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 我叫李一晴,晴天的晴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段飞坐在窗边,女孩儿靠着被子半坐在床上。

    肯定不是中医院急诊科的治疗起效果,段飞清楚。只给了点盐水+维生素c,要是这都能治病,世界上怕是没有死人了,全都长命百岁。

    八井子的医疗水平什么样,段飞心知肚明。

    女孩儿叫李一晴,昏迷3个小时就醒过来。醒了之后她见自己躺在医院里,有看到段飞,瞬间就猜出来发生了什么事情。

    说到自己名字的时候,她特意强调是晴天的晴。

    问花了多少钱,李一晴千恩万谢,但她很坚定的拒绝了去省城看病、做手术的说法,坚持给段飞打了一张借条,借款307块零4毛。

    段飞哭笑不得,有零有整的借条,鲜红的手印,印泥还是问值班护士借的。这姑娘也算是刚强,都这么惨了,竟然还想着还钱。

    不去省城就不去吧,段飞也有些犹豫。

    每一家医院都是吞金兽,不管有多少钱都不够自己往里面搭的。而且他也不知道李一晴到底是什么病,会花多少钱。

    生命的尊严与生活的压力纠结在一起,最后还是李一晴的坚决起到作用,段飞也没有坚持。

    自家老爷子的种种担心也都没有发生,要说好人还是当得,段飞心里想到。

    “段大哥,我已经好了。”李一晴说道,“上午还有课,要点名,我回去了。”

    “真的行?”

    “嗯。”李一晴点了点头,“谢谢你,最近我打工的店生意不好,老板也挺不容易的……要不我不会只有80多块钱。欠你的钱我尽快还上,最坏的情况下个学期开学,我奖学金到了,也能把钱还给你。”

    “一点小钱,不值一提。”段飞摆了摆手,故作豪气的说道。

    只是300多点的医疗费,段飞还不至于计较。他只不过很担心李一晴的身体情况,生怕这姑娘出门再晕倒。

    不多的对话中,段飞知道李一晴是大学城的学生,已经大三了。她是一小被遗弃的孩子,被一个山村里的老人家收养。几年前老人家已经去世,李一晴在这个世上没什么亲人。

    她从小就很懂事儿,考上大学,乡里面给了一部分钱,剩下的就靠着奖学金和平时打工挣钱来维系生活。至于她的病她自己知道,原本想着以后上班、挣钱,攒几年钱就能做手术了。

    可是世道艰难,病情随着年纪增大而愈发严重。

    随着病情进展,李一晴的身体越来越差,轻微的体力劳动都会让她气喘吁吁。

    很多活都做不来,打工的收益越来越差,每个月还要买治疗肺动脉高压的药物,生活肆无忌惮的毒打让李一晴的世界灰暗一片。

    好在总是有好心人,她闲暇时间去一间小店当收银员,挣的钱多少还能维系生活。

    但随着网络经济浪潮的涌动,实体店的生意也越来越不好做,李一晴打工的店铺还在大学城周边的角落里,生意一直都很一般,直到倒闭。

    然后就是吃不起药,只能买看起来还稍微便宜一点的枸橼酸西地那非。李一晴知道这药是做什么的,每次去药店买药,都会引来各种目光。

    一直到昨晚的雨夜,李一晴穷途末路,晕倒在段飞的成人用品商店门前。

    “段大哥,我真的得走了,谢谢你。”李一晴从床上下来,试探一下,身体状态有所好转,她微微躬身,表达自己对段飞的感谢。

    “那我送你吧。”段飞见她的情况有好转,便开着五菱把李一晴送去学校。

    省医科大学的分部门外,段飞也不好意思把车开进去。不说豪车,至少也得是bba吧。开着五菱送姑娘上学,这事儿段飞做不出来。

    折腾了一晚上,段飞还得没精打采的去店里面。

    应付了隔壁老板好奇的询问后,段飞哈气连天的挺到生意最好的时候。

    今儿的生意是真不错,卖了两个大件。关门后,他开车回家,路上差点没睡着。

    回到家,老太太已经把热好的饭菜端上来。

    段飞一边狼吞虎咽的吃着,一边迎着自家老爷子的目光。

    “小飞,我的跟你好好谈谈。”段科长想了一天,最后还是决定和段飞好好聊一下。

    “爸,你别磨叨我。”

    可是段飞根本没有父子深入交流,成为朋友的想法,他用最快的速度吃完饭,然后转身洗漱睡觉,一点机会都不给老段。

    看着儿子,段科长愁从心头起。

    孩子终究是大了,自己能做什么?只能尽量多挣点钱,哪怕是他败家,也是自己亲生的不是。多挣点钱,好够他败坏。

    幸好昨晚遇到的那姑娘不是讹人的主,要不然按照吴冕的说法,闹个家破人亡都是有可能的。

    关灯,睡觉。

    段科长睡不着,他唉声叹气的在床上翻来覆去。

    “老段,你这是怎么了?”段科长的爱人问道。

    “还不是小飞的事儿闹的么。”段科长叹气说道,“你说孩子怎么就这么不省心呢。”

    “小飞不就是救了一个人么,你还想怎么着。”段科长的爱人一听糟老头子竟然敢说自己儿子,马上不高兴的说道,“你在医院工作这么多年,医者仁心治病救人什么的是不是都被狗吃了。”

    “你懂个屁。”段科长骂道,“骗子多了去了,这次是遇到了一个要强的主,咱们没事。要是碰到个没良心的,被讹了呢?”

    “你这岁数都活到狗身上去了?”段科长的爱人怼了回去,“都不如孩子懂事,要是你碰到这种事儿,还能眼睁睁的看着人家孩子晕死在路上?”

    “……”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可……段科长被怼的哑口无言,心里面却有无数的苦恼。

    站在道德的前列腺上说什么自己都无法反驳,可一旦……算了,碰不到就算是好的。吴冕那小子说的也有点道理,还是好人多,剩下的就听天由命吧。

    不过那孩子也是真可怜,无父无母,无家可归,自己从小养活自己。

    但自己只是一个没有级别的体制内的螺丝钉,穷的独善其身吧,段科长根本没有想要帮衬一把的想法。

    只要自己不祸害别人就可以了,帮人?谁帮自己!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