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4 院领导可是真狗啊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一早张兰就下去买了豆浆油条回来,看着她和楚知希有说有笑的,吴冕深度怀疑楚知希才是亲生的。

    不知道为什么,最近总是觉得很饿。吴冕不管不顾的吃了5根大油条,喝了3碗豆浆,这才觉得舒服些。

    “一会去医院,是不是要做一些病案质量审核的工作?”楚知希问道。

    “再说。”吴冕不是很在意,“八井子这种地方的病案质量,根本没法管。关键是没办法制约,你说把人开除?人家有编制,家里一家老小等着养活,怎么开除。扣钱?真罚钱,今天晚上家里的窗户就得……”

    “吃饭呢,别说那么恶心的事儿。”吴仲泰用筷子敲了敲碗,沉声说道。

    吴冕要说什么,吴仲泰心里清楚。

    哪怕自己是乡长,也免不了有横的来家里泄愤。倒不会有什么太严重的事情,可光是恶心人就受不了不是。

    “好,好。”吴冕微笑着吃早餐,嘴里说道,“今天去了之后你看你的小说,最近找时间咱俩看看去一次省城。”

    “小冕啊,八井子中医院也是医院。”吴仲泰开始给吴冕上课,“基础差,底子薄,这都是事实。我不问你为什么回来,但你回来之后总要……”

    “知道知道,为家乡做贡献么。爸,跟你说件大事,我正准备为家乡做贡献,努力发光发热呢。”吴冕把豆浆都喝掉,敷衍说道。

    一早七点四十五,吴冕和楚知希来到八井子中医院。

    吴冕打开窗户,坐在椅子上看着外面雨后的树叶肥嫩肥嫩的,相互摩擦,沙沙作响。

    无论是在协和还是麻省总医院都没这么上心,那时候天南海北的跑着讲学,没想到回八井子竟然过起了朝九晚五的生活。

    也挺好,走在八井子的街道上,吴冕觉得这就是人世间,满满的人间烟火味道。

    吴冕坐在椅子上悠悠闲闲的琢磨事情,期待着找时间翘班去省城。其实八井子这地儿也不错,哪怕是再忙,工作强度和协和没法比。

    要是能去老鸹山就更好了,吴冕心里想到。

    “吴科长,你可太牛x了!”一名科员大姐进来后竖着拇指称赞道。

    吴冕动都没动,就像是没听到她说话一样。

    “你这胆子,真是大!周末我们聚会,说起山火,说起你,大家都说你这人看着年轻,做事情却有一套。”大姐一点尴尬都不觉得,继续说道,“还说起医闹那事儿,那天我躲的远远的看着,你躺进棺材的时候我都看傻了眼。”

    “要不还能怎么办?”吴冕轻轻说道。

    “出了事儿是院里的事儿,你这……吴科长,咱也算是同事,我岁数还比你大,多说两句你别介意。工作,就是带薪休假,愿意闹就闹呗,可你这真的冲上去,要是有磕磕碰碰的受伤的可是自己。”

    吴冕点了点头,知道这是好话。

    “我跟你讲,咱们科有一个泡病号的,你知道为啥么?”

    这个吴冕还真就不知道。

    单位么,泡病号的多了去了,还是那句话,这都是人民内部矛盾。

    “那个孩子挺好的,也勤快,有什么事儿前前后后的跑,科里面大多数的活都是他干。”大姐唠叨着,吴冕看着外面微风吹动树枝,沙沙的声音让他感觉到生命的活力。

    “后来有一个投诉,他负责解决。具体内容我不知道,反正把他给打了。”医务科的大姐气愤说道,“打人的人是不是人我不知道,反正院领导是真狗啊!”

    “哦,轻伤,医院不给办工伤,是吧。非但不给钱,还要他去和患者道歉。”吴冕问道。

    大姐连连点头,“吴科长,你都知道啊。你说说,这都是人干的事儿么。”

    这种事吴冕也是门清儿,工伤么,怎么办之类的都写的清清楚楚。但工伤属于大事儿,对领导来讲是安全责任事故,能不办工伤的肯定不给办。

    就算是够资格,也要横推竖挡,钻各种空子、漏洞。

    而且医院对这种“人民内部矛盾”也都是捂盖子的做法,不管有错没错,先去道个歉再说。

    前一阵子有个人去医院要开长假,现在企事业单位管理越来越严格,医务部门三令五申,把长假的权限都收回来,避免乱开假条的情况。

    长假肯定是不能开的,患者和当地医生就吵起来。后来把医生打的鼻青脸肿,那叫一个委屈。

    结果事情处理出来,没有判轻伤害,也没有赔偿,院方让医生先去道歉,然后停职等候处理。

    吴冕相当赞同科员大姐的说法,院领导那是真狗。

    至于泡病号的年轻科员……算了,吴冕马上把这些繁杂的念头挥去,和自己也没关系,眼前悠悠闲闲的状态很好,自己很满足。

    这些人民内部矛盾,自己想解决也解决不了。

    “吴科长,以后你可要自己小心。要是再遇到这种事情,千万别冲上去。”大姐继续叮嘱道。

    “谢谢,我会小心的。”吴冕微微一笑,说道。

    “吴科长,我才发现,你墨镜呢?”科员大姐怔了一下,问道。

    吴冕也很是无奈,自己上周就回来了。这位大姐是属恐龙的么?反射弧这么长,到现在才发现自己把墨镜摘下去。

    “我就说,平时我都不敢跟你说话。”科员大姐啰啰嗦嗦的说道,“你戴墨镜有点冷,虽然看起来很酷,但说句话我心里面都提心吊胆的。”

    “还好吧。”吴冕微笑,敷衍道。

    “哪里还好,还是摘了墨镜好,你看你多俊,眼睛也好看,那眼皮双的哦,都让墨镜给遮住了。那个,吴科长,你和小希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

    这话越说越远,吴冕心里有一种冲动,要不要再戴墨镜呢?那样的话,好像少了很多麻烦。像是从前,科员大姐就不会找自己啰嗦这么多有的没的。

    说着话,吴冕看见远处段科长从住院部走出来,佝偻着腰,缓缓的奔着机关楼走着,人像是一晚上老了十岁。

    这是怎么了?吴冕有些奇怪,难道说段科长自己去解决什么医疗纠纷?

    不可能,吴冕很快把这个想法挥散。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