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0 反智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唉,不是秦院长,要是他就好了。”薛院长叹了口气,说道,“是一位已经退休的省里的老领导,这不是开放二胎了么,他儿子又要了一个孩子。老领导退了之后在家带孩子,宝贝的不行。”

    吴冕有些头大,一般来讲这种是最难处理的。

    隔代亲,那是真的亲,很难想象老人是怎么宠溺孩子的。而且人要是上了岁数,固执的厉害,接受不了任何批评。

    “哦,到底什么情况?”

    “1周前,孩子不愿意吃饭,在家观察了1天多点,老领导就抱着孩子过来。我从前不是搞消化的么,所以是我看的。”薛院长说道,“心肺听诊正常,全腹无压痛、反跳痛、肌紧张。”

    “神经查体呢?”

    “吴老师你担心有脑炎的情况是吧,我也考虑到了,相关的检查都做了,没事。”薛院长说道。

    脖子硬,精神头不好,再伴有恶心呕吐,可能是脑炎的症状。薛院长水平还不错,吴冕想到。

    “检查做什么了?”吴冕问道。

    “采血化验做了一次,是4天前的事儿了,结果都正常。b超做了,也没问题。其他检查……”

    薛院长愁眉苦脸的叹了口气,道,“可是任何有辐射、有创操作,老领导都不同意。说对孩子不好,会得白血病、会大出血。后来连抽血复查都不让,说抽那么多管子的血,怕把孩子给抽贫血喽。”

    吴冕哭笑不得。

    在美国,很多家长不给孩子打疫苗,据说那是资本家为了控制人类捏造的谎言。

    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这类反智的事情层出不穷,给临床医生带来无数的麻烦。

    “现在孩子怎么样?”吴冕问道。

    “肚子疼的厉害,可是摸着肚子还是软的,我建议做个胃镜和上腹部ct,被老领导给大骂了一顿。借着找人去扎针的理由出来冷静一下,问问吴老师你的意见。”薛院长说道。

    “我能有什么意见,再怎么说都要做检查。”吴冕道,“又没有透视眼,不做检查谁知道是什么病。”

    “呃……吴老师,您考虑是什么问题?”薛春和的精神状态有些不好,又重复了一遍。

    “刚说完。”吴冕无奈的看了一眼薛院长,随后笑道,“我见过一个孩子生吞了226根缝衣针。开始不知道,医生查体的时候差点没把肚子给按破喽。”

    “……”

    算了,不问吴冕这事,问了更吓人。那些个稀奇古怪的病例,也不知道吴老师是在哪看到的。

    想到吞了200多根针的孩子,薛春和忽然间想,难道不会把食道给戳破么?

    “别太担心,只是肚子疼,一般来讲不会有大事儿。”吴冕微微一笑,说道,“薛院长您也是关心则乱,孩子么,主诉也说不明白,绝大多数情况都是自己吓唬自己。”

    “今天孩子有点蔫,不吃东西还呕吐两次,呕吐物为胃内容物。”

    “去看一眼。”吴冕听说患儿有呕吐,开始重视起来。

    “呕吐物留着么?”走了几步,吴冕问道。

    “……”薛院长摇了摇头。

    “那就再说。”

    两人来到儿科病房,迎面就是孩子低声啜泣。所有科室,吴冕最为拒绝的就是儿科,没有之一。

    哪怕是胃肠外科当掏粪工都要比儿科好干无数倍。

    一听到孩子的哭闹声,吴冕眉头紧紧皱起来,强行忍耐。之前的病情仿佛又发作了一样,一阵一阵的头疼。

    “吴老师,这面。”薛院长领着吴冕来到一间病房,轻轻敲了敲门。

    “老领导,我又来了,您别烦啊,刚才是我的不对。”薛院长进门后连忙道歉。

    “小薛啊,这么晚了,你回去吧。”一个老者坐在床头,对面沙发上坐着一对中年男女,看样子像是孩子的父母。

    “老领导,我这时候回去怎么能放心。”薛院长赔笑道,“这不是碰巧看见吴老师在么,我强把他拉过来给孩子看看。”

    “吴老师?”老者抬头,见跟在薛院长身后的是一个眉目俊朗、亲和力满满的年轻人,疑惑的问道。

    年轻人双眼皮、大眼睛,高鼻梁,一米八几的大个,看着像是模特。这就是薛春和说的什么吴老师?

    “说来话长,我简单介绍一下。这位是国内最新版诊断学的编纂人,美国国家科学院、医学院的外籍两院院士。”薛院长简单挑一两样最打人的资历讲给患者家属听。

    果然,美国外籍两院院士的头衔含金量相当高,听到后患儿的爷爷、父母神色一肃。

    吴冕倒不关心别人用什么样的目光看自己,他的注意力从进屋之后就集中在患儿的身上。

    患儿有点蔫,垂着头已经睡了,看着感觉很怪异。

    不对!吴冕的眼睛眯起来,目光宛如实质,落在患儿的身上。

    皮肤略有些松弛,床头灯的照耀下,隐约有一种古怪的光泽出现。这种光泽若隐若现,以吴冕的观察力都只是很勉强才能捕捉到一丝。

    吴冕大步走到患儿身边,一把掀开被子,伸手抓住他的胳膊,要抬起来仔细观察。

    “你干什么!”老者不高兴的低声斥道,“孩子睡觉呢,没看见么!懂不懂礼貌。”

    吴冕皱着眉,顶着老者杀人一样的目光仔细观察孩子的皮肤。腋窝、大腿内侧都没有遗漏。

    “你能不能少说两句。”吴冕放下孩子的胳膊,被子也没放回去,沉声说道,“做个ct,准备手术。”

    这是怎么回事?薛院长惊讶的看着吴冕。

    “做什么手术做手术,就是胃肠感冒。小薛,赶紧带他走,要不然我可不客气了!”老者挑眉说道。

    吴冕抬头,目光直视老者。

    “不做手术,要是孩子能活48小时,算你赢。”吴冕冷声说道。本来今天烤串的时候丢了人,虽然丫头没嘲笑自己,但吴冕窝了一肚子的气。所以说话有些硬,有些直。更新最快 电脑端::/

    “……”老者被气的直打哆嗦,手捂着胸口,努力的去拿药。

    坐在沙发上的男人连忙站起来,拿起药瓶,倒了两粒药给老者。

    舌下含服,十几秒后老者感觉好一些了,不去看吴冕,挥手道,“赶紧滚,赶紧滚!都给我滚!”

    “吴老师……”薛院长左右为难,看着吴冕低声问道。

    “孩子身上的蓝点,你们看不见么?”

    “那是打吊瓶拔针留下的淤青。”孩子的父亲不高兴的说道,“你懂不懂!”

    “在腋窝下打针了?”吴冕问道。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