此时任何一个细节都至关重要,绝对不能轻视。

    逐渐降低七氟醚吸入浓度和氧气流量,患者状态渐渐平稳。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