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3 神来之笔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王成发不说话了,脸色铁青,嘴角往下撇。

    他学历本来不高,中专出身。在改开初期,中专可是高学历。那时候很多学习成绩好的人宁肯上中专,不到20岁就出来工作,挣钱铺贴家里也不愿意上大学。

    甚至到了九十年代,很多地方还是这样。

    所以王成发一直看不起大学生,认为他们眼高手低,都是扩招上去的,没什么真本事。

    比如说定向生徐佳,之前他犯的那个错误要是换成别人,顶多会遭遇王成发的冷眼,但换成他就挨了一顿臭骂。

    吴冕?那个别人家的孩子?王成发老早就看他不顺眼。但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人上赶着来八井子这种鸟不拉屎的小破地儿拍他的马屁。

    至于任海涛说的什么比计算机还要精准,每一步都精确到……这种话在王成发看来就是拍马屁,还是那种根本不要脸的跪舔!

    “对了,我忽然想起一件事!”任海涛猛然间一拍桌子,吓了在场所有人一跳。

    王成发正在腹诽吴冕,不自觉中带着小小心。被任海涛吓了一跳,心脏砰砰砰的直跳。

    “别一惊一乍的。”汤主任说道,“都多大岁数的人了,还跟小孩子一样。”

    任海涛这种不把人际关系当做核心,临床上一心钻研业务、不会做人的医生多了去了,其实医院主要的脊梁就是他们。

    真是那种八面玲珑、业务水平精湛、背后有人的医生,一早就当了主任或者去机关走仕途,不会像是任海涛一样至今还是一线值班人员。

    要么就是专注人际关系,不钻研业务的二流子。

    王成发被忽然间的咣当声吓的心脏病差点没犯了,他恶狠狠的瞪了任海涛一眼,心想这货真特么的是个舔狗,不知道又换什么花样拍马屁。

    不过吴冕能给他什么,值得这么不要脸的生拍。

    “到底怎么了海涛?”汤主任问道。

    “老汤,不好意思啊。”任海涛脸上的表情说明了他内心情绪的激荡。

    “汤主任,你不是麻醉的人可能不知道。你们几个,我问你们。”任海涛看着几个小护士,问道,“手术室备药,有沙丁胺醇么?”

    “怎么会有喷雾剂……”一个小护士随口说了半句话,马上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一个最重要的点。

    医大二院手术室都没有沙丁胺醇喷雾剂备用,可是刚刚急诊抢救的时候,吴老师下口头医嘱,那瓶子沙丁胺醇就活生生的出现在最应该出现的位置。

    我去!

    搞临床的人被提醒了一下之后都意识到了这一点。

    那瓶沙丁胺醇喷雾剂到底是哪来的?

    连医大二院的手术室都不会常备的沙丁胺醇喷雾剂,八井子中医院竟然有?

    这怎么可能!

    “哮喘发作时情况较紧急,寂静肺给氧失败,给甲强龙80mg也没那么快速起效,血氧饱和度下降后就考虑紧急使用肾上腺素了,肾上腺素对哮喘发作还是有比较好效果,但同时会增加心率,增加心肌耗氧量。”

    “不是说肾上腺素对患者只有好处,药物么,是药三分毒。关键点在于什么药,什么时候用,用多少。”

    任海涛激动的浑身微微颤抖,连说话的声音都开始抖起来。

    在亲身经历抢救的时候并不觉得什么,只给他留下一种吴冕吴老师抢救的时候镇定自若,有大将风范的“错觉”。

    可事后经王成发提起来,自己开始不断复盘,这才找到了一个又一个的细节。

    每一个细节,对于任海涛来讲都是惊喜。

    就像是莫名其妙出现的沙丁胺醇喷雾剂一样,这种细节到底有多少,任海涛根本不知道。

    可就这么一个不起眼、要不是事后复盘自己根本不会注意到的细节,现在看却是抢救成功的关键所在。

    “要是没有沙丁胺醇喷雾剂的话,肯定只能用艾司洛尔这种β1受体阻断剂,它对β2影响比较小,所以只能选择静脉小剂量的注射。”

    “难道是吴老师自备的?”一个小姑娘懵懂中猜到了事情的真相。

    “有可能,但是他怎么知道患者有可能犯哮喘?”另一个姑娘顺着猜下去,“难不成说吴老师有哮喘?我听人说过,哮喘患者才会常备沙丁胺醇,犯病了就喷一下。”

    “好可怜,那么年轻就有哮喘。”

    “说什么呢,谁告诉你吴老师有哮喘的!人家结实着呢!当年在国内的时候,每年马拉松的冠军都是他。”

    姑娘们开始争论起来,任海涛充耳不闻,他努力回忆着经历的一切,那瓶沙丁胺醇喷雾剂的确如同天外飞仙一般出现在手术室。

    捋了两遍,还是没什么结果,任海涛把时间线往前推。

    病房,手术室,吴老师进来,自己汇报患者情况,像是面对主任查房的时候一样。吴老师一直和和蔼的站在一边,看自己术前看病人。

    他听完病史之后……好像和身边的楚教授说了一句什么,楚教授随后出去了。

    想到这里,任海涛又把这段细节重新回忆了一遍,最后确定吴老师的确和楚知希耳语了两句,随后楚知希去做什么事情。

    这样的细节平时根本不可能注意,但此时想起来却证明了一点沙丁胺醇喷雾剂不可能无缘无故出现在手术室。

    一种连医大二院手术室都不会常备的药物,八井子中医院只有两个术间、很少做大手术的手术室自然也不会常备。

    那就是吴老师从自己的汇报中听出来什么,去让楚知希备药。

    这种小概率事件,吴老师并没有说,因为发生的几率太小。所以做了准备就行,要是用不上,可能自己根本不会注意到这个细节。

    真是……神来之笔!

    吴老师牛逼!任海涛激动的肾上腺素乱飙,眼睛有些湿润,多巴胺都要溢出来。

    都说人越年轻就越是热泪盈眶,任海涛不是因为年轻,而是他隐约看到了某种更高层次的东西。

    虽然还不清晰,但这辈子只要能见过,自己在专业上的高度就不一样。那种存在无法形容,可是真的好美。

    幸好自己来了,见到了,领略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