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 胳膊肘往里拐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韦大宝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不过吴科长说了,那自己就照着办呗。

    在他心里,吴科长是老鸹山的小师叔,不管说什么都是“师门”有命,自己自当尽心竭力的去做。

    吴冕联系段科长,说了乙类传染病的事情并且强调了事情的严重性。

    听到乙类传染病,段科长本来不是很在意。什么是汉坦病毒他不知道,但乙类传染病么,他一个医务科长还是有了解的。

    非典、艾滋、乙肝什么的都是乙类传染病,除了非典当年闹的很大,却又离奇消失意外其他都没什么事儿。

    吴科长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

    他倒没想吴冕会抢班夺权的事情,吴科长根本犯不上这么做。

    再说,一个股级都不算的医务科科长有什么好抢的。听他说的严重,段科长也只是哼哼哈哈的应着,没往心里去。

    “哥哥,用隔离么?”楚知希等吴冕打完电话问道。

    “应该不用。”吴冕犹豫了一下,说道,“急诊科消毒,找汉坦病毒的来源就可以。”

    “真不用?我怎么感觉心里慌慌的。”楚知希皱眉说道。

    “嗯,炭疽中的肺炭疽和人感染高致病性禽流感,是乙类传染病,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其他乙类传染病和突发原因不明的传染病需要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汉坦病毒,应该没必要。”

    “韦大宝!”

    “吴科长,我在呢。”

    “患者资料给我。”吴冕说道。

    韦大宝心中庆幸,自己昨天晚上的辛苦没有白吃,门诊病历也是病历,不管吴科长满意不满意,自己都尽心尽力的写了。

    虽然是这么想,但当看见吴冕白玉一般的手指翻阅病历,韦大宝心中依旧忐忑。

    “病历是你写的?”吴冕忽然问道。

    “是。”

    “还好,函授班的基础挺扎实。”吴冕微微颔首,“几个基本的点都有描述,缺了一点,和你不知道汉坦病毒有关系。”

    听小师祖这么说,韦大宝牙花子都乐了出来。

    “吴科长,函授班学的那些东西我早都忘光了。”韦大宝弯着腰说道,“这不是前几天你给我的病历书写规范,我一直背,而且按照上面说的写。”

    “嗯。”吴冕点头,很难得的称赞了一句,“不错,有心了。”

    “吴科长,你说的点,都是什么?”

    “汉坦病毒导致流行性出血热,三大主要特点,上学的时候流行病学第48页写着。”吴冕道,“发热、出血、肾脏损害,是主要表现。其中出血,是最主要的点,但是你病历里只写了眼睑发红,并没有着重描述。”

    “吴科长,我是真没听说过什么汉坦病毒。”韦大宝说话的语气轻松了很多,他试图和吴冕拉近一点关系,所以也不避讳自己不懂。

    自己要是都懂,哪里还能显出来小师祖,这些韦大宝心里明白。

    “汉坦病毒和流感挺像,都有发热症状。最主要的鉴别你无意识中写到了,患者有醉酒状态。”

    韦大宝大汗。

    自己当时查体仔细,好像还脱患者裤子,被患者家属骂了两句来着。要不是仗着自己“大师”的身份,打起来都有可能。

    没想到一个看上去没什么用的查体行为,却有这么打的用处。要不说老子是有天赋的,小师祖都这么说!

    韦大宝被夸了两句,顿时飘起来。

    “明显醉酒状,但是既往史里没喝过酒,凭借这一点就可以怀疑是汉坦病毒感染导致的流行性出血热。观察了一夜,已经出现浮肿,你为什么不给患者急查肾功能?”

    吴冕像是带教老师一样,在病历里找到无数的毛病,并且说出来。

    “我……对了,吴科长。我看你查体只做了几样,并不是按照书里面写的流程来做的,这是为什么?”韦大宝马上转换话题,询问道。

    “浮肿,看看小腿就够了,而且要看小腿有没有醉酒状产生的红晕。眼睑、眼睑浮肿,结膜充血水肿。眼结膜、上腭黏膜和腋下皮肤等部位出现点状或片状出血点,这都是诊断依据。”

    吴冕很严肃的说道。

    原来不是看牙口,韦大宝有些明白了。

    “这些记住就行,平时用不到。”吴冕道,“汉坦病毒导致的流行性出血热已经很少见了,毕竟连续十几年卫生城市建设,老鼠少了很多。”

    “老鼠?那不应该是鼠疫么。”

    “不光是鼠疫,还有很多病都是老鼠传播的。”吴冕道,“你、还有当班、接触过患者的护士。观察3天,要是没事那就真的没事。刚刚我扔手套的医疗废弃物桶,也要特殊处理。”

    “要是有事儿呢?”

    “这病能治,你怕什么。”吴冕不屑的说道,“又不是甲类传染病,不怕。甲类也没事,上emo,我把你救回来。”

    韦大宝欲哭无泪。

    值个班,一夜都没法睡觉不说,还接触了什么传染病的患者,真是有够倒霉的。

    “一般都是野外作业的时候,被老鼠咬了容易传染,我刚问过患者,说是见过有老鼠,但是没被咬。”吴冕用手托着腮,仔细琢磨。

    “哥哥,要不我去问问病史。”楚知希提议。

    “不行。”吴冕坚定拒绝,“接触疑似感染者的人是韦大宝,就别多增加传播的风险了。韦大宝,你去问问。”

    “……”

    韦大宝心情有些复杂,吴科长胳膊肘往里拐的太明显了!

    直到这时候他才反应过来,为什么听到自己说患者情况后楚知希会急匆匆就要去看患者;为什么吴科长不同意;为什么还要戴传说中的n95口罩。

    “那个……吴科长,还有口罩么?”韦大宝小声问道。

    “你接触了一晚上,要传染早都传染了,还要什么口罩。”吴冕说道。

    话是这么说,但他还是接过楚知希递来的n95口罩给了韦大宝。

    “吴科长,这病真的能治,是吧。”韦大宝反复问道。

    “疫苗都有,放心。”吴冕道,“几乎所有乙类传染病里,汉坦病毒是死人最少的。”

    死人……哪怕是最少的,韦大宝心里一百万个不愿意去再看那患者。

    不过小师祖就在身后,这是师门的命令,自己能怎么办?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