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 人心向善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段科长,这事儿可不好说。”吴冕坐在沙发上,慢条斯理的说道,“最后什么样要看命。要是命好呢得几句感谢;要是命不好,赔点钱那都是小事……嘿!”

    吴冕最后嘿了一声,段科长的心疯狂的抖了起来。

    “小吴,你别吓唬你段叔我。”段科长苦笑,手里拿着的茶缸子都有些抖。

    “实话实说,还真不是吓唬您。”吴冕脸上挂着温和的微笑,轻轻说道。

    “咱先往好处说……这么说吧,你见多识广,这种事情最坏能到什么程度?”段科长想问一下好的,但转念一想再好不过就是得到好人卡一张,又能有什么。所以他提心吊胆的问道,一颗心紧张的几乎停止跳动。

    “6年前的5月22日,帝都……某家医院急诊科门口出现一个被遗弃的患者,肝包虫病,手术难上了天。那家医院倒是把手术给做了,后来家里去找医院赔钱。嗯,要是您好信儿,估计知道这事儿,当时还上了外网。”

    段科长摇了摇头。

    “段科长,咱们搞医务工作的是为了临床保驾护航。多了解一些事情,对我们的工作有帮助。”吴冕淡淡说道。

    段科长怔了一下,苦笑。

    被一个年轻人教训,话说这种事情不是应该自己说,吴冕老老实实的听着才是么。

    位置颠倒了一下,怎么觉得这么别扭呢。可吴冕说的在理,自己别说不想反驳,就算是想反驳都不知道从何说起。

    算了,那可是敢躺在棺材里睡觉的主,打个电话就把周院长家老爷子的肾衰给“治”的主,千万别惹他。

    “小吴,后来怎么办的?”段科长问道。

    “后来那家医院硬顶了3个月,脾气也是够大。”吴冕道,“最后还是息事宁人呗,还能怎么样。湘雅,牌子够大,业务够好吧。湖南人,脾气倔,院里面可没咱们这么怂。”

    段科长点头,吴冕说的这事儿他知道。有段时间湘雅医院的医护人员戴着钢盔上班,闹的沸沸扬扬的。湘人的那股子劲儿还真是厉害,换别家医院,怕是院长根本没这个胆子。

    一般来讲都是息事宁人才是常态,湘雅的院领导是真强悍。

    “很多都是救人最后被讹,这也没办法,人民内部矛盾么。要是咱往最坏了说,妻离子散、家破人亡是很常见的。”吴冕翘起二郎腿,悠闲说道。

    “……”

    “不过段科长您别担心,那都是从前的事儿了。现在打黑除恶的铁拳可不是开玩笑的,专业医闹都去改行做理财产品或者开连锁奶茶店去了。骗一个算一个,可能他们骗的比当医闹更多。”

    “啥?”段科长瞪大了眼睛问道。

    “段科长,前几天来闹事的根本不是什么专业医闹,一看就是不知哪来的小子听到点江湖传说觉得能套利,就过来闹事。”吴冕说道,“真要是专业医闹,您以为我敢躺进去?”

    “呃,有区别么?”段科长瞪大眼睛看着吴冕问道。

    “当然有区别。那天我躺进棺材里去,他们直接就懵了。这是为了点小钱,壮着胆子出来讹人的那种,其实并不不可怕。

    真要是换成从前专业医闹,我要是敢趟,人家就敢埋。我前脚躺进去,后脚那伙人二话不说,直接上来把棺材给钉死,几个中年妇女趴在棺材上哭。要是那样,您可就得给我准备后事喽。”

    一想到吴冕说的那画面,段科长后脊梁发凉。

    这特么是玩命啊。

    “所以么,看他们不专业,我欺负他们一下,用行动表明咱们狠着呢,他们也就怕了。接下来等警察来,处理事情呗。不过林道士先来,把事儿给办了,倒是省心。”

    “警察……”段科长叹了口气。

    “段科长,警察也是人么。”吴冕道,“现在除了收入不涨,什么都涨,那你说怎么办。一肚子怨气撒在谁身上?”

    “火锅不吃,不会死人;电影不看,不会死人;游戏不玩,不会死人。”吴冕淡淡说道,“可医疗是真正的刚需,什么都涨价,你工资涨了么?”

    “涨了一点……”

    吴冕怔了一下,随即摇头说道,“咱八井子的待遇还真是不错。”

    “各种院长真的是很狗的,编制越来越少,都雇佣年轻人,累死累活干几年,在劳动法要求有编制之前,找理由解聘。我有时候都怀疑,什么996,什么码农,什么社畜,他们的那帮老板们都是和医院院长们学坏的。”

    这个话题扯的有点远,要不是自己家有事儿,段科长并不介意和吴冕闲扯一会。但他心里慌得很,连忙问道,“小吴,你帮着分析一下,眼前这事儿能变成什么样。”

    “变不成什么样,别往坏了想。刚才我说的都是极端的例子,人心向善是大概率。”吴冕微笑说道。

    段科长心里无限鄙夷吴冕,这高调唱的比院长开会讲话还要好听。

    “您想想,在医院一年出入院多少患者?要都不讲理,医生这个职业早就变成过去式了。”吴冕微笑着说道,“咱就是遇到的事情比较多,所以出事的概率也大。”

    “在协和,有一句老话。做手术不出问题,那证明你做的还不够多。”吴冕继续说道,“话说回来,咱不能以偏概全,您说呢?人心,还是向善的。我觉得段飞不错,至少没眼睁睁看着人家死在面前。”

    “小吴,你说说我这事儿怎么办?”段科长一脸愁容问道。

    “估计是孩子正上大学,被谁骗了,生活费和医药费都没了呗。”吴冕很随意的说道,“先去看看情况,人醒过来问问家里情况再说。”

    “小吴你说……”

    “按照您说的,很典型的蓝唇,是肺动脉高压的体征。具体怎么来的要做几样检查,到时候再说。”吴冕很随意的说道。

    “这病没事儿吧。”

    “您看您这话说的,好端端看电视都死人呢,别说肺动脉高压了。要是去买枸橼酸西地那非的话,考虑是第1、4类肺动脉高压患者。”

    “什么类?”段科长一脸懵逼的看着吴冕。

    “肺动脉高压分很多种,其他不说,就说吃波生坦的那种。”

    “小吴,不是波什么坦,是枸橼酸……”

    “段科长,肺动脉高压是一种严重的疾病,有心血管癌症之称。如果得不到规范治疗,患者的病情会越来越严重,出现气喘、脚肿、肚子胀、肝脏肿大、咯血等,然后某天可能突然失去生命。分型……不说这个,1、4型特效药是波生坦,但太贵。”吴冕道。

    “治肺高压的安立生坦片,每个月要2600元;波生坦,每月要4000元左右;马西腾坦,每个月要10000元;而静脉使用的瑞莫杜林,更是9000元月起。”

    “枸橼酸西地那非是最便宜的,一个月一千六。”

    “呃……那玩意不是……”

    “西地那非在美国、欧洲已被推荐用于治疗肺高压,但国内使用说明书还没有更新,依旧是用于治疗功能障碍,女性禁用。”吴冕道。

    “治个病可是真贵啊,关键还治不好。”段科长感慨道。

    “贵?”吴冕道,“波生坦16年大降价了一次,在那之前想保命,一个月一万二起。现在么,江苏豪森药业已经能生产、销售,买三送三。

    一个月也就一千二,南方已经有开始用的了。咱们这面很多人都不知道,要是能减到这个价钱,就勉强可以承受。”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