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6 荒谬结论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缝完食道,吴冕转身下台,“刘主任,辛苦了,我去和患者家属说一声。”

    刘主任无语,原来自己还真就是下级医生的角色,开胸都用不到自己,只有关胸的时候才有用。

    想想之前在更衣室里,顶着主管院长,自己不顾一切的提出质疑,生怕吴老师眼高手低,是那种学术上牛逼,但实际做起手术来水平并不高的术者。

    现在看,人家的水平高到了自己完全不能理解的程度。

    要不是站在手术台上,面前是无菌区,刘主任真恨不得把头扎进去,省得让吴老师看见自己的尴尬。

    吴冕戴着无菌手套,用病理盆装着污染严重的纽扣电池,有问器械护士要了一个镊子,转身走出手术室。

    “吴老师。”薛院长跟在身后说道,“一会和老领导教导病情的时候,您……”

    “薛院长,这都什么样了。”吴冕抖了一下手里的病理盆,纽扣电池在其中跳动,发出“当”的一声脆响。

    “本来一切都能早2-3天,还是至少的。结果差点要了孩子的命,您认为这合适么?”吴冕问道。

    薛院长叹了口气,虽然知道吴老师说的是对的,但心里还是别扭。

    “不能用老小孩、小小孩来推说。真出了事儿,怕是你老领导要恨你一辈子。”吴冕冷漠的说出一个事实。

    这是人类的自我保护机制之一。

    每当发生什么难以挽回的错误的时候,在自责、内疚的情绪引导下,有些人会抑郁、躁郁;但还有一些人,尤其是在某些范围内说一不二的那种人,就会把负面情绪引导到其他人身上。

    他们会选择性忘记很多事情,最后得出一个结论都是薛春和这个狗日的当时没说明白!就算是说明白了,你怎么不强迫孩子做一个t?!

    我特么的又不是医生!

    结论荒谬,但薛院长和吴冕都是搞临床的人,接触过类似的病例不少,这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薛院长左右为难,吴冕说道,“薛院长,这事儿您不好说,就交给我处理吧。”

    “吴老师,可千万别把老领导的心脏病弄犯了……”薛院长小声说道。

    “尽量。”吴冕道。

    他知道薛院长的心态,这种事儿要是让薛春和去办,估计得办的夹生无比。

    薛春和心情复杂,看着吴冕的背影,心里感慨。有吴老师在,也算是不幸之中的万幸了,最起码诊断早、手术做的好,孩子术后恢复应该没什么问题。

    至于术后会不会有食管狭窄,给孩子留下一辈子的创伤,现在还想不到那去。

    那都是以后的事情。

    薛春和与吴冕走出手术室,见吴冕端着病理盆走向老领导,赵林两口子一个满脸泪痕,一边脸上布满阴霾,见吴冕穿着手术衣出来,马上站起来。

    他没跟上去,关系太近,这事儿就算是知道已经过去,但听吴冕吴老师再交代一遍,心里也难受。

    薛春和的注意力一直放到老领导身上,生怕他有个好歹。虽说人没有不死的,但要是死在自己眼前……他都不敢想这事儿。

    找了个角落,薛春和问马处长,“循环准备好了么?”

    “高主任在手术室的更衣室,带着人和设备、药物等着呢。一旦有问题,马上急诊抢救。”马处长办事滴水不漏,马上回答道。

    “嗯。”

    这回薛春和心里有点底。

    他看着吴冕用镊子夹起纽扣电池,似乎在说什么。老领导身子有些颤抖,薛院长的心又提了起来。

    几分钟后,老领导伸出双手,吴冕扬了扬自己的手,无菌手套上还带着血迹,没办法握手。

    而老领导似乎恢复了以往的精明强悍,并没有坚持,而是深深鞠了一个躬,表达自己的感谢。

    “薛院长,说完了。”吴冕走回来,看表情也很轻松,“你去聊两句吧,没事。”

    “吴老师,谢谢,谢谢。”薛院长连连说道,“您千万别走,一起吃口饭。”

    “不用这么客气了吧。”吴冕笑道,“我那面还有事。”

    “呃……您有事啊。”薛春和有些遗憾的说道。

    “嗯,改天。”

    “不是客气,我介绍个人给您认识。”薛院长小声说道,“八井子要归省城开发新区的事情,您知道么?”

    “听说过,当时房价还涨了很多。”吴冕微笑着说道。因为县医院的事情,他打听了很多相关的消息。省城开发新区的成立耽搁了一下,但最近又再次加速,据说已经迫在眉睫。

    “是,所以这事儿当时被压下来。最近已经上了省常委会,国家批示都下来了。”

    “哦。”吴冕点了点头。

    “开发新区,以后叫这个名字,隶属省城。新的区长是老领导的门生邓明,刚才还打电话问情况,正好术后咱们聚一下。”

    吴冕微微侧头,目光之中似乎有流光溢彩。

    薛院长怔了一下,是自己的错觉的?

    “薛院长,太晚了。”吴冕笑道,“我先去看看关胸,和邓区长见面的事情改天。”

    “好,我去和老领导聊聊。”薛院长心里有事儿,见吴冕进了手术室,他回到老领导身边。

    此时赵海波老泪长流,嘴里喃喃的说道,“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老领导,您别内疚。”薛院长说道,“小病小灾,过去就好。老话不是说么,大难不死,必有后福。”

    “春和啊,我是不是老了。”赵海波泪眼婆娑的问道。

    “老领导,您身体硬实着呢,怎么能说是老了呢。”薛院长连忙说道。

    “这事儿……怎么想怎么不对。刚才吴医生说得对,我已经变成了我从前最讨厌的那种人。不懂装懂,最后差点没把孩子给害死。”

    赵林站在一边,脸色阴沉,也没说点什么劝一劝老爷子。薛院长知道,人家父子闹矛盾,赵林一时转不过弯,以后还得自己劝。

    也不知道吴老师说什么了,老领导这倔脾气竟然被扭过来,甚至陷入深深的自责之中。

    足足劝了半个小时,直到孩子被推出来,

    “老领导,孩子运气好,这是真的。去年我们想请吴老师来做手术,人家没时间,根本请不到。咱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吴老师的手术水平可是世界级的。”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