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1 或许、可能、差不多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而且那不是淤青,是铜离子的蓝色。”吴冕冷冷的说道,“48小时有点长,再拒绝检查,拒绝手术,可能孩子连明天的太阳都看不见。”

    “……”孩子的父亲仔细看孩子手背上的淤青,怎么看都看不出来是蓝色。

    要不是进来的时候薛院长就先说明这个年轻人的身份,怕是此时不管是孩子的父亲还是爷爷都已经暴怒,把吴冕给撵出去。

    “薛院长,你动员家里做检查,准备手术,我出去等你消息。”吴冕看过之后,简单查体,转身走出病房,轻声说道。

    “……”薛院长怔了一下,吴老师要是走了,自己该怎么办?

    而且铜中毒……这种诊断根本无法理解。

    吴冕不是吓唬人,很坚决的转身出门。

    “小薛,你带来的是什么人。”老者很不高兴的说道,中年男人站在老者身后,虽然没说话,可表情也说明了一切。

    “老领导,吴老师可是牛人。”薛院长有些麻爪,他脑子飞转,马上说道,“这么说吧,前些日子吴老师送一个孩子过来,身上跟气球一样被吹起来,眼珠子都冒出来,看着……”

    “别扯淡,你也赶紧滚。”老者冷冷的看着薛院长,沉声说道。

    “老领导,就做个ct,做个ct还不行么。”薛院长道。

    “在你这里借张床,睡一觉行不行,我们花钱。别来烦我!”老者不耐烦的说道,“一群庸医,就知道做检查。”

    “从前没这些设备,难道就不看病了?!我能活到现在,就是没碰到你们这群庸医,庸医!”

    薛院长也是被骂急了,反问道,“刚才吴老师只查体,你们还不信。我让做检查,你们也不信!到底怎么才行?孩子可遭这罪呢!”

    一句话,老者和中年男人看着孩子,沉默无语。

    “唉。”薛院长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该怎么继续劝说,转身离开。

    孩子的父亲有些为难,他略一犹豫,最后跟着薛院长走出病房。

    “薛哥,别往心里去。我爸的脾气你知道,这就是上岁数了,年轻的时候怕是都打起来了。”男人心事重重的说道。

    “我倒不是生气,我最怕吴老师说的是真的。”薛院长低声说道。

    男人的眉头皱了皱。

    向来做预言的人都没有好下场,尤其是预言死亡、灾难的人。在他心里,吴冕就是个年轻的混混,过来一顿胡说八道,根本不可理喻。

    “赵林,我不瞒你,吴老师看着年轻,但人家……不说别的,诊断学是真的牛!”

    “薛哥,你不是组织了几次全院会诊么?”

    “我们医院的水平在黑山省还行,要是放到全国,只能说是一般。吴老师是国内没什么好玩的了,年纪太轻,院士评选轮不到他,所以出国拿了外籍双院士。”

    “真的?”

    “真的。”

    赵林沉默下去,不得不说,美国的外籍院士这种金字招牌在所有人的心里有相当的分量。

    走出病区,吴冕静静的坐在外面的椅子上,手里拿着手机,正在和什么人聊天。

    “吴老师,您看这事儿怎么办?”薛院长走过去,弯腰问道。

    “没办法。”吴冕抬头,看了一眼薛院长,目光随即移到赵林的身上。

    “做一个ct,获线量是有数的。这么说吧,不做ct,可能会死;做一个ct,可能人就活了。具体怎么选择,难道不是很简单的事情么?”

    赵林也是慌了神,并没有注意到吴冕说话中逻辑上的问题,他怔怔的看着吴冕。

    这个年轻人看着岁数不大,但脸上散发出来自信的光芒,隐隐带着点温润的意思,让人觉得他不管说什么都是对的。

    “是觉得我危言耸听?”吴冕笑了笑,嘴角向上,弯起一个好看的弧线,“你觉得铜中毒不可思议,你们家人吃饭都在一起,喝水也是桶装水,应该不会出事儿,对吧。”

    一句话说中了赵林的心事。

    孩子现在刚上幼儿园,开始有胃肠道反应后赵林和老师打听了一下,其他孩子都没事,所以应该能排除在幼儿园有什么问题。

    而家里吃饭、喝水都是一样的,虽然孩子还小,免疫力有些弱,可要是铜中毒的话一家老小不是都应该有反应才对的么。

    “生病的理由千奇百怪,医生询问病史却不会完全相信患者家属的叙述,这是最基本的常识。”吴冕目光清澈,看着赵林,“但这并不是最主要的问题所在,为什么因为一个ct的获线量就剥夺了孩子被检查的资格?”

    “都什么年代了,竟然做出这么反智的事情。”吴冕已经近乎于指着鼻子骂人,但他目光清澈真诚,赵林完全感受不到一丝敌意。

    “做一个ct,如果看不出问题我转身就走。”吴冕道,“医大二大家大业,薛院长还能差你们一个ct的钱么。”

    “吴医生,您确定么?”

    “怎么会有确定的事情。”吴冕摇摇头,“任何诊断,都只能是大概率。可能、或许、差不多,用这些词来形容还行。肯定这种话,是肯定骗人的。”

    赵林沉默,转身回去。薛院长却没走,见赵林进了病区,他在吴冕身边坐下。

    “吴老师,把握大不大?”

    “找任海涛来。”吴冕道,“要是患儿家属同意做ct,估计很快就要手术。”

    “任海涛?找他麻醉?”

    “嗯?”吴冕看着薛院长,“你们医大二对麻醉有特殊要求?”

    “没有没有。”薛院长连连说道,“任海涛能入您的眼,真是他的幸运。”

    “大半夜找人来干活,有什么幸运的。”吴冕微笑,“加班费可得给任海涛啊。”

    薛院长刚要顺着吴冕的话说下去,胡扯两句,让精神舒缓一点。可是转念想到正经事,表情一肃,问道,“吴老师,铜中毒怎么要手术治疗呢?”

    “我怀疑孩子是吃了纽扣电池。”吴冕也不卖关子,直接说道,“我在美国的时候见过3例吃纽扣电池被耽误的病例,其中有一个孩子来医院的时候全身都是蓝色。”

    “……”

    “到了ct室,患者一口血喷上房,人就没了。”吴冕叹了口气说道,“最后的片子显示,是吃了纽扣电池导致的。”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