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 半夜去买药的阿凡达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吴冕和楚知希去买菜,几样小菜,没有第一次那么复杂。如果太客气了,感觉不像是一家人,吴冕是这么理解的。

    吃过晚饭,张兰拉着楚知希进屋说话,把吴仲泰撵到吴冕的房间。

    听着自家老爷子的呼噜声,忽然觉得母亲这么多年是真心不容易。

    同样的夜里,段飞坐在自己的小门店里抽着烟。

    这种见鬼的天气肯定不会有客人登门,虽说能来情趣用品商店的人大多都是黑天,衣服裹的严严实实的,进来后也不讲价,直接买了就走。

    但外面这大雨,得急色成什么样,顶风冒雨来卖东西。

    段飞脑子很活,在大学城刚有消息的时候就开始到处借钱,在大学城旁边买了一个门市房。房子不大,他又做了隔断,旁边租给别人当超市。

    而他只专心于情趣用品,他认为大学城、甚至未来男女比例失调,情趣用品肯定会大卖。

    年轻人么,谁还不是从年轻时候过来的。大学城里面一个个眼睛发蓝、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消费能力是很强的。

    段飞的眼力……大学城建好,学校陆陆续续搬过来,他的生意却一直没什么起色,只能算是维持生活。

    虽然没有一些美食店、奶茶店挣得多,但段飞也不羡慕他们。

    一天天忙的要死,哪有自己逍遥自在。

    付出多少精力,获取多少回报,段飞觉得自己做的是性价比超高的一件事儿。

    最近斯杜雷的一个高层来到八井子,段飞在楼道里和他擦肩而过,目光对视。但怎么才能从中拿到好处,段飞一直冥思苦想的想了好几天都没有答案。

    最好的办法是直接上门,说我是吴冕的发小。这是有可能实现自己想法的一种办法,可一想到斯杜雷的高层真要是让自己去找吴冕办事儿……

    md!

    段飞心里骂了一句,一想起吴冕那小子拽拽的样子心里就不舒服。

    但为了挣钱,跪就跪呗,无所谓的。关键在于自己去找吴冕,人家也得愿意搭理自己才行。

    风雨交加的夜里,段飞没有拿着手机打排位赛,而是看着滂沱大雨在发呆。

    想不出来什么好办法,话说那个别人家的孩子混的还真是好啊,就算是自己在省城买了房子,似乎也比不上他。

    九点多,到了大学城该熄灯的时间。

    一般来讲,这时候是生意最好的时间段。往日里旁边几家小旅店人来人往,虽然学生们并不是很在意花多少钱,但旅店的东西又贵又不好,他们还是很愿意出来买点应急的用品。

    可是今儿个是周日,雨还在下,小旅店的生意也不好。

    看天吃饭,可不光是八井子地里种地的农民。大学城门口的诸多生意,也都在看天吃饭。

    想也想不懂,段飞虽然意识到有一个天大的机会摆在自己面前,但怎么下手就不知道了。

    好苦恼,他抽着烟,看着雨丝发呆。

    电话响起,是老太太问今天回不回来。段飞不耐烦的敷衍了几句,在老太太不断叮嘱开车小心的唠叨中挂断电话。

    要不走老人路线?让老太太去……不行,人家吴家的家门……想着,段飞抬起头,一个诡异的身影出现在门口雨里,像是鬼一样,把段飞吓的差点没一屁股坐在地上。

    “老板。”那个影子招呼段飞。

    声音嘶哑,在风雨里传来,像是一把锈刀在废弃的门上刮来刮去一样,发出的声音让段飞毛骨悚然。

    “你……”段飞慌乱的站起身,向后退了几步。

    “老板,我买药。”

    呃……是顾客?

    段飞怔了一下,这特么的顶着这么大的雨来买药……在段飞的情趣商店里,药只有一种枸橼酸西地那非。

    有些其他药,什么什么苍蝇之类的段飞是绝对不卖。一者那玩意绝大多数都是骗人的,买这东西的人也不是什么好人;二者假设是真的,那就犯法了。

    犯法的事情不做,段飞在这一点上还是很谨慎。挣钱多少,那都是命,做犯法的事情没必要。

    别为了挣钱被抓进去,那里面的日子可是不好过。

    啧啧,顶风冒雨来买药,段飞心里想着,仔细打量眼前的人。

    是个女孩儿,她没走进来,而是站在门口。身上的雨水成溜的把门口有房檐遮雨的地儿打湿。

    看样子大概20多岁,眉清目秀的,应该是附近大学城的学生。只是哪里不对,这姑娘看着有些妖异。

    女孩儿低着头,段飞也只能看到一部分的脸庞。

    不会是女鬼吧,眼前的场景和倩女幽魂有点像,只是自己没有张国荣那么帅,段飞心里想到。

    “老板。”女孩儿的声音像是蚊子一样,嘶哑微弱。

    “我这里是成人情趣用品店,没有药。”段飞不想做这门买卖,直接回绝。

    “我买这个。”女孩儿抬起头,手指向柜台里的枸橼酸西地那非。

    呃……段飞看到女孩儿脸庞的瞬间怔了一下。

    难怪自己感觉她有些妖异,女孩儿的脸很干净,是那种很简单、很质朴的干净。可是嘴唇却涂成了青色,看着杀马特的很。

    还真是不能以貌取人,段飞心里想到。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又纯又欲?

    “100一片。”段飞道。

    “呃……老板,你这儿怎么卖的比药店贵?”女孩儿问道。

    段飞受不了了,一个浑身湿漉漉的“不良少女”站在自己门口,看那意思还要和自己讨价还价。

    “你还在乎这点钱?”段飞鄙夷的说道,虽然那姑娘身上穿的很普通,甚至可以说是有些破旧。但大晚上的出门买药,意味着什么段飞清清楚楚。

    肯定是找了一个不正经的糟老头子,而且还是那种油腻、小气的,买个药都不自己花钱的那种。

    想到这里,段飞心生厌恶。

    段飞道,“讨价还价别到我这儿来,傍着金山银山,还差我这点么?”

    女孩儿不说话,站在门口,头微微垂下,黑色湿漉漉的头发有些稀疏,黑发中埋的耳尖隐约也有些蓝色。

    “你咋不把自己都涂成阿凡达呢。”段飞道,“年纪轻轻不学好,我这里是成人情趣用品,成年了么您。”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