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 这回见到了,你认识我了吧(求订阅)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张建军差点哭了,吴冕不记得自己电话?那不可能!

    用这么阳光灿烂的口吻说话,却摆明了冷漠的态度,估计这个坎自己很难过去。

    吴冕穿着白服,站在医大二院的iu里,手里拿着手机,轻声问道。

    随着对面那人的说话声传来,吴冕的笑容愈发灿烂。

    “我在医大二,你要想来就来吧。”吴冕说完,挂断电话。

    “吴老师,您有事儿要走了么?”iu张子默主任问道。

    “孩子的情况已经稳定,这面我没什么事儿了,晚上还有一个饭局。”吴冕微微一笑,说道,“今天辛苦大家,改天我请大家吃饭。”

    “您看您说的。”iu张主任客客气气的说道,“这也就是您在,要不然遇到尿崩的患者,我们肯定做对症治疗。”

    “呵呵。”吴冕微微一笑。

    有关于韩薛柯综合征,现在世界上还没有成熟、可靠的治疗方法。典型表现就是:单侧凸眼、尿崩和溶骨性病变。

    凸眼没什么好治疗的,悬浮齿就是由于下颌骨的溶骨性病变所致;尿崩是由于分泌抗利尿激素的神经垂体受损所致。

    要是做对症治疗,患者就会出现癫痫、呼吸困难以及离子紊乱等并发症。

    犯罪集团就是利用这一点,制造了一次“医疗事故”。

    最开始他们还有所抵赖,但吴冕把韩薛柯综合征、给口服药物治疗尿崩导致癫痫、离子紊乱的事情一说,又找到没有用完的药品,他们知道抵赖没有用,直接把事情都说的清清楚楚。

    连张建国花钱,要他们去找八井子中医院麻烦的事情都“顺便”说了出来。

    其他事情由警方处理,吴冕的关注点在孩子身上。

    用吴冕的话说,这病没有好的治疗方式,不治疗就是对患者最大的好处。

    曾经的研究表明,患者已经习惯大量饮水,机体也适应了这种情况,所以顺其自然是最好的。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

    又和iu张主任聊了几句,吴冕和薛院长转身走出去。

    “吴老师,您今儿的动静闹的太大了。”薛春和笑着说道。

    “之前有漏网之鱼,没想到在八井子遇到,也算是缘分。”吴冕微笑,一缕夕阳照在脸上,笑容分外温暖、和煦。

    缘,还真是妙不可言。

    楚知希在外面坐着等吴冕出来,双手在手机上敲打着,似乎在和谁聊着什么。

    “丫头,干嘛呢?”吴冕问道。

    “柳叶刀想要新开一个专栏,询问你的意见。我在找资料,专栏怎么看怎么不靠谱。”楚知希抬头,马尾甩啊甩的。

    “有关于什么病的?”

    “电子烟肺炎。”楚知希道,“我刚给你买的电子烟,在代购手里,还琢磨着最近几天到了之后给你呢。这下子完了,就算知道他们逻辑不通,看你抽电子烟总是心里不踏实。”

    “是万宝路赞助的吧。”吴冕笑了笑。

    大型企业、行业协会赞助顶级医疗期刊,发表一些有利的研究,这是一种常态。

    每年都有很多组织、协会来找吴冕,要他写一些专业的文章,当做宣传。

    吴冕从来不接这些活。

    看着挣钱多,来钱容易,但这钱拿着烫手。闭着眼睛说瞎话,以后肯定要被人翻后账,对自己在医疗界的地位有着极为深远的影响。

    至于什么电子烟、肺炎,这两个名词放在一起,吴冕就觉得不靠谱。那不是扯淡么,电子烟用什么导致的肺炎?

    他也没在意,顺手摸了摸楚知希的头,“走了。”

    “我跟我妈说了,明天中午回家吃饭。”楚知希道。

    今天事情繁多,本来预定好的行程被八井子的事情耽搁,弄的乱糟糟的。

    不过吴冕心情不错,漏网之鱼被抓住,这就是最大的收获。

    【我曾经跨过山河大海,也穿过人山人海……】

    “喂,张院长,怎么又打电话。”吴冕微笑问道。

    薛院长看着吴冕的笑容,心里无声的叹息。

    这位小爷还真是睚眦必报,当时山火之后,确认白大林没事,他就开始琢磨县医院的事情。

    自己还以为吴老师只是心中意难平,随便说说,泄私愤而已。却没想到白大林还没出院,这面张院长就已经被搞的首尾难顾。

    现如今更是自身难保。

    看吴老师的笑容,怕是这位今儿根本没办法过关。

    “正好我们要走,您就别上来了。”吴冕微笑着说道,“住院二部大门口见。”

    说完,他挂断电话。

    “哥哥,县医院的那位?”楚知希问道。

    “嗯。”吴冕笑着说道,“估计是来道歉的。”

    满腹狐疑,薛院长跟着吴冕下楼。

    夕阳西下,橘红色的光铺满医大二院的停车场。阳光的颜色和吴冕的笑容一样,温暖而又含蓄。

    只是此时一个身影孤零零的站在门口,再如何温暖的阳光都无法让他明媚起来。

    他仿佛和这个世界格格不入,孤单而又凄凉。

    “张院长,好久不见。”吴冕扬了扬手,像是老朋友一样和张建军打招呼。

    薛院长深深叹了口气。

    “吴科长。”张建军弯着腰,一溜小跑的来到吴冕面前,“前几天的事情是我不对,我道歉,我道歉。”

    “哦,那事儿和我没关系,陶老板说是要找你晦气。”吴冕笑眯眯的说道,“改天和陶老板吃饭,用我帮你说几句话么?”

    张建军心生迷茫,难道这位对自己一点敌意都没有?

    只是一转念,张建军就在心里痛骂自己糊涂。这种人才是最可怕的,哪怕是已经面对面拼刺刀,他却还是这般说话。

    外人根本看不出来,还以为是老友相见。其实脑浆子都已经打出来……是自己的脑浆子被打出来,人家好端端站在自己面前笑。

    “吴科长,我错了,您大人有大量,就原谅我这次。”张院长的腰已经弯成90°,隐约能听到老腰咯吱咯吱的响。

    “我又没生气,怎么原谅您。”吴冕微笑着说道,“本来呢,我准备自己动手。但没想到您的运气这么差,或者说是你作,机缘巧合,都是机缘巧合。”

    张建军听吴冕这么说,脚后跟都拔拔凉。

    这是摆明了告诉自己,他根本不想原谅。

    “噗通”张建军直接跪在吴冕面前。

    “吴科长,您饶我兄弟一次,求求您了。”

    吴冕迈步刚要走,见张建军跪下,微微皱眉,随即展颜一笑。

    “那天我在直升机上跟您说,咱改天见。”吴冕淡淡说道,“您还记得么?”

    “……”

    张建军怔了一下,足足3秒钟才想起来直升机、山火、烧伤的事情。

    他从来没想到自己迅速崩盘,竟然是因为一场山火、一次救援。

    吴冕的手抬起,放在张建军的头顶,像是在椅子扶手上轻轻敲打一样,拍了拍他的头,温和说道,“这回见到了,你认识我了吧。”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