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9 不滞于外物(求订阅)

作品:《医者无眠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医者无眠更新最快!

    吴冕手持盐水棉签,伸进胎儿的胸部。

    胸科手术在有腔镜之前,一向以术区宽敞明亮著称。如果说神经外科的术区是鸽子笼,那么胸科的术区、术野就是500平的别墅,还带着一个3亩地的大院子。

    可是,眼前的情况却和正常认知不同。胎儿还没发育完全的胸腔狭窄,根本没有术野。别说500平的别墅,连鸽子笼都算不上。

    甚至楚知希左手止血钳张开的角度小到连她的尾指都伸不进去。

    根本就没有术野,薛春和站在吴冕身后看了半天,胎儿胸腔里是什么情况压根看不见。

    吴冕用盐水棉签伸进胎儿的胸腔里,做钝性分离。

    是盲操么?薛春和有些诧异,吴老师是怎么判断的?就在薛春和疑惑之中,吴冕已经一点点的把发育并不完全的肺脏剥离开。

    很快,肺囊腺瘤出现在术野之中。

    左侧膈肌下方,后部肺叶囊性肿胀,颜色呈苍白色水囊样改变,上肺叶颜色暗红。

    “surgial field!”吴冕的手机里传来声嘶力竭的吼叫声,医务处的小科员被吓的脸色苍白,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误。

    “史密斯,别吼。”吴冕低着头,用流利的美式英语和约翰·史密斯说道。

    随后他又用中文说道,“小刘,麻烦您站到一助身后,小心别进无菌区,那面的视野好。”

    “哦,谢谢吴老师。”医务科的小科员连忙去楚知希身后,寻找术野。

    等他找到好角度的时候,吴冕已经用盐水棉签把肺囊腺瘤推出胎儿胸腔。

    手机里不时传来愤怒、暴躁的声音,约翰·史密斯医生在表达着他的不满。

    吴冕没有任何情绪,也没与约翰·史密斯医生继续之前的调侃,而是用左手轻轻捏住肺囊腺瘤,右手棉签做钝性分离。

    这手术做的……

    钝性分离是除神经外科之外所有外科的基本功之一,有人习惯用镊子、有人习惯用止血钳子。但用盐水棉签做钝性分离,在场所有人还是第一次见到。

    这才是世界最顶级的术者的手法么?不滞于外物,一花一木皆可手术?!

    手里拿着一根棉签,呃……盐水棉签,就把胎儿的肺囊腺瘤给游离出来。

    薛春和站在后面,看的热血沸腾。看到这里,他隐约明白为什么吴老师在医疗界的地位如此之高。

    这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高手的风范!

    吴冕根本没用正常的手术器械,他只用一根棉签,在12′28″的时间里完成钝性分离。

    肺囊腺瘤暴露的非常好,分离至肿物蒂部,干净利索。

    “可吸收缝合线,6-0的。”吴冕说道。

    他没给其他人欣赏自己杰作的时间,直接用止血钳子钳夹肿物蒂部,6-0可吸收缝合线结扎。切掉肺囊腺瘤,连同止血钳子扔到病理盆中。

    “薛院长,麻烦您拿着给患者家属看一眼。”吴冕低头说道。

    “呃……”薛春和心里这个不愿意。

    虽然他是内科医生出身,但并不意味着对外科手术没有兴趣。更何况还是这种级别的胎儿手术,吴老师亲自执刀。

    “吴老师,我还想看看手术。”薛春和也没隐瞒,实话实说。

    “不急。”吴冕抬头,眼睛微微眯着,似乎是在笑,“最小的圆针,6-0可吸收缝合线,不要持针器。”

    器械护士小心翼翼的把1.2m的圆针递到吴冕的手里,见他右手拇指、食指捏着圆针,在胎儿的肺部进行“8”字缝合。

    这种操作都不能想,手捏圆针,难度已经极大,想要拿稳都不容易,就别说做任何操作。而且圆针要从胎儿的肺部穿出来,难度突破天际。

    但圆针在吴冕手里,一切操作都被重新定义。

    吴冕手持圆针,操作不见有什么难度。一侧进,另一侧出,圆针的长短与入针深浅,吴冕掌握的特别好,针尖探出,他用手指尖捏住,取出。

    一个简简单单的“8”字缝合,打结、剪断,与此同时楚知希手里拿着吸引器,已经把胎儿胸腔的渗血吸干净。

    “还行。”吴冕轻声说道。

    “嗯,还行,应该能打95分。”楚知希道。

    “丫头,这是满分的手术。”吴冕看着楚知希的眼睛,很认真的说道。

    “嗯,哥哥说得对。”

    肺囊腺瘤切下来,吴冕和楚知希的话开始多了起来。

    吴冕轻柔的把胎儿左肺送回胸腔,3-0可吸收缝合线并拢缝合6、7肋骨,打结前置管吸尽胸腔渗液,注入欣可灵1.5ml。

    手术主体部分已经完成,吴冕长出了一口气,神清气爽。看了一眼胎心,没有肿物压迫,胎心已经降到145次/分。

    似乎也没什么难度,吴冕心里想到。

    要不是不愿意接触儿外科,自己早就应该做这类手术。如果是那样的话,一早就能自信满满的和患者家属说没事,也省得他们担心。

    “清点器械吧。”吴冕轻松的说道。

    “吴老师,手术……”

    “做完了,准备关腹。”吴冕道。

    “孩子……”薛春和问了半句话,随后他就意识到自己太笨。

    胎心、血氧饱和度都很完美,虽然胎儿已经送回宫腔里,但机器上保留最后一瞬间的血氧数值89%!

    胎心也已经降到正常,并没有继续下降,而是维持在140-160次/分之间。

    准备缝合子宫,薛春和又看了一眼胎儿。

    之前皮肤青紫、灰白,如今已经变得红润起来。要是手摸上去,应该能感觉到温暖吧。

    “吴老师,您估计术后怎么样?”薛春和问道。

    “术后啊。”吴冕一边缝合子宫,一边沉吟,“孕妇可能会发烧2-3天,胎儿不会有事。”

    嘘薛春和和台上的郭主任都长出了一口气。

    检查无出血,5/0吸收线连续全层缝合皮肤皮下及肌层,检查切口无渗血,连续缝合皮肤,手术完毕。

    看着撤去无菌单,手术室里除了吴冕和楚知希外,其他人都觉得像是做了一场大梦一样。

    26周的胎儿手术,怎么觉得并不难呢?

    吴老师用棉签捅咕了几下,就做完了,简单到令人发指的程度。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