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 开天眼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时间不早,林道士也是知趣的人,白天和小师叔聊聊就行。夜幕降临,小师叔和小师娘共享二人时光的好一些。

    要是自己再留在这儿,那就讨人厌了。有了上次咯吱咯吱的经验,林道士一早就在前山给自己安排了一间屋子。

    独自一人,听墙根听久了林道士也怕耳朵里长黑毛。

    吴冕心里有事,他默默的坐在楚知希身边,看着黑色苍穹上点缀无数繁星,心渐渐静了下来。

    今天他一直处于半亢奋状态,因为在上午铁肺的抢救中,吴冕体验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掌控。

    如果说从前的吴冕很牛逼,但还处于一种见招拆招的状态,只算是超一流高手。而今天听任海涛介绍病情的时候,脑海里莫名出现无数相关可能出现的并发症,他感觉自己已经再次跃升一个层次。

    在老鸹山静寂的夜晚,吴冕想要找到其中的逻辑,可一直到楚知希看饱了夜色,他依旧没有什么进展。

    第二天一早,林道士迟迟没来,吴冕却也没催促。起床洗漱,楚知希还在睡懒觉。

    睡懒觉这种事情吴冕一辈子都没体会过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感觉,但见黑色秀发瀑布一般铺在头顶,楚知希甜美的睡容,吴冕觉得那肯定是世界上最好的一种体验。

    直到7点多,一名小道士敲门,给吴冕、楚知希送早餐。

    “你师父呢?”吴冕问道。

    “俗事繁忙……”

    “说人话。”

    “小师祖,前山有点麻烦事儿,师父正在忙。”小道士也是痛快人,他马上说道。

    “麻烦事儿?”

    听到这四个字,吴冕有写诧异。医院有无数人不满,难道道观也不能免俗?

    “这不是有个小子,一直磨着师父说要拜师学艺么。师父不同意,说他心浮气躁,不适合。”那小道士说道,“这几天那小子鬼迷心窍,说自己开了天眼,一定是师父帮着开的,就跪在山门前面,不吃不喝。”

    “呵。”吴冕无可奈何的笑了笑。

    “小师祖,您说这人不吃不喝,几天不就晕过去么。”

    吴冕一下子想到了老林头,几天么?那倒不见得。

    “师父愁的啊,一脑门子官司,正在忙呢。”

    “行,你去吧。”吴冕道,“早饭放到这儿,帮我准备点明前龙井,等要你收拾我给你打电话。”

    小道士点头出门,吴冕对什么跪山门、开天眼一点兴趣都没有。世间种种,大多虚妄。老林都没什么天眼,怎么可能帮人开。

    直到日上三竿,楚知希才从床上爬起来。一脸慵懒模样,迷迷糊糊的去洗漱。

    吴冕也不着急,躺在竹椅上静静的看着天,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什么。

    今天的天气不错,但林道士的心情就不怎么样了。

    十点多,他面无表情的推开门,等到关上门,表情马上改变,一脸气急败坏。

    后山,不光是吴冕的“家”,原本就是林道士不戴面具的地儿。

    “小师叔,你管管,你管管,都特么什么事。”

    “管我屁事。”吴冕拒绝的干干脆脆,不带一点犹豫。

    “非说我帮着开了天眼,你说这人是不是有毛病!”林道士跳脚骂道。

    “你冷静点,有点高人的模样。”

    “没有,就没有!”林道士看样子的确被磨的够呛,一肚子的不高兴。

    吴冕不说话,静静的喝着茶。

    “小师叔,明前龙井不错吧,传说处子……”

    “滚蛋,哪有那么多讲究。现在你要找个处子,那得是童工,犯法。”吴冕笑骂道。

    “要是觉得好,我给你带点回去?”

    “不用。”吴冕道,“我准备像段科长学,回去我就买个搪瓷缸子每天泡高碎。”

    小师叔这种油盐不进、刀枪不入的金刚不坏之身让林道士束手无策。楚知希看的好笑,问道,“林道长,什么事儿啊。”

    “唉,小师叔也未必能解决,算了。”

    激将法也没用,吴冕只是躺在竹椅上看天,手指轻轻敲打竹椅扶手,压根不理会林道士在说什么,玩什么小把戏。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古人诚不我欺。

    林道士很是无奈的看着吴冕,叹了口气,和楚知希说道,“小师娘,这不是有个小子非说开了天眼,已经跪了四天山门,非要拜我为师。”

    “林道长大能!”楚知希在一边笑盈盈的赞道。

    “大能个……”林道士勉强止住脏话,因为在要说出口的一瞬间,他敏锐的觉察到竹椅黄绿的扶手上,白玉一般的尾指轻轻动了动。

    要是自己把脏话说出口,说不定下一秒茶盏就砸在头上。

    对小师叔可以不客气,对小师娘一定要客气,林道士连忙在心里给自己立下规矩。

    “我哪会什么开天眼啊,我自己都没开,就别说给别人开了。”林道士叹气说道。

    “怎么回事?”

