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 舔狗不得好死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医者无眠正文卷190舔狗不得好死“你这人真没良心。话说那是吴乡长家,你敢用……哈哈哈,真恶心。”小护士哈哈笑着,开始收拾东西,“时间快到了,抓紧点。”

    “你着什么急。”

    “我们跟着去看看热闹。”

    小护士门开始收拾桌子,打扫垃圾。

    “对了,这几天你们老实点。”小护士忽然说道,“我看见几个陌生人在医院转悠,有可能是卫生局下来暗访的。尤其是和患者说话,都和蔼点。”

    “又有什么检查,真烦啊。”韦大宝哀嚎一声。

    “有可能是前几天什么传染病闹的。”另一个小护士说道,“我也注意到了,经常有陌生人在咱们医院走廊里走来走去,每个角落都仔细看。”

    “呃……”韦大宝怔了一下,这事儿有些古怪。

    “你说暗访什么么!”杨医生斥道,“大医院,派人暗访看不出来。咱八井子中医院屁大的地儿,来往看病的都是乡亲,就算是叫不出名字,看着也都眼熟。他们市里的人往那一杵,就跟鸡窝里站了两个黄鼠狼一样。”

    “哈哈哈,老杨你形容的还真像。”小护士笑着说道。

    “那是,我也看见了两个,没在意。”杨医生道,“假装来看病,拎着片子。以为自己隐藏的挺好,一张嘴就露馅。您您的,搞毛呢这是,一看就是外地人。”

    韦大宝怔了下,最近两天他在家少接触人,还真不知道这事儿。

    “总之小心呗,别给吴科长添麻烦就是。”小护士很贴心的说道。

    “就知道你家吴科长。”杨医生不屑的说道,“敢特么挑我毛病,我就敢整死他。”

    “你就窝里横,医闹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冲上去?一天天跟……”小护士刚要说点难听的,被旁边人拉住。

    “收拾东西,你们都小心点,别给吴科长添麻烦。”

    说着,几个小护士有说有笑的去倒垃圾。

    杨磊把降脂药扔进嘴里,喝了一口水,恨恨的说道,“当屁大个官,就特么不让人好好过日子。下夜班,给加班费么,就拉我来开会。这帮院领导,就特么没一个好玩意。”

    要是一个月前,韦大宝肯定开开心心的和杨磊一起在背后骂骂院领导。

    大家痛快痛快嘴,心情舒畅一些,也别显得不合群。

    但今时不同往日,韦大宝很严肃的说道,“杨医生,这我就要批评你……”

    “大宝子,你这人五人六的跟我说话,是觉得吴科长能罩着你?”

    一边说,他一边露胳膊挽袖子。

    韦大宝直接就怂了,他小声说道,“杨磊,我好言相劝,你可别冤枉我。再怎么说吴科长……”

    “好什么言好言。”

    杨医生吃完药,放下杯子,恶狠狠的拿出柚子,恶狠狠的撕开皮。

    韦大宝叹了口气说道,“吴科长那是一般的人么?我跟你讲啊老杨,那天医闹,可是你惹的事儿,他们抬着棺材去机关。”

    “不就躺进棺材里了么,那是旧社会的青皮干的事儿!”

    说到这事儿,杨磊明显有点怂,他说话的声音都变小了,只是吃着柚子。

    “你这眼睛啊,真该去治治了。”韦大宝叹了口气说道,“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你知道吴科长什么来头?”

    “不就是吴乡长的儿子么,怎么着,还想着一手遮天?真把老子惹急了,老子就去实名举报。我还就不信了,谁屁股上没有屎啊。”

    “你这屎尿屁的梗太老,说着恶心人。”韦大宝找到状态,悠然说道,“老杨,前几天王书记心梗犯了,知道吧。”

    “不就找你去看么,都被你说到耳朵长茧子。”杨磊不屑的说道。

    “不是这事儿,我送王书记去省城,医大二院,院长在门口接。看我来,拉着我问冕少在哪。”

    “冕少?”

