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 缝完针孩子就不行了(求订阅)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没事儿,原来是自己想多了,韦大宝笑了笑,叼着紫云美滋滋的抽着。

    上班能抽紫云,回家就只能抽灵芝,家里的婆娘管的太紧,韦大宝很珍惜上班抽烟的机会。

    男人去接过化验单,韦大宝顺便瞄了一眼,是离子的检验报告,各项都正常。可是……韦大宝就是觉得哪里不对。

    “大夫,开破伤风是在您这儿吧。”男人问道。

    “嗯,是。”韦大宝有些遗憾,烟还剩半根,他琢磨了一下,问道,“孩子睡着了?”

    男人微微皱眉,道,“刚睡着,抽血的时候哭的厉害。”

    “稍晚点打针吧。”韦大宝道,“让孩子睡一会。”

    “那我们先上楼,让徐大夫看看化验结果。”男人说道。

    没等韦大宝回话,两人就快步离开。

    看着夫妻二人的背影,韦大宝还是觉得很古怪,但到底是哪里古怪自己却又说不出来。

    他默默的抽着烟,仔细回想。

    忽然韦大宝怔了一下,用左手猛拍大腿一下。

    是孩子长的有问题!只能看见半边脸,但很明显,孩子的眼睛往出突突着。

    甲亢?还是别的什么毛病?

    这两口子带着孩子在外跑生意,也是不容易。

    不过现在东北经济不好,僵化严重,尤其是服务业更是这样。很少见到南方人来东北做买卖。

    有句话叫投资不过山海关,说的就是这……不对!韦大宝忽然皱起眉。

    来东北做买卖的人很少,能跑到八井子这种鸟不拉屎的地儿做买卖的人更少。

    他们难道是疯了么?拖家带口来东北做买卖。

    可是话说回来,这也不算什么毛病。人家愿意来老鸹山做买卖,万一是皮草商呢?

    再有就是孩子的年纪,女人买的好像是尿不湿……韦大宝想到这个细节,但还是对不上。

    要是韦大宝接诊,他心中有疑问,肯定抓紧把他们撵走,外伤都缝完了还看什么病,多的也不会看。

    抽完烟,韦大宝的困意上来,那两口子还没回来。他来到办公室,拿了写好的处方交给护士,叮嘱患者回来,就填上名字,让他们去取药、皮试、打破伤风。

    躺到床上,韦大宝闭上眼睛就进入了梦乡。

    韦大宝睡的那叫一个香,梦到了自己和吴科长回到老鸹山,满山弟子都是自己晚辈,林道长亲切的称呼自己师弟。

    可是美梦瞬间变噩梦,老鸹山上风起云涌,云间有女鬼的嚎哭声传来。

    声音不大,但连绵不绝,吵的韦大宝心烦意乱。

    吴冕手持桃木剑,摆了一个姿势。可桃木剑回身,没有直刺云端,而是刺向韦大宝。

    一下子惊醒,韦大宝吧嗒吧嗒嘴,心还在砰砰砰的跳着。足足缓了5秒钟,他才意识到自己是做梦。

    扫兴,好好的去老鸹山的美梦,怎么就有女鬼呢。

    翻个身,韦大宝想要继续睡。

    可那哭声却像是小虫子一样,顺着耳朵钻进来,吵得人心烦意乱。

    这特么的!原来不是噩梦,是真有人哭。

    肯定是楼上哪个癌晚的患者死了,家里面在嚎丧。农村有习俗,哭的越伤心就显得越孝顺。

    所以顺势诞生了一批专门哭丧的人,哭一场50块钱,每年也不少挣。

    真不知道那帮老娘们的眼泪是从哪来的,不要钱的么?韦大宝心里一边想着,一边进入梦乡。

    这一夜倒是不忙,很少见的没有被护士从床上拎起来看患者。可韦大宝睡的也并不消停,哭声越来越大,甚至有吵闹的声音。

    早晨起来,韦大宝抻了个懒腰,疲倦的拉开窗帘,看了一眼窗外。

    我去……

    韦大宝被外面的情形吓了一跳。

    2、30个壮汉身穿工服,手里拎着铁锹,围在中医院不大的院子里面。

    一个女人抱着怀里的孩子痛哭。

    这不是昨天晚上的那个女人么?哭什么呢这是?

    韦大宝的起床气不翼而飞,整个人都精神起来。他的大脑马上开始运转起来,盘算昨天晚上自己给了什么处置。

    好像什么都没有,难不成是打破伤风过敏?

    想到这里,韦大宝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光着脚,连鞋都没来得及穿,跑到走廊问护士。

    “小慧,破伤风打了么?”

    “什么破伤风?”

    “就是脚有一个小口的那个孩子,我看……”

    “那孩子在楼上处置的,好像出了点什么问题,折腾了一夜。”护士说道,“没来打针。”

    说着,她神神秘秘的凑到韦大宝身边,小声说道,“我听他们骂人,说是徐佳徐医生给处置坏了,孩子就是脚上有一个破口,结果缝了两针,过一个多小时人就不行了。”

    “……”

    韦大宝嘴里流着口水,女孩子身上的味道可真好闻。

    “宝哥儿,你看见口子了么?徐佳怎么把孩子给缝死的?”护士问道。

    “呃……”

    这时候韦大宝也顾不上色迷心窍,仔细回忆。

    “口子就这么大。”韦大宝用手比划了一下,2m的小口,还流着血,是红色的血,肯定没错。

    这么点的小口子,哪怕是缝完之后感染,也不至于死人不是。就算是不缝,韦大宝觉得都没什么事儿。

    奇怪。

    “还有别的信儿么?”韦大宝问道。

    知道事情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他八卦的心思起来,最近医院是真的不太平啊,跟去年的县医院一样。

    去年县医院就是经常出事,最后只能贱卖。要不然每年光是赔钱都赔不起,那就是一个无底洞。

    人有五痨七伤,医院走背字,就是经常出医疗事故。

    “我半夜凑到楼梯间听,说是来缝合后做了检查,什么事儿都没有。后来孩子的父母拿着化验单上楼去找徐医生看,也说是没事。但孩子的状态就已经不对了,两口子担心,一直没走。”

    “真没走?”

    “嗯,他们就坐在监控下面,什么都看的清清楚楚的。半夜保安就来了,还偷偷调了监控。”护士说道,“没过几个小时,孩子的情况就更不对劲儿了。又采血,说是检验科都不敢报。”

    “为啥?”

    “全都是危急值!”小护士说道,“你说就缝个脚上的口子,怎么能把离子都缝紊乱了呢。”

    韦大宝菊花一紧,一股凉气升到后脑勺。

    难怪自己昨天晚上觉得不对劲儿,可能是这对夫妇带着阴气就来了!自己经过吴科长点化,已经能初步有预知未来的能力!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