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 他是谁家那小谁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医者无眠正文卷192他是谁家那小谁会场里混乱的一逼,韦大宝傻了眼,吴科长这出手也太狠了吧!一言不合,就用术法杀人?!

    而且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毫无忌惮……

    嚣张、跋扈、视人命如草芥等等词语在韦大宝的脑海里回荡着。

    “让开。”

    一只脚不轻不重的踢在臀大肌上,韦大宝还没缓过神,他“啊”的一声。

    随后好像被车撞了一下,巨大的冲击力让韦大宝身子一个踉跄,恍惚间看到一个穿着白色t恤的身影来到杨磊身边。

    “他吃什么了?”吴冕一边做着最简单的查体,一边问道。

    “……”

    要栽赃嫁祸么?韦大宝脑子里又一次闪出这个想法。

    随后看见吴冕在杨磊身上摸索着,每个口袋都摸一遍,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很快,吴冕拿出来一盒降脂药,沉默了1.2秒,又看杨磊的手指甲。

    “他是不是吃西柚了?”

    “啊?你怎么知道?”韦大宝惊讶的问道。

    “傻逼。”吴冕恨恨的骂了一句,也不知道是在骂杨磊还是在骂韦大宝。

    “都愣着干什么!送去急诊抢救室,心电监护,血压要是低就给升压药。”

    吴冕站起身,一双白玉雕琢而成的手拍了拍,像是要把杨磊有关的一切拍掉,嫌弃无比。

    “抓紧时间,抓紧时间。”韦大宝马上喊道,招呼人抬着杨磊去急诊抢救室。

    好在也不远,没几分钟一堆人呼呼啦啦就到了。

    有几个来看病、开药的乡亲被吓了一跳,这群医生抬着一个人,是什么大人物生病了么?

    “喂,韩医生,这是咋了?”有人问道。

    “别提了,我们开会,杨医生和新来的医务科长顶了两句嘴,就被骂死过去。”

    “……”

    “韩医生别开玩笑,又不是七老八十的,怎么能把人……”

    身边另外一人正说着,忽然感觉有人拽自己袖口。

    “你小声点,别给自己惹祸。”

    “咋了?”

    “韩医生,你们医务科长,新来的那个,是不是姓吴,吴乡长的儿子?”似乎知道一些“内情”的人问道。

    没什么事儿的韩医生点了点头,站在急诊抢救室外一边往里冕张望,一边说道,“是啊,是吴乡长的儿子,就是从小学习特别好的那个。”

    “那就对了,和吴乡长没啥关系。我前几天去老鸹山,看见你们吴科长穿着道袍,给一个孩子驱邪。”

    “啥玩意?”韩医生瞥见心电监护上血压是60/30mmhg,静推升压药后没多久杨磊也醒过来,知道可能没事,便好奇的八卦起来。

    都是乡里乡亲,八井子整个也没多大,大家基本都认识,平时遛弯也经常八卦。

    “你说我们吴科长在老鸹山驱邪?”韩医生好奇的问道。

    “你可小点声吧。”那个人神神秘秘、鬼鬼祟祟的说道,“惹你们吴科长,那不是作死么。”

    “怎么回事?”韩医生一脑门子问号。

    “我家孩子不是高考完了么,那狗崽子平时不好好学习,我琢磨着去蓝翔学个挖掘机也不错。但不知道怎地,过完年我带他去老鸹山烧了一次香,他就跟开了窍一样,回去就开始看书。”

    “成绩提高的蹭蹭的,但底子薄,高考也不知道能不能上个二本。我这琢磨着去烧个香,求个好学校。”

    “有用么?”

    “肯定有用!”那人说着说着,话就跑偏了,坚定说道。

    “别扯淡,老鸹山烧香不要钱,还愿才随便给。你肯定是图便宜,不花钱就去烧呗,买把香一块钱,比山下的小超市都便宜,哪省不出来这一块钱。”旁边另一个知道内情的人说道。

    “别越扯越远,我们吴科长怎么回事?”

    “嘿。”那人得意的说道,“前一阵子,我在排队,就看见一排豪车,都是南方的车牌号。从车上下来一个女人,抱着孩子哭哭啼啼的上山。”

    “说是惹了什么东西,孩子要不行了。”

    “切,是生病了,不会去医院看么。”韩医生不屑的说道。

    他说是说,但也不敢过于腹诽老鸹山,万一人家真有什么说法呢。韩医生瞄了一眼抢救室里的杨磊,心中惴惴。别自己刚才那句话惹了那谁,上来把自己也弄晕过去。

    自己上有老下有小,正是死不起的年纪。

    不过吴科长下手真狠,就顶两句嘴,犯得着把杨磊弄成这样么。老杨也是,吴科长再怎么都帮过他,不知道说声谢谢,反而恩将仇报,当面顶撞。

    “韩医生,你小声点。”那人说道,“你没看见孩子,一边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脖子跟脸一边粗,就像是被一双手掐住脖子一样。”

    说着,那人学了一下。虽然学不像,可这段形容就很是惊心动魄。一边眼珠子要掉下来,那不是演鬼片么。

    “那谁看过就好了?”

    “是呗,前几天也这样。林道长说他小师叔出手,然后就好了。他小师叔是谁?还不是你们吴科长么。我琢磨着这回方便了,以后每天来看看吴科长,比上老鸹山强。”

    “……”

    韩医生有些不信,但那人说的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也由不得他不信。

    “不对啊,抱着孩子来,谁有心跟你说话。”韩医生开始找毛病。

    “听人说的,大家都这么说。不信你自己去打听,当时好多人都看见了。一排豪车,听一个司机说是飞机拉来的。你想想,那得多大排面。”

    “是,当时我远远的看见了,不过没敢上前。”另外一个去开药的老人说道,“见过惨的,没见过那么惨的。那孩子呦,跟被车撞了一样,眼珠子差点没掉下来。”

    不同的人说同一件事儿,韩医生有些信了。

    “后来呢?”

    “后来林道长让我来医院开点药,我吃了效果不错,这不又来开了么。”

    “谁问你了,那孩子呢?”

    “哦哦,后来据说是林道长给送去医大了,说是林道长的小师叔出手,已经没事儿了。”那人说道。

    “……”

    “再有,前几天有个孩子耳朵里长毛,这回我可是亲眼看见的。家里不知道惹了什么,慌里慌张的上山。后来说也是林道长的小师叔看了两眼,然后就好了。”

    “还是老规矩?”旁边一人问道。

    “嗯,老规矩,说去医院洗干净就行,别听什么乱七八糟的音乐。”

    韩医生陷入了沉思,吴科长看来的确不是一般人,周院长家的老爷子他没看见人,打个电话肾衰就好了,这可是院里上上下下都知道的。

    老杨……真特么是不开眼。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