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 连呼吸机都害怕的男人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手术室里死寂一片,就像是30分钟患者的肺脏一样。

    周院长站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在这种大抢救面前,周院长一脑门子懵,相对于吴冕、楚知希,甚至相对于任海涛来讲,他就是个普通人。

    不过要比普通人强一点,最起码周院长能进手术室。可要说帮忙,那可是一手都伸不上。非但如此,连吴冕和任海涛抢救时候的对话都听不明白。

    任海涛看着渐渐恢复的心电监护、呼吸机上的数值,全身的冷汗这才流下来。

    只一瞬间,隔离服后背被汗水浸透,裤子也都湿透,和尿失禁差不多。

    汤主任和王成发主任举着手放在胸前,愣愣的站在另外的角落里等着,他们根本不敢动。

    如果是平时,手术室里刷完手的术者最大,谁要是敢在术者面前走来走去,碰到脾气温和的说两句,碰到王成发这种脾气大的当时就是一顿臭骂。

    但现在的情况变了。

    患者莫名静寂肺,稍一个不留神人就没了,现在别说是手术做不做,接下来怎么办连汤主任都不知道。

    “哥哥,情况稳定了。”楚知希清脆的声音打破了手术室里的死寂,“接着做手术还是这么下去?”

    “等20分钟,哮喘彻底平息就做。”吴冕说道。言语略有清冷,仿佛戴着墨镜和黑色小羊皮手套,让人心生畏惧。

    王成发看了一眼汤主任,见汤主任一动不动,像是鹌鹑一样站在墙角,原来他也和自己一样不敢乱动。虽然心中疑惑,患者都这样了怎么还要做手术呢?但王成发想了想,却不敢问。

    一向凶猛霸道的王成发还没意识到,自己在吴冕的面前竟然已经出现了胆怯与心虚。

    和年龄无关,和职称无关,一切的一切都在于技术。

    医生,没谁敢拍着胸脯说自己一辈子不出事儿的。人家出了事情能救回来,要是吴冕不在,患者估计已经死了。

    这样的情况作为背景,哪怕是凶悍了一辈子的王成发都直接怂成了鹌鹑。

    挂在手术室门楣上的时钟滴滴答答的走着,30分钟后,楚知希拿着听诊器反复听患者双侧呼吸音。

    “哥哥,双侧呼吸音清,没有哮鸣音。”

    “嗯,做吧。”吴冕说道。

    手术室里依旧一片静寂,那股子沉甸甸的气息压得人喘不上气来。汤主任和王成发双手举在胸前,一动没动。

    5秒后,吴冕抬起头看着汤主任。

    “怎么着?手术也要我做?”

    声音并不温暖,却也没有冷厉的感觉,像是无形的大手抽在汤主任的脸上,生疼。

    “哦哦哦。”汤主任这才缓过神,连忙走向器械台。

    “刷手!”

    “啊?我刷过了。”

    “你特么举了半个点都没戴手套,是自己觉得和细菌有血缘关系,它们不会落你手上?”吴冕脸上挂着微笑,但话语之中却不留情面。

    “……”

    汤主任灰溜溜的去再次刷手,王成发像是尾巴一样跟在汤主任身后,一句废话都不敢说。

    手术室里就是这样,不是比声音高,而是拼技术,谁技术好谁说话就有分量。哪怕是事后给人穿小鞋、下脚拌,但此时此刻任谁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重新刷手,消毒、穿衣服、上台,汤主任站在术者的位置上,手开始抖起来。

    毕竟快五十的人了,双手举在胸前半个小时,换谁都受不了。当时看着抢救,身体里的激素大量分泌,还不觉得什么。如今抢救成功,一切反应都涌了上来。

    这还是其次,汤主任往术者的位置上一站,就感觉背后一道清冷的目光落在自己后背,刀子一样,后背已经传来锐器切割的那种疼痛。

    很真实,不应该是一种幻觉。

    自己鬼迷心窍啊!汤主任心里在呐喊。没事来八井子干啥,早知道那位小爷在,自己说什么都不会来“飞刀”。

    现在的情况就像是自己还是研究生的时候,老师站在后面看自己做手术一样,小心谨慎,如履薄冰。

    老一代人脾气都暴躁,一个动作不对直接就骂。要是紧张,动作反复不对,怕是背后一脚就踹过来,把自己撵下台去。

    刚刚的抢救汤主任可是都看到了,吴老师的霸道是无声无息的。他往那一站,似乎连呼吸机都觉得害怕,报警的声音都小了几分。

    “汤主任,您是累了吧,要不歇一歇?”王成发双手按在无菌单上,也在强行患者双手的酸麻。

    汤主任瞪了他一眼,这货真特么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不是逼着吴老师骂自己么。

    “没,刚有些紧张,我稳定一下情绪。”汤主任假做云淡风轻的说道。

    吴冕没说话,汤主任也不敢看。

    还是做手术吧,任海涛那么小心,一早从查房再到手术室做的几乎毫无破绽,竟然都出事儿了。至于自己……

    汤主任提心吊胆的开始手术。

    他的手术水平相当不错,二十一世纪初期,国内铺开腔镜手术的时候汤主任是除了帝都、魔都那些领路人之外第一批开始学习微创腔镜手术的人。

    可以说那时候做了这个决定,是把一辈子的前途都押上去的。大好年华,人生一大半的时间、心血扔到腔镜手术上,要是这种术式开展不起来,就变成了屠龙绝技,根本无龙可屠的绝技。

    他赌赢了,所以有了今天的江湖地位。

    省内汤主任的腹腔镜手术量是最大的,甚至省内几乎所有的胃肠外科主任和他多少沾一点师徒关系。

    患者的病情很单纯,没有转移,淋巴结也没有肿大。可是汤主任一点都不敢大意,就像是背后跟着几只眼睛发蓝的恶狼一样,手术稍微做的不好就要把他连人带骨头一起吃下去。

    顺利把肿瘤切下来,汤主任依旧无法怠慢。要是平时,手术做到这步想做就继续清扫淋巴结;要是不想做,淋巴结清不清扫都无所谓。

    今儿汤主任是卖了力气,他完全按照教科书和自己毕生经验,切完肿瘤后又清扫了4个区域7组淋巴结,这才开始冲洗,准备关腹。

    还好,整台手术过程很顺利、标准,吴老师应该挑不出什么毛病。

    认真缝完最后一针,患者苏醒,汤主任长出了一口气,回头瞄了一眼。

    角落里的小圆凳上空空如也,不知道吴冕什么时候走的。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