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 白纸、黑字、红戳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张建军和张建国兄弟两人坐在办公室里,大眼瞪小眼,谁都不说话。

    见过横的,没见过这么横的。

    见过狠的,没见过这么狠的。

    他们俩也算是圈外进来,对医疗系统相当熟悉的人。任何一起医疗纠纷,难到不是大家坐下来谈的么?哪有上来把孩子抢过来,直接就拳打脚踢的道理!

    而且看视频里吴冕出手,张建军觉得自己那天真心是万幸。

    这位小爷出手简直太狠了,直接一个过肩摔,连用膝盖压颈的动作都摆了一下,但却没真的下死手。

    相比较而言,那天踹了自己一脚,已经是相当轻的,几乎可以肯定,当时他就是做个架势吓唬自己一下。

    视频信号很快断了。

    张建国很快接到那面回信,现场被特警控制,二十多名壮汉以及相关人员被押送走。

    张建军、张建国兄弟两人傻了眼。

    说好的自己闪亮登场,为吴科长解决问题的戏码根本不用演,人家以力破巧,直接一拳轰碎所有魑魅魍魉。

    沉默良久,张建国小声问道,“哥,怎么办?”

    “……”张建军脑海一片空白,自己怎么知道怎么办。

    直接去求饶?那位小爷真的一脚踹过来,自己还能活么?

    而且看那小爷的架势,软硬不吃。面对医生最害怕的医闹的处理都是这般强硬,自己见了面说什么?

    “哥……”张建国见他发呆,便又喊了一声。

    “唉,在乡医院打听一下,吴科长是不是还在。”张建军深深的叹了口气,说道。

    很快,消息回来,说吴冕去了省城。

    这下子张建军更是不知所措。

    要是在八井子中医院,自己直接过去,守着吴科长出来就是。见面后先鞠躬道歉,然后认打认罚。哪怕是踹自己一脚,自己也得忍着。

    可是人去了省城,必须要先打电话联系。在电话里赔罪?那力度比面对面可差了太多。

    张建军相当苦恼,早知道是这样,自己何苦多弄出来其他事情。除了让自己再一次重新审视一下吴科长的彪悍与强悍之外,没有任何用处。

    手里拿着手机,张建军沉默,琢磨应该怎么办。

    这个电话要是打过去,自己该说什么。

    直接道歉吧,现在张建军已经不琢磨窝火的事儿了。什么被人踹了一脚反而要吃官司的委屈根本不算事儿,估计自己不脱层皮,根本过不去这一关。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谁呀!”张建国没好气的喊道。

    这时候张家兄弟两人心情相当不好,谁这么不开眼!

    没等张建国站起来去开门,门自己打开。两名刑警走进来,表情严肃。

    其中一人扫了一眼张氏兄弟,来到张建国面前,拿出一张纸,举在张建国面前。

    “张建国,你涉嫌参与一起特大贩卖儿童案件,请协助调查。”

    话说的客气,但每一个字都像是子弹一样呼啸而过,击中张建国。

    张建国“呼”的一下站起来,眼睛瞪得圆滚滚的。

    自己犯事儿了,这一点他毫不奇怪。本身就是行走在法律的边缘,不断试探法律与道德的底线,但是他很油滑,绝对不会陷的很深。

    张建国也有防备,比如说自己说过的话被雷哥录音讹诈之类的。他也咨询过律师,自己这个顶多就是个敲诈勒索,雷哥根本没办法拿出来说事儿。

    除非是雷哥他落入法网。

    但这么多年,医闹多了去了,有谁落网了么?只要不杀人,最后院方必定会采取捂盖子的做法,毕竟是公立医院,又不是自家的私产,谁会当真。

    就算是雷哥出事儿把自己供出去,自己敲也敲了,诈也诈了,但没拿一分钱,连买凶杀人的罪名都安不到头上。

    顶多是点麻烦,不会有大事,这些张建国都清楚。

    可是……贩卖妇女儿童……

    这么阴损的事情自己都不会干,怎么就按在自己头上了?

    张建国迷茫的看着自己面前的那张纸,

    白纸

    黑字

    红戳

    红色印章是那么的耀眼,闪的张建国睁不开眼睛。

    另外一名警察拿出手铐,铐在张建国的手上。

    眼睁睁看着张建国被铐走,张建军一动都没动。他感觉有一张大网,罩在自己头顶,自己像是被扔到岸上的一条鱼,不管怎么挣扎都没用,一切都是徒劳。

    那位小爷竟然有这么大的势力?!张建军欲哭无泪。

    贩卖儿童,自家兄弟就是便宜的收购了几家医院,哪敢做这种事情!

    现在扫黑除恶已经到第二阶段,别说贩卖……一想到这四个字,张建军的脑子就嗡的一下。

    太特么可怕了,自己害犹豫什么,赶紧去道歉。

    自己被控告杀人未遂,这个比较扯淡,看得出来陶老板的律师团也就是做个样子,给那位小爷出口气。主要手段还在经济上,但也都是引而不发。

    可是建国的贩卖儿童罪,可不是说着玩的,要不是有明确的证据,警方也不会提出这种指控。

    再有不一样的是自己能保释出来,建国是被人用手铐铐走的,怕是不挨枪子也要在监狱蹲半辈子。

    张建军心中时而一片迷茫,时而心念百转千回,呆呆的不知道坐了多久,一直到太阳西沉,他才迷茫的拿起手机。

    还是给吴科长打个电话,自家兄弟也就是做点小买卖,什么东南大资本都是扯淡;什么上市也都是开玩笑。用医闹弄垮医院,便宜收购,然后改造成私立医院进行牟利,这才是张建军的目的。

    医院不可能不挣钱,这一点张建军清楚的很。

    这几年通过这种手段,收购的几家医院主打不孕不育、男科性病,挣得盆满钵满。

    却没想到在“资本扩张”的时候,遇到了这么一位得罪不起的主。但到底怎么得罪吴冕吴老师的,张建军到现在都没想懂。

    还是先求饶,要不然不光是建国,怕是连自己都自身难保。

    拿起手机,找到吴冕的电话,看着自己标记的八井子中医院医务科吴的字样,分外刺眼。

    一名医务科科长能有这么大的能量?哪怕是他爸出手,也不会这么狠。

    张建军没有犹豫,电话拨打过去。

    “您好,哪位。”一个温和阳光的声音传出来。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