    “这不是前阵子有家人家来上香,那孩子手里一直捧着手机在玩。眼睛红呼呼的,我一看就是结膜炎,让他家给他买点眼药水,再去医院洗眼睛,一段时间就好。小师叔,你说这个没错吧。”

    吴冕没说话。

    “为什么不用人工泪液?”楚知希好奇的问道。

    “小师娘,咱这儿是八井子,人工泪液,日本进口的再怎么便宜也要1块钱、几毛钱一支。可能咱不觉得什么,但普通人家哪舍得。去家旁边的乡镇卫生所洗呗,一瓶生理盐水才多少钱。”

    “淘宝上卖,38一瓶。”

    “小师娘,你那是轻奢品,中产小资拿来用的。咱老百姓,不用那玩意。”

    吴冕觉得好笑,开着宝马车队,林道士竟然还一口一个咱老百姓。

    林道士说着,看了看吴冕,见他没有动作,这才放心,继续说,“我考虑那孩子就是看手机时间长了,眼睛有点炎症,所以我就说了点事情,主要是让他回去注意一下用眼。那么年轻,早早就近视眼就不好了。”

    “后来呢?”

    “后来……再来的时候那小子特么说我帮他开了天眼,他能看见很多鬼影。有时候是白天,有时候是晚上,总之现在鬼影越来越多,他觉得他自己都不一样了。”林道士说着说着,脾气又上来了,“我问他是不是滴了什么牛眼泪。”

    “你港片看多了?”吴冕换了个姿势,懒洋洋的躺在竹椅里说道。

    “嘿嘿,小师叔,我这不是被吓到了么。”林道士不好意思的笑着说道,“咱这儿就是个冒牌货,没法和崂山、峨眉、青城比,人家那叫道场。这里,别人认为是道场,咱自己心里知道,这就是个营业场所。”

    “别人不知道瞎说可以,但咱自己不能心里没点逼数不是。”

    “说正事儿。”吴冕笑道,“你心里有这点逼数就行。”

    “那小子说见了鬼,我心里慌啊。想把他撵走,可真是鬼迷心窍,他竟然跪在山门那四天四夜,不吃不喝,就要拜我为师。我琢磨着,这是哪位上身了,来我老鸹山踢场子?”

    “别扯淡,说那些封建迷信的没意思。”吴冕道,“别说没有,就是有,后山那块碑就能镇住一切魑魅魍魉。我就搞不懂,你到底有什么好怕的。”

    “……”

    “现在呢?”楚知希问道。

    “那小子饿晕了……小师叔,我觉得他是精神病,可你说过,精神类疾病不能轻易诊断,有可能会毁人一生。你帮我掌一眼?”林道士见吴冕心情不错,便笑嘻嘻的凑过来说道。

    吴冕没说话,只是用手指轻轻敲打竹椅扶手,若有所思。

    “听你这意思是还准备给患者诊断精神病?”

    片刻后,吴冕缓过神来,轻声说道。

    今天天气不错,前几天雨水大,入夜后蒸发起来,老鸹山后山被一缕缕、一丝丝、一片片、一层层的雾气笼罩。

    但是吴冕的话语有些冷,冰箱里冻了几天几夜的冰块一样,硬邦邦的,差点没把林道士砸一个跟头。

    四周雾气也像是被冻住了一样,隐约有咯吱咯吱的声音传来。好像小师叔从打摘了墨镜,就一直很温和,今儿这是怎么了?林道士马上觉查出来哪里不对。

    “……”林道士连连赔笑,“小师叔,你看你说的,哪的话。”

    “我这不是觉得像,又怕自己水平不够,耽误了人家孩子么。要不然咱俩坐这儿喝茶聊天,管他呢。愿意跪着就跪着呗,我就不信他能跪到死。”林道士恨恨的说道。

    吴冕静静躺在躺椅上,不知在想些什么。

    “哥哥,我去看看吧。”楚知希说道。

    “不行,要是医院,肯定你去查体、看患者。这里是老鸹山,风言风语的受不了。”吴冕叹了口气,道,“见鬼了,你这儿怎么……”

    一句老槽没吐出口,吴冕知道自己根本没办法吐这个。

    不过转念之间,吴冕微微一笑,牵着楚知希的手,温柔说道,“我好多了,以后……”

    “不!”楚知希反手扣住吴冕的手腕,认真说道,“从前说好了我是你的眼!想背着我看美女,门都没有!昨天,你就不带我,今天还不带!”

    林道士本来一肚子气,这回又吃了一碗狗粮,有点撑。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