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 小外伤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第二天,夜幕降临,八井子渐渐安静。

    一对27、8岁的夫妇带着一个孩子来到八井子中医院。

    刚消完毒的急诊科还弥散着一股子消毒水的味道,男人抱着孩子,急匆匆的进了急诊科。

    “大夫!”男人在走廊里大声喊道。

    “这呢,怎么了!”值班的韦大宝听到急匆匆的喊声就知道是外伤,马上从诊室里冲出来。

    “孩子脚伤到了。”女人迎上前,焦急的说道。

    韦大宝远远的看了一眼,走廊的地上没有血,孩子的脚上有一块布盖着,也没有血渗出来,应该问题不大。

    “我看一眼。”韦大宝走过去,把那块布揭开,一个2m左右的伤口出现在眼前,有新鲜血渗出,但是不多。

    还以为是什么重伤,原来就是划伤,韦大宝一下子放心了。

    “去楼上外一科,找值班医生。”韦大宝连处置都没有做,直接说道。

    “大夫,不要紧吧。”女人问道。

    “你自己看。”韦大宝低着头,不敢看那女人,说道,“就是个划伤,估计缝一针就行。要是你们担心,顶多两针。一会缝完,记得下来打破伤风。要我说,不缝也行。”

    “谢谢,谢谢您。”女人客客气气的说道。

    说完,两人抱着孩子,转身上楼。

    韦大宝长出了一口气,时间还早,才晚上九点多。要是后半夜来这种外伤,那就烦人喽。

    有的孩子受了外伤,当时觉得不重,自己在家简单处置一下。但晚上躺到床上,越想越觉得担心,最后大半夜的抱孩子来处置。

    幸好自己还没躺下,韦大宝笑呵呵的回去坐下,虽然觉得女人称呼里带着您这个字很别扭,但还是拿着《病历书写规范》继续看。

    这玩意特别晦涩,但韦大宝当做是老鸹山的秘籍看,说什么也要把这块硬骨头给啃下来。

    没看几眼,韦大宝就困了。就困,躺在床上就精神,必然是这种情况。今儿夜班还不忙,他没精打采的坚持了10分钟,想等那对夫妻抱着孩子下来。

    现在躺到床上,一会他们回来打破伤风,又得折腾一趟,还不如坚持一会。

    可等了20分钟,那对夫妻还没下来。

    “小慧,楼上谁值班?”韦大宝问道。

    “宝哥儿,是徐佳的班。”值班护士坐在隔壁的房间里喊道。

    通讯基本靠吼,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徐佳,那个毛头小子啊。韦大宝也没什么担心的,屁大的小口,要是连这都缝不上,干脆回家算了。

    接连打了几个哈气,韦大宝心里腹诽,年轻医生还真是嫩啊,那么点一个小口,自己一个内科医生都能缝上,怎么患者就一直不下来。

    md,耽误老子睡觉,韦大宝已经开始不开心了。

    继续等了几分钟,韦大宝所有的耐心都被消耗一空,眼前的《病历书写规范》更是让他心浮气躁。只是他不敢腹诽吴科长,把所有的气都撒在那个刚来的小医生头上。

    又看了几眼,韦大宝觉得眼睛睁不开,干脆站起来,走到隔壁的护士站,拿起座机拨打外一科的电话。

    “外一科么?徐医生什么时候能处理完外伤的患者?”韦大宝不高兴的问道。

    “外伤患者?早都处理完了啊。”

    嗯?处理完怎么没回来,自己还特殊交代说要打破伤风的。

    真是糟心,不知道他们干什么去了,希望别后半夜再抱着孩子来打针。对了,是不是那个新来的不知道打破伤风?

    韦大宝说道,“找一下你们徐医生。”

    “徐佳!电话!”

    听筒里传来护士喊徐佳的声音,韦大宝把听筒远离自己的耳朵,皱了皱眉。

    十几秒后,电话被接起来。

    “你好,请问哪位。”

    “急诊科韦大宝,徐医生,刚才外伤的孩子,你处理完让他们来打破伤风了么?”韦大宝问道。

    “哦,说了。”徐佳的声音略有点不耐烦,潜台词是这种小事我怎么能忘。

    “那人呢?”

    “缝完之后,孩子的母亲说孩子几天没吃饭了,担心有问题,要抽血化验一下离子。我给开了单子,下楼取抽血。这个点,急查结果应该回来了。”

    徐佳不耐烦的说完,“啪”的一声把电话挂断。

    外伤,要查离子?韦大宝有些疑惑。但在医院久了,什么没见过。就像是幼儿园的阿姨,一个照看不到,就会发生稀奇古怪的事情。

    前几年有一次韦大宝给患者开了几支开塞露,交代肛塞的时候只说了肛塞两个字。可能是患者没听清楚,连续口服,便秘的毛病一点没见好。

    不在医院,根本想象不到会有多少类似于口服开塞露的骚操作。

    但交代的太详细也不行,有人认为是侮辱人,觉得他是白痴。

    总之,现在医疗行业越来越难干。

    韦大宝的心思还是很细的,他背着手溜达出急诊科,站在门口抽根烟,见男人抱着孩子,坐在地上。女人好像去买东西,没在身边。

    “哥们儿,抽烟不?”韦大宝凑过去,笑嘻嘻的问道。

    “啊?”男人似乎心中有事,怔了一下,回头见韦大宝穿着白服,没系扣,腆着肚子,手里拿着一盒紫云。

    “谢了,不抽烟。”男人笑了笑。更新最快 电脑端::/

    “听口音不像是本地人,你们哪的?”韦大宝问道。

    “外地的,在省城做买卖。”男人含含糊糊的说道。

    “也不容易,你们做买卖怎么还带着孩子呢?”韦大宝自来熟的坐在男人身边,毛乎乎的大腿露在白服下面,抽着烟问道,“家里老人身体不好?”

    “孩子从前身体就不好,我们带在身边放心一点。”男人很谨慎的说道。

    韦大宝怔了一下,出来跑买卖,舟车劳顿,对孩子的身体好不到哪去吧。

    他忽然想到一个传说,有人抱着死孩子来医院讹钱。但转念一想,哑然失笑。

    人家还采血来着呢,怎么会是死孩子。而且刚才自己看了孩子的伤口,有新鲜血流出,肯定不是死孩子,是自己想多了。

    “你们两口子心挺细的。”韦大宝说道,“平时孩子也经常采血?”

    “嗯。”男人含含糊糊的说道。

    这时候女人回来,拿着一沓子尿不湿,随手扔给男人。

    “丁一!”

    “啊,这面呢。”男人迅速站起来。

    “检查结果出来了,没什么事儿。”检验科的值班人员拿着一张报告单站在门口晃了两下。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