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4 局部解剖课(求订阅)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医者无眠正文卷214局部解剖课吴冕讲完整个手术的过程后,赵林面无人色,他爱人趴在赵林的肩膀上大哭。

    老领导目光呆滞,看着手术室的大门。

    “唉,薛院长,您看一眼这面,我进去手术。”吴冕轻声说道。

    “吴老师,麻烦您了。”

    “没事。”

    吴冕和楚知希走回手术室,楚知希小声问道,“哥哥,我看影像,好像没漏。”

    “嗯,食道没事,修补一下,出问题的可能性不大。”

    “吓我一跳,我以为我看错了呢。”

    “没有。”吴冕笑道,“主要是影像学资料不能代表一切,万一术中发现问题了呢。家里面这么惯着孩子,丑话都要说到前面去。”

    “你是怕以后会闹出什么幺蛾子吧。”楚知希笑呵呵的说道。

    “嗯,差不多是这样。”吴冕道,“不做胃肠镜我能理解,毕竟那玩意太遭罪了。可连ct都不做,这不是开玩笑么。”

    楚知希笑笑没说话,天底下宠爱孩子的父母、老人多了去了,在美国不给孩子打疫苗的也很常见。有时候医生也很无奈,面对倔强的家长,不知道该怎么说服他们。

    两人回到手术室。

    “吴老师,静脉0.5%丙泊酚30mg缓慢注射,患儿入睡。”任海涛见吴冕进来,马上汇报道。

    “好,摆体位,右侧卧位。”吴冕和楚知希一起动手,调整孩子的体位。

    “静脉予以1%利多卡因10mg+0.5%丙泊酚30mg静脉莫非氏壶滴注。”

    任海涛汇报的极为详细,吴冕没有劝他,也没说别的,默默准备着手术。

    5分钟后,患儿呼吸平稳18次/分,血氧饱和度98%。

    “吴老师,您来?”任海涛道。

    “emmm,行。”吴冕考虑到几种意外情况,还是觉得自己来比较稳妥,便点了点头。

    楚知希去刷手,准备铺置无菌单,吴冕则来到患儿的头部。

    任海涛以双手固定患儿头部,同时吴冕用2.8mm电子软镜经左侧鼻孔,缓慢推至进咽部,观察到声门。

    再次确认患儿呼吸情况后,推进至声门口,让任海涛的助手立即予以瑞芬太尼30ug、丙泊酚30mg静脉推注。

    药物注射完毕后约1分钟,吴冕等声带活动明显减弱,开始推进纤支镜进入气管,送气管导管入气管,简易固定气管导管。

    抬头观察呼末二氧化碳波形,波形完好,没有意外。

    吴冕再次用纤支镜确认气管导管位置后固定,连接呼吸机,调整呼吸参数,操作过程顺利,患儿无呛咳、鼻咽腔及气管未出现出血及水肿。

    术前准备,一切顺利。

    “术中予以瑞芬太尼、丙泊酚静脉维持。”吴冕交代了一句后,转身去刷手。

    任海涛努力记住吴冕操作的所有步骤,一丝不敢疏忽。

    每一步都有可能有其他意思,就像是天外飞仙一般出现的那个气雾剂瓶子一样。记住,回去再好好研究,任海涛是这么打算的。

    吴冕刷完手,穿无菌衣戴手套。

    手套略有点厚,吴冕不是很满意。不过出门做手术,还是碰巧遇到的,没什么好办法做到一切都像是在家一样。

    不过现在的家是八井子中医院,那面的情况更差,儿外的手术根本没办法做。

    将就一下吧,吴冕倒不是很在意。

    “儿外的手术,那是随便谁都能做的么!”吴冕耳朵微微一动,极远处的更衣室里,一个声音传来。

    “是吴老师做。”薛春和说道。

    “院长,吴老师也不行,这事儿不能儿戏!”

