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9 长发及腰,嫁你可好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吴冕脸上挂着尴尬的迷之笑容。

    他有些困惑,有些迷茫,有些……不知所措。

    说好的战无不胜,说好的能者无所不能呢?吴冕默默的吃着串,其实他已经饱了。

    看着楚知希吃的香甜,吴冕第一次,也是惟一一次开始羡慕起别人。自己做饭要是能像旁边帮着烤串的那个服务员一样熟练,该有多好。

    回去后还是要多琢磨一下,下次烤串,一定不能糊。

    而且居家过日子,烤串的机会不多,更多是要做菜。还是有时间回家和老妈讨教一下做菜,不过这次不能带着丫头,简直太丢脸了,人设崩到了天边。

    半个小时后,楚知希靠着椅子,手放在肚子上,一脸满足的说道,“哥哥,其实没那么好吃,我就是太饿了,你懂哈。”

    “嗯,我明白。”吴冕点了点头。

    “吃饱喝足,困了。”楚知希见吴冕的表情有些怪异,生怕打击到哥哥做饭的想法,虽然了解他心理强大无比,但总是有些害怕。

    “e,先去医院看一眼白大林。”吴冕轻声说道。

    楚知希怔了一下,随即醒悟,笑着点头。

    哥哥这货是被打击到了,只有走在医院里,才能重新有那种无所不能的感觉。

    买单,离开饭店,吴冕迈出饭店一步,深深吸了一口外面的烟火气。

    餐饮一条街人声鼎沸,正是夏天,有些店面在外面支了桌子,整条街热热闹闹的,这是真正的烟火气,烟熏火燎。

    空气并不清新,但吴冕看起来精神了一些。

    只要不面对炭火,面对烤串,整个人看起来都精神多了。

    上车后楚知希问道,“哥哥,白大林怎么样?”

    “还好,正在康复。烧伤么,至少要几个月的时间。”吴冕手握方向盘,目视前方,说道,“他年轻,身体好。加上手术的时候你游离的皮瓣,我做的吻合,血管还在,恢复的速度相对是比较快的。”

    “就是换药的时候太遭罪了。”楚知希叹了口气,“我都不敢看。”

    吴冕点了点头。

    烧伤患者每次换药,都像是剥皮一样,剧痛难忍。但听烧伤科的医生说,白大林连哼都不哼一声,硬气的很。

    每次来医大二,吴冕都要去白大林那坐坐,今天有点晚,隔着门看一眼也就是了。

    要是不看一眼,吴冕总是觉得缺了些什么。

    两人一路聊着,特意避开有关烤串、做饭、做菜的所有事情,哪怕周围都是路边摊,各种说不上名字的食物飘散着香味。

    来到医大二,吴冕下车,眯着眼睛看住院部大楼,整个人的气势为之一变。

    在串店的那种犹豫、彷徨荡然无存。

    他脚踏大地,一米八三的身体像是与大地融为一体似的,浑然厚重,坚不可摧。

    “哥哥,一会上去,我就不进去了。”楚知希道,“看不得烧伤患者。”

    “嗯,你在外面坐着。”吴冕道,“时间有点晚,估计白大林已经睡了。我就站在外面看两分钟,咱们就走。”

    牵手上楼,来到烧伤科门口,楚知希坐在外面的椅子上,吴冕则叫开门。

    在烧伤科蹲了至少半个月的时间,吴冕一早就和里面的医生、护士混熟了,有说有笑的走了进去。

    楚知希看着吴冕的身影消失,这才忍不住笑出来。

    没想到哥哥也有做不到的事情!下次还要拉他去烤串,他那种窘迫的样子,真是满满的新鲜感。

    楚知希嘴角笑容越来越浓,虽然回忆起来哥哥当时的样子,好多细节都已经记不住了,但就是觉得有趣。

    结婚后……自己要结婚了呢,楚知希撩起一缕披肩发放在面前,轻轻的卷成卷,又松开。

    头发黑亮黑亮的,反射医院走廊的灯光,泛着一层光泽。

    也不知道能不能在结婚的时候长发及腰,楚知希痴痴的想着。虽然被哥哥说过很多次俗气,但楚知希就是想长发及腰,嫁你可好。

    想到要结婚,想到哥哥已经为了结婚在做“准备”,楚知希觉得有点小幸福。

    也不知道大家说的七年之痒到底是什么样,自己跟着哥哥在医院转悠多少年了?肯定不止七年,但怎么从来都没痒过呢?

    对哥哥的崇拜,似乎还和自己只是刚入学的博士生的时候一样。哥哥真是没有上限,自己明明已经很强了,但却永远看不到哥哥在学术与技术上的背影。

    楚知希忽然笑了。

    记性不好也有好处,至少每天看见哥哥都觉得很新鲜。

    “楚教授?您怎么还在?”

    楚知希正在胡思乱想,忽然一个声音在耳边传来。侧头看去,是薛春和薛院长。

    “薛院长,您好。”楚知希站起来,微笑问好。

    “您这是……”

    “和哥哥刚吃完饭,他要来看一眼白大林。”楚知希道,“您也来看患者?”

    薛春和的表情有些复杂,似乎满肚子的话想要说,但最后化作一声长叹。

    楚知希了解,医院里有各种问题,哪怕是主管院长也做不了主。

    不光是医院,只要步入社会,在哪都是一样的。虽然自己被哥哥保护的很好,一直没有被什么难题困扰,但这并不影响楚知希对世界有正确的认知。

    她没继续问,而是保持着礼貌的微笑。

    “楚教授,我进去找个护士帮忙扎针。儿科护士扎针太疼,没办法。”薛春和说道。

    “嗯,您忙着。”

    薛春和心里有事,也没多寒暄,进了烧伤科的病区。

    不一会,吴冕和薛春和一起走出来,吴冕一边走一边说道,“儿科护士扎针愿意针尖向上挑一下,因为孩子的血管细,避免扎穿,您懂的。”

    “唉。”薛春和只是唉声叹气。

    “薛院长,患者到底怎么样了,您这大半夜的不回家,是亲戚家孩子?”

    “吴老师,是我老领导家的小孙子。”薛春和道,“这不是肚子疼么,来医院看了,也没什么问题。但是孩子越来越蔫,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越来越蔫?”吴冕低声念着薛春和刚刚说的重点。

    小孩子要是连哭带闹还好一点,要是越来越蔫,事情有些棘手。

    “老领导……是上任的秦院长么?”吴冕问道。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