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 人生不易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看见段科长来上班,吴冕很主动的打招呼。两位科员大姐在度过了刚刚相处的尴尬期后,立即恢复本性,吴冕觉得自己扛不住。

    还是段科长好说话一些,至少该说不该说,段科长心里有数。

    “段科长,您好,来上班了。”吴冕站起来,微笑着说道。

    段科长怔了一下,他完全没想到一直冷若冰霜的吴冕会主动搭理自己这个“领导”。

    “哦哦,上班,上班。”段科长很明显没什么精神,他有气无力的说道。

    “段科长这是怎么了,眼圈黑乎乎的。”吴冕问道。

    段科长没回答,有气无力的摆了摆手,随后进了自己办公室。

    两位科员大姐总算找到话题,就这段科长聊起来。

    “老段这身体行啊,都快退休的人了,还能夜里猛。”

    “该不会是家里有事儿吧。”

    “怎么可能,他父母都去世了,儿子在大学城那面开店,省心的很。”

    “是不是前几天被医闹给吓着了?”

    “就他,跑的比谁都快,受点惊吓不会失眠吧。要么就是失眠,导致的夜里猛?”

    吴冕听着两位大姐夜里猛夜里猛的编排着段科长,觉得和上手术的时候开车一样,好生无聊。

    这时候他是真不敢说话。

    手术台上,一般都是术者开开车,助手帮着找补几句。可一旦巡回大姐兴致来了加进去跟着一起开车,秋名山都要被开个底儿掉。

    车祸现场具体有多惨烈,最后取决于术者的脸皮与车技。

    “小吴,麻烦你来一下。”

    段科长探出头,招呼吴冕,说的很客气,一点科长的架势都没有。

    “哦。”吴冕从靠背椅上站起来,走进段科长的办公室。

    “你说吴科长这么年轻,怎么每天都懒洋洋的?”

    “敢躺棺材里的能是善茬?我估计是晚上太生猛了……”两位大姐压低了声音耳语,一边说一边看着楚知希。

    吴冕叹了口气,这特么的,自己不在就开始编排起自己来了。想不停,但声音直接钻进来,想不听都不行。

    “小吴,坐。”段科长有气无力的说道。

    “段科长,您有什么事儿?”吴冕问道。

    “我跟你咨询个事儿,你人面广、见过大世面,帮我参谋一下。”段科长愁眉苦脸的说道。

    “哦?怎么了。”

    “我儿子昨天晚上被人碰瓷了。”段科长道,随后他给吴冕大略讲了一遍昨晚的经过。

    120急救车来了之后把患者送到就近的中医院,急诊科医生虽然业务水平一般,但这么重的肺动脉高压还是很难漏诊的。

    交代了一句,病情危重,建议去上级医院,段飞当时就犯愁了。

    萍水相逢,连个生意都没做,还没有家属,这是走好呢还是不走好呢。

    左右为难。

    段飞到是有些善念,并没有把人仍在医院一走了之。

    胆小是一方面,他害怕人死了,家属说是自己害的。虽然有视频监控,但遇到那种不讲理的,自己也说不清不是。

    再有就是总听自家老爷子说,又有患者被扔到医院,谁都不肯管这类的事情。

    事情落到头上,段飞只能打电话求助自家老爷子。段科长当时一听就毛了,他连忙穿衣服去医院看情况。再三叮嘱,甚至都动了手,要段飞马上走。

    可是段飞动了恻隐之心,尤其是听急诊科的医生讲肺动脉高压的患者有一部分吃一种什么什么药,但价钱太贵,很多都用枸橼酸西地那非来做替代。

    大半夜冒着瓢泼大雨来买治病的药,生活真是不易。至于为什么来自己的情趣用品商店,段飞估计这个姑娘跑了很多家店,没钱是真的买不到药。

    她为了延缓一下病情,只能选择在雨夜里碰碰运气。

    人生不易啊,段飞还没有被社会毒打习惯,书生意气或者说是学校的那股子学生气还保留了一些。不管段科长怎么说,段飞都铁了心的要送姑娘去市里。

    段科长气的要死,自己怎么就养了这么一个不知死活的小子呢。这种病重的人,很多自家直系亲属都不救治,心黑的扔在家里等死,或者直接扔到医院门口就是了。

    他一个不认不识的小老板,装什么装!

    大半夜在自家医院差一点闹起来全武行,老婆哭孩子梗着脖子,脸色铁青,段科长真是觉得天降横祸,人生不易。

    最后父子各退一步,先在八井子中医院治疗,等人醒了之后再说。

    就这么,忙叨叨的一夜过去了。段科长根本没去看那姑娘,以后故事的剧本他心知肚明,想都不用想。这么多年见了多少白眼狼,都数不过来。

    救人?你以为是好心?多少人醒过来就开始讹人。

    段飞这小崽子只是开了一家不正经的小店,还真把自己当成有钱的大老板了?!

    要说不讲理的人,段科长哪怕是在八井子这里也遇到过不少。什么急诊抢救剪了衣服,人救回来家里要赔衣服的,这种人多了去了。

    急公好义,段科长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把人医院,见义勇为就到头了,可看自家儿子那个憨乎乎的货还想着给人看病。

    段科长这个愁啊,一缕一缕往下薅头发。

    一直到今天上班,他一眼没合,提心吊胆的生怕惹了什么麻烦。

    家里倒是有点积蓄,可那是准备给儿子在八井子置办婚房用的,装修、家电什么的也勉强能买,就是不知道女方家里要多少彩礼。

    这特么什么狗屁年代,旧传统你要破就全都给破了啊,嫁妆没了,彩礼还剩下。段科长想着想着就想多了,一夜没怎么睡,头发花白了不少。

    一路感慨着生活艰辛,他来到医务科。

    看到吴冕打招呼时,段科长心念一动,要不问问他?

    对于吴冕,段科长早早的就已经刮目相看了。手术做的好不好且先不说,活人敢往棺材里躺,这特么太生猛!那可不是一般人能干得出来的事儿。

    把吴冕叫过来,段科长心中忐忑,脸上挤出来一丝慈祥的笑容,客客气气的询问道。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