    “不是儿戏。”薛春和很肯定的说道,“已经通知医务处外请专家手续,你给下级医生说一下,提交手续,医务处好马上确定。”

    “院长,我不是不信吴老师,但他做过儿外的手术么?儿外可和其他外科不一样,难度更大!”那人继续坚持说道。

    吴冕微微笑了笑,听说话,应该是医大二儿外科的主任。

    儿外的手术么?似乎有点难,但不算什么问题,吴冕沉声道,“丫头,刷手去吧。”

    “嗯。”楚知希转身去刷手。

    “院长……”

    “你跟着看,不行就直接说,没问题。”薛春和的声音提高了一些,说道,“刘主任,好好配合,吴老师是顶尖的术者。”

    “他编写的第十版《诊断学》,这事儿我知道,但儿外科的难度真的很大!”

    “我知道,准备手术吧。”

    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近,看样子薛春和已经离开更衣室,往术间走来。

    吴冕笑了笑,刘主任的担心是对的,可是自己做儿科手术,希望刘主任眼镜不要摔碎就好。

    刷手、穿衣服。吴冕让任海涛调节一下无影灯的角度,站在术者的位置,开始消毒,随后刀落,切了一个12m的手术切口。

    儿外科刘主任进来后表现的很温顺,没有直接质疑吴冕。她站在二助的位置上,问道,“吴老师,用腔镜能做么?”

    “能做,但术后的并发症比较多,还是稳妥一点。”吴冕道,“毕竟是食管,不是胃。”

    “这孩子……您说这事儿闹的。”刘主任叹了口气。

    “要是发现的早,是不是就没什么事儿了?”

    “用食管镜把纽扣电池取出来,也有很多细节,比如说电池内的化学物质泄漏,灼伤的面积过大,导致食管黏连之类的。”吴冕道,“我在梅奥看过一个记录,里面有23例误食纽扣电池的案例。年纪越大,术后恢复越差,最大的一名患者是43岁。”

    “呃,43岁的成年人还吃这玩意?”刘主任怔了一下。

    “呵呵,外国人的思维咱想不懂。”吴冕嘴上说着,双手一秒都没有停歇,干净利索的切开、止血,逐层分离。

    “《新英格兰》杂志上报道过一个人吞了5英镑的铁钉,我是想不懂,钉子吃进去怎么会不损伤到食管。”楚知希站在一助的位置上说道。

    “……”刘主任怔了一下,5英镑的铁钉,胃不得被扎的千疮百孔么?

    “可能那个人吃纽扣电池就是想试试小电量刺激,谁知道呢。”吴冕说道,“小儿开胸器。”

    撑开胸腔,开始单肺通气,逐步游离纵隔,分离食管。

    刘主任的心提了起来。

    可千万别漏啊,这要是漏了,一个4岁的孩子按照食管癌的手术来做,切除一部分食道,以后的生活质量都要受到很严重的影响。

    吴冕捏着最小号的止血钳,一点一点耐心的做着钝性分离。吴冕身材高大,骨架也大。虽然比较匀称,手指看上去细长,像是钢琴家的手。

    但是在手术台上,有了参照物后一切都变了一番模样。

    儿外的手术器械本身就小,吴冕还用最小号的止血钳进行钝性分离,手指根本伸不进去。

    他的手指“摸”在止血钳下面的环扣上,但奇怪的是哪怕是“摸”,止血钳也稳稳的被吸附在手指上,不管怎么动都没有掉落。

    但刘主任的目光并不在这一点点小技巧上,她在感慨,看最顶级的术者做手术,的确是一种享受。

    吴冕的手术做的并不快,一步一步简单而清晰。完全是教科书上写的那样,打开纵隔后吸引器吸引,然后逐层游离。

    一台难度不小的手术,在吴冕的手下似乎变得简单起来。至少每一步看起来毫无难度,没有炫技,也没有刻意提高手术速度,只是安安稳稳的做下去。

    解剖结构清晰无比,刘主任感觉自己像是在上一堂局部解剖课,就差吴冕每做一步就考一下自己这里的解剖结构叫什么。

    甚至因为不像是大体老师被福尔马林固定,解剖结构比大体老师还要清晰而鲜活。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