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求订阅)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小……吴科长,好,好。”韦大宝没口子的说道。

    这是要收自己当徒弟,虽然还不知道有没有师徒的名分,但林道士从师父变成了大师兄,这感觉倍儿爽!

    “咱们国内的医疗就这样,讲究治病救人。”

    韦大宝心里疑惑,难道医生不都是这样么?希波克拉底可是古希腊人来着。

    “给你讲个事情吧。”吴冕一边走,一边悠然说道。

    今天他的心情似乎不错,韦大宝也不知道是不是和发现并阻止了一例感染汉坦病毒的患者有关系。

    “咱八井子的民风还算是很淳朴的,事情比较少。我估计主要是乡亲们都知道咱这面只能点点消炎药,有病也不来看。举个极端点的例子,慕强,你知道这种心态么?”

    “慕强,是对强者有敬畏心么?”韦大宝问道。

    “可以这么说吧,有这么一对新婚夫妇,爱好骑行。他们结婚的时候骑行去西藏,结果女人掉进山里,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抓住了一个树枝。”

    “男人没办法把她救上来,只能眼睁睁等死。”

    “后来恰好有巡逻的军人路过,帮着他们脱险,并送去医院就行救治。花费1325元,伤愈出院。”

    “啧啧,要说还得是咱子弟兵。”韦大宝虽然不知道吴冕说这个故事是讲什么道理,但吴科长说话,自己是捧哏、凑趣的一个角色,他心里明白。

    “嗯,话是这么说。但出院后这对夫妻却说医院黑心,本来没什么事,却要花那么多钱。”

    “……”韦大宝压根就没想到一千多块钱也能算多。

    不说那些闲得无聊,不用搬砖养活自己去追求人生大自在的年轻人,且说在八井子,一千多块钱似乎都不算什么。

    要是吃顿饭花一千多,那是奢侈。但这是差点死了,被子弟兵救起来送医治疗。一千多,真心不算多。

    “他们向往欧美,认为那才是真正的文明。”

    这句话韦大宝没敢接,韦大宝也觉得那面更好。

    他隐约有猜测,吴科长欧美留学,本事够不够大,在自己这个层面是根本看不出来的。但是他就这么回来了,还留在八井子,谁知道有没有什么过节。

    这种一不小心就揭伤疤的事情还是少碰为妙。

    “慕强的心态么,大家都有,但总是要讲道理的。很多人不讲道理的慕强,那就扯淡了。”吴冕淡淡说道。

    “后来这对夫妻去了美国,到了他们向往的地界。可刚开始骑行,就被大卡车给撞了。”

    “大卡车?”韦大宝眼前血肉横飞。

    “嗯。”吴冕不知道想起什么,忽然幽幽说道,“f用卡车撞人的这一点是传统。话说,这事儿还真是简单粗暴,极具震慑力。我很欣赏,很欣赏。”

    “……”

    “不过这次应该只是意外,送医治疗后,两口子都活了。”

    “那就好,那就好。”韦大宝下意识的说道。

    “呵呵。”吴冕冷笑,“然后他们在社交媒体上说,还是美国医疗先进,什么什么的。比如说在美国住院一个月,点滴都没有在国内一天多。”

    “吴科长,真的么?”

    “扯淡。”吴冕道,“最基本的医疗常识,重症车祸,脏器被撞的稀巴烂,输血补液总是要的,怎么可能一个月只给一瓶500的盐水。要用脑子去想,别人云亦云。”

    “也是哦。”韦大宝觉得吴科长说的有道理,用力点了点头,“有些人就是愿意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

    “直到账单放到面前,两口子才傻了眼。一百多万美刀,资本主义,还真是简单直接粗暴。啧啧”吴冕感慨道。

    “后来呢?”

    “不知道这两口子有没有付清欠款,总之最后灰溜溜的回来,去了浙江省人民医院进行后期治疗。”吴冕笑了,“美帝那面用抗生素的确是不多,但用激素多呀,怎么就特么不说。咱们抗击非典用过大量激素,到现在还在进行伤痕反思。”

    “没办法,谁让咱们不强呢。努力呗,没事。”吴冕很坦然的说道,“这是相面的一种,你知道大概意思就行了。听其言,观其行,能治就治,不能治……”

    说着,吴冕回头,看着八井子中医院悠悠说道,“小医院有小医院的好处,直接送市里、送省城都行。”

    “查体也是一样。”吴冕兜了一个大圈,这才说回来,“乳腺外科,是被投诉最多的科室。三十以下的小医生根本别想出门诊。一个月,顶多一个月,必然接到投诉。”

    “嘿嘿,说起来这事儿,我有个八卦。”韦大宝嘿嘿一笑,“咱这儿有个医生,半吊子的那种。有一天一个女孩儿和她闺蜜来看病,那人见闺蜜比较好看,主动要帮她查体,结果被投诉了。”

    “不是人的人到处都是,又不是所有医生都是人。”吴冕并不以为意,随口说道。

    “嗯嗯,吴科长教训的是。”

    “只要你是人就可以。”吴冕微微叹了口气,“病历书写规范就那么回事,照着写就行。像下体的查体,你硬说阑尾炎导致盆腔炎症,非要做双合诊,也能说得通。但……”

    “那就是耍流氓,我不会那么做的。”韦大宝很坚定的说道。

    “让妇科医生去做,或者找个女医生做,如果有必要的话。瓜田李下,总要想的多一点。”吴冕道,“等有朝一日你自己躺在手术台上,脱了裤子,护士在你面前走来走去准备东西,你会有一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感觉。”

    “到那时候,你才会有共情。”

    吴冕说的比较散,思维逻辑跨越相当大,但韦大宝隐约明白吴冕的意思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动不动就脱人裤子,可是不好。

    至于病历书写规范,那就是个屁!

    “病历书写规范第63页,说的是什么?”

    刚想到这里,吴冕忽然问道。

    韦大宝瞠目结舌,刚刚不还说病历书写规范没用么,怎么又考起自己来了?

    “嗯,对你来说比较难。回去继续背吧,背不下来也没关系,你可以在写病历的时候对照。渐渐变成机体记忆,以后你的水平也能多少涨一些。”

    说着,吴冕大步走进机关楼。

    韦大宝犹豫了一下,问道,“吴科长,你还没教我相面呢!”

    “每个患者都能相面,自己慢慢体会。万物皆有道法,你不懂么?”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