    “咱们吴科长。”

    “我又不评职称,他认识再多人跟我没关系。”杨磊兀自嘴硬。

    “唉,你怎么就不明白呢。”韦大宝假假的叹了口气,“不是这事儿。你说你要是直接顶撞吴科长,把你打死,人家回头去省城鉴定一个精神病,你死了都白死。”

    这个可能……

    还别说,从改开到现在,几十年的时间,这种事儿真心是不少。前段时间有个人在医院里捅伤了医生,就开了一个精神病的证明,现在人家好好的在外面逍遥呢。

    杨磊想了想可能性,敢躺进棺材里的主的确不能得罪。他的气势一下子馁了,连句场面话都没说,闷声吃柚子。

    “我劝你一句,老老实实的,别给自己惹祸。”

    “舔狗不得好死!”杨磊瞪着韦大宝,恶狠狠说道。

    他被韦大宝几句话说的心里发慌,还真就不敢在背后说吴科长坏话。那货敢躺在棺材里,肯定脑子有问题。

    犯不上跟这种二愣子较劲。

    “杨磊,你个王八蛋,敢吃老娘的柚子!”小护士收拾完垃圾回来,看见杨磊手里拿着红心柚子在发呆,怒吼道。

    “再给你买就是,时间到了,我去开会,开会。”

    杨磊把手里的柚子塞进嘴里,差点没噎死,也要拼命把柚子都吃进去。

    韦大宝低着头,叹了口气。这货就爱沾点小便宜,别的大毛病到是没有。自己吓唬他几句,立马就怂了。

    嘿嘿,今天吴科长该表扬自己了吧,也不知道能不能光明正大的把自己收进老鸹山。

    韦大宝并不介意吴冕年轻,连林道长都一口一个小师叔的叫着,自己多个毛线。

    来到会场,已经坐满了人。

    吴冕坐在正中主位上,手指轻轻敲着桌子,似乎正想什么。而周院长坐在一边却没生气,一脸笑容。

    “一点半,把门关上,屋子里剩的5把椅子都撤了。”吴冕悠悠说道,“麻烦段科长统计一下,会后把没来的人名单给我。”

    “……”

    我去,这就开始要打击报复?

    可这也太明显,太不含蓄了一些。

    真是过分啊,屋子里所有人都感慨着。

    但嚣张有嚣张的好处,本来乱的像是菜市场的会议室一下子安静下去。

    见屋子里安静了,吴冕面带微笑,轻声说道,“咱们开门见山,早说完早回家,不占用大家更多时间。”

    “第一,以后请认真阅读病历书写规范,一般医院都会发,如果没有发,在诊断学里面也有的!

    不要跟我说没有人教过、没有学过之类的,我比你清楚学校老师到底有没有教过!你说你没学过,只会给人庸医的印象。”

    “第二……”

    “第十三……”

    吴冕面无表情的信口说着,周院长听的直皱眉。

    小吴还是太没经验,这么干巴巴的,也没有新官上任三把火、也没有怀柔卖好,真以为这是正经的会么?

    抓住一些人的小辫子,先打疼几个,再拉拢大多数,这才是正道。这个小吴,果然年轻。

    “吴科长,要么点评一下病历吧。”

    “病历么?”

    吴冕冷笑,笑的周院长后脊梁发凉。

    “周院长,你6月23日8时12分接了一名尿潴留的老年女患,病历你是怎么写的?”

    “……”

    周院长万万没想到第一把火烧到自己的头上。6月23号么?那个时间附近是有一个尿潴留的女患者,自己有些模糊的印象,但具体是不是23号就不记得了。

    至于病历,谁写那玩意啊,都扔给下级医生去写。

    “病历上你是经治医生,又是责任主治医查房,又是主任查房,你会的不少啊。”吴冕的语气冷冰冰的。

    “……”

    “周院长,你给我讲讲,一个女患者,你病历里写未见前列腺增生是几个意思?”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