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 洗洗更健康(上)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这天,连着下了好久的雨喽。”吴冕没有回答林道士的问话,而是看着外面细雨如丝,轻轻说道。

    “和江南一样。要是赶在山火前这么下雨,根本烧不起来。”

    “山上本来就冷,加上这些天一直下雨,小师叔你这天热的时候穿风衣,天冷了反而穿短袖……真是与众不同。”

    “气温升高,加上空气潮湿,老林你怎么看?”

    “发霉呗,赶明放晴了,仓库里的米面都要拿出来晒晒。”林道士说到这里忽然意识到什么,马上问道,“小师叔,你是说那孩子耳朵里发霉?”

    吴冕没说话,自顾自的斟酒、吃菜。

    “你别开玩笑了,这天可下着雨,雨大路滑,还黑天赶路,山路有一排都停着车,出事儿可就操蛋了。”林道士微微着急。

    “是你看不明白病闹的,和我有关系么?”吴冕反问道。

    “不可能,你看我耳朵,就没有发霉。那孩子才16,怎么可能发霉!”

    “和年纪没关系,年纪越小就越容易犯病。老林,说句实话,你可是老家伙喽。”吴冕嘲笑林道士。

    “……”

    “你听歌么?”

    “偶尔躲在自己屋子里看看抖音、快手什么的。”林道士笑道,“山上wifi覆盖,速度快着呢。要不然那么多排队的人,时间长了肯定影响生意。”

    “我问你听不听歌。”

    “听,听!小师叔你的手机铃声那首歌我每天都要准时听三遍,每次吃饭前都要听,听到那歌声就想起你。”林道士立马说道。

    吴冕知道林道士是在扯淡,这货天天端着,估计也就在自己面前、在后山这方寸之间能流露些许本性。

    “别扯淡,说正经事儿呢。你知道耳机分几种?”

    “……”

    “算了,不说这个,再说起来又该扯到供应链上去了。”吴冕道,“有一种耳机是入耳式的,就像是耳塞,塞到耳朵里。”

    “这个我知道,小师叔。”林道士点头。

    “时间长了,外面天气又热又潮,还总塞着耳机,通风不好,你猜猜会发生什么?”

    “小师叔,你这个说法太牵强了。”林道士苦着脸说道。

    “你怎么和患者说的?”

    “我说回去洗一洗。”

    “这个说法好啊。”吴冕面无表情的说道,林道士看他的表情就知道小师叔是在开嘲讽。

    “走近科学,2014年2月14号的那期节目,说某男子搞完变色,最后结论是裤衩掉色。老林,你和走近科学越来越像了。张腾岳应该找你一起去主持节目,这样的话看点更多。”

    “哈哈哈,走近科学我每期都看,自己回房睡觉,偷偷看。看的直乐,自己捂着被子笑。”林道士愉悦起来,“可惜,这么好的节目不放了。”

    “你这和走近科学有点像。”

    “怎么会,我觉得颜色有点不对……小师叔你这么一说,我怎么觉得真就像是霉菌呢?”林道士也有点吃不准。

    “黑色,一般都是黑绿色。老林,你眼睛花了没?”

    “都说四十八花一花,我还没到。”林道士笑道,“眼神好的很咧。”

    “可能是真花了,你没感觉到。耳朵里长毛,绝大多数都是霉菌,而且孩子因为长时间戴耳机局部血运稍微差点。倒不至于坏死,瘙痒什么的难免。抠耳朵,小孩子还没轻没重的,有破损的地儿。”

    “小师叔,你胡说八道的样子真心有我爸年轻时候的风采,难怪你俩能聊到一起去。”林道士赞到。

    “那是你水平太差。”吴冕冷笑,“我要是你爸,早就一巴掌把你糊墙上去,留着也是败坏门风。”

    “别介,你看我爸手底下道观破败。你看我现在,香火日盛。咱不说别的,后院的碑,我爸惦记了多少年,直到死都没建起来。”

    说到这事儿,林道士微微神伤。

    “给我准备东西,一会我去看一眼。”吴冕道。

    “哥哥,我去看就行。”

    “这里是道观,你穿着道袍,当道姑么?”吴冕说道,“老鸹山的道士里竟然混进了一个道姑,这事儿不一定传成什么样呢。”

    楚知希愕然想了想,随即嫣然一笑,好像真是这么回事。

    “你老人家受累。”林道士笑呵呵的说道。

    “受不受累的就那么回事。”吴冕道,“看一眼,几秒钟的事儿,不过处置的话你这里东西不够,让患者去县医院洗洗耳朵吧。”

    “小师叔,受累打听一下,真的假的?要是开玩笑,我就不琢磨了。要是真事儿,我还得想想你看完病后我怎么说。”

    “怎么说?”楚知希问道。

    “当然,我肯定不能像小师叔似的直接说你去县医院。”林道士捻须道,“咱说话有时候得通地气儿,有时候得端着。”

    吴冕不置可否,1小时22分钟后,他换了一身合适的道袍,准备去瞄一眼患者。

    “小师叔,你穿这身还真是好看,当年张三丰也不过如此。”

    说着,林道士先忍不住乐了出来。

    “戴上墨镜更好看,和你爸当年一样。”吴冕笑道,“我第一个墨镜还是老林头给我的,你说老林头连饭都懒得吃,怎么就有那么潮的墨镜呢?”

    “我爸是世外高人。”

    “可惜生了你这么个不争气的货,连外耳道真菌感染都看不懂。”吴冕笑道。

    林道士却也不气,和吴冕从后山去了道观后面的一个安静偏房。

    这里装饰的素雅,古色古香。但吴冕简直太熟悉了,出去那些根本没用的装修之外,这儿就特么是医院的处置室!

    “老林,你这就是披着道观外衣的医院啊。”吴冕说道。

    “小师叔,你着相了。不管是我道观还是医院,只要行善积德,不就够了么。”林道士没头没脑的说了一句古怪的话。

    吴冕知道他的意思,试了试脚灯和内窥镜。

    脚灯有些不方便,外面嵌套了大理石的装饰,看起来有些幽暗。内窥镜说不上花里胡哨,但这东西上面带了一个八卦,四周还有一些大篆的字体,甚至有几个字吴冕都不认识,应该是甲骨文。

    别说,老林这货还真有点文化。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