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6 努力尝试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啊?”约翰·史密斯医生怔了一下,“不是说少和吴接触么?”

    “你那个该死的脑袋里装的到底都是什么?”戴德利讥诮的说道,“我很好奇,想要看看那个骄傲的吴是怎么失败的。你也想看,难到不是么?”

    “可是亲爱的史蒂芬,我并觉得他不会失败。”约翰·史密斯医生喃喃说道。

    “要是这样的话,你的工作就变得没有任何意义。”男人说道,“他第一次接触胎儿手术,还是急诊,没有术前评估,没有各种步骤的揣摩,没有任何经验,你觉得他第一次尝试就能成功?约翰,你太小看你的领域了。”

    约翰·史密斯医生摇了摇头,但他没说什么。

    “约翰,拿起你的电话打给吴,我们可以赌100美元,吴的手术肯定会失败。”戴德利悠闲的说道。

    “不是我小看我的领域,而是你太小看他了,吴是我见过最天才的外科医生。”约翰·史密斯医生拿着手机,想了几秒钟,最后还是拨通电话。

    “吴,你上手术了么?”

    “正在换衣服,怎么了老伙计?”

    “你那面方便视频手术过程么……要是有哪里不对,我能直接提醒你。”约翰·史密斯医生略有迟疑的说道。

    “可以。”吴冕很匆忙的说道,“这次麻烦你了,有机会见面,我请你喝酒。”

    挂断电话,吴冕换好衣服,他却没有直接去手术室,而是静静的坐在更衣室的椅子上。

    胎儿手术,吴冕没亲自做过。

    但世界先天性疾病的会议参加过几次,也看过费城、波士顿的医生做示范手术。

    有限的几台手术片段不断闪现在眼前,几年前看的示范手术如今回忆起来历历在目。

    各种技术细节吴冕之前从来没有想过,毕竟他对儿科不是很感兴趣。但此时回想起来,多年积淀下来的医学素养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再加上山火后受到爆燃冲击,身体的某种未知改变,吴冕在“冗余”片段闪回的过程中捕捉到一个又一个的技术细节。

    一个个点连成线,一条条线构成面,一个个面随即变得立体。

    吴冕摸出一根烟,点燃后吸了一口。

    烟,在面前袅袅升起,像是在描绘着一副生动而又逼真的画面。吴冕一遍又一遍的模拟手术,模拟对象是见过的示范手术案例。

    力度应该多大,切口如何保护,胎儿从子宫里拉出来多少,又要有足够的术野、又不能影响子宫给胎儿供养。怎么才能保证肺囊腺瘤切的干净,又能让胎儿少受损伤……

    无数的问题、无数的细节,吴冕从有限的几次示范手术、期刊文献中找到答案。

    渐渐的,脸上坚冰融化,一丝微笑浮现出来。

    一连串脚步声传来,听声音吴冕知道是任海涛来了。点名麻醉师,薛春和并没有提出异议。

    “吴老师,什么患者?”任海涛匆忙进来,也没客气两句,直接问道。

    “孕26周,胎儿先天左肺囊性瘤。”吴冕坐在椅子上,并没有像是在八井子中医院医务科一样懒洋洋的靠在椅子背上,而是坐的笔直笔直的,像是一柄钢枪。

    “老任,类似的麻醉你做过么?”

    “做过。”任海涛脸上闪着红光,“帝都妇儿医院沈老师来做手术的时候,是我做的麻醉。”

    “那就好。”吴冕很欣慰。

    “有什么特殊需要么,吴老师?”任海涛问道。

    “先做个b超,我明确胎儿位置。”吴冕说道。

    任海涛已经换好衣服,见吴冕没有特殊嘱咐,便一溜小跑进了手术室。

    吴冕没着急,他又重新回忆了一遍手术过程,这才沉心静气戴上帽子口罩,进入手术室。

    “吴老师,胎儿右移心,心内结构未见明显异常;b超示:单活胎臀位相当26周,羊水量未见异常,胎盘成熟度0+度,左侧胸腔类三角形稍强回声包块,大小约3.2x2.8x3.1m,内部回声欠均,可见数个细小囊性暗区,致心脏右移。”

    任海涛手里拿着b超探头,正在做术前最后一次b超。吴冕扫了一眼屏幕,眼睛眯起来。

    他的睫毛很长,没有眨动,但仿佛双眼之间有无尽风暴涌动一般,长长的睫毛也随之轻舞。

    看到胎儿的情况,吴冕用最快的速度重新在大脑中模拟了一遍手术,大概要怎么做心里已经有了预案。甚至吴冕在段时间内对看过的几台手术的缺点也有相应的了解,并做了相当的修正。

    到底行不行,还要手术开台手再说。而一些罕见的特殊情况,吴冕也都有相应的处理。

    吴冕也不敢说肯定行,哪怕是找约翰·史密斯来做手术,成功的几率也不到50%。他对自己有明确认知,只是试试看,这是没办法中的办法。

    尽全力而已,别无他途。

    3%异氟醚吸入,麻醉深度维持在f0-f1。盐酸利托君注射液微量泵泵入,0.05mg/min。

    看着任海涛做麻醉,一板一眼,吴冕没提出异议。任海涛这人水平很不错,吴冕相当满意。

    麻醉结束,刷手消毒,铺置无菌单,吴冕让一名医务处的科员拿着手机和约翰·史密斯医生视频,手机摄像头对准术区。

    术区再次消毒,吴冕伸手,一柄手术刀拍在手心里。

    孕妇腹部切口取右侧经腹直肌切口,手起刀落,10m的手术切口随即出现。

    薛春和等人紧张不安的站在后面看手术,尤其是薛春和,心中忐忑的厉害。

    虽然手术的流程没问题,马处长百忙之中还没忘记找自己签字,吴老师走院方外请专家手续。

    可毕竟匆忙,加上手术的过程薛院长想不懂,说好的去费城做又去不了,所以他心里七上八下的。

    很多医疗事故就是因为着急,出现纰漏、以及患者家属情绪上的落差,才导致无法承受的后果。

    索性有马处长在,冷静中带着一丝冷漠的修修补补。

    希望,今天一切顺利。

    薛春和看着吴冕下刀,却不是正常的切口,在尾端手腕像是没了力气一样微微一偏,吓了他一大跳。

    切口不是笔直的,而有些歪,因胎盘位于子宫前壁。美观与否并不重要,吴冕需要的是手术顺利。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