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互相上眼药(第三更)

作品:《大宋最狠暴君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大宋最狠暴君更新最快!

    方子安一看李纲那眼神就知道要糟。

    官家定下来这个四级考试的标准无所谓,到底能有几个蛮子能通过考试,成为大宋的百姓,这个也无所谓。

    可是特么礼部已经忙成死狗了!

    随着改制一步步进行,现在鸿胪寺被并入到礼部,成为下属的理蕃院,要处理的可不仅仅只是大理和真腊,还有其他乱七八糟的小国的那些破事儿;再加上礼部还要操心几百所州学,上千所县学,外加到现在都没弄清楚到底要多少才够用的社学,还有这些社学的先生……

    所以一看到李纲那死道友不死贫道的眼神,方子安就不自觉的伸手摸了下头发,心里琢磨着是不是等啥时候头发掉光了就辞官不做了?

    都特么要秃了……

    心中越想越难受,方子安眼忽然想起来不知道从哪儿说过一个理论,说提一个人难受的自己承担那就是一个人难受,可是要有人陪着自己,那这难受就只剩下一半了。

    然后方子安就躬身道:“启奏官家,那些非大宋之民的蛮夷该如何收取赋税,臣以为当由户部出个条陈。譬如城中一赐乐业人,彼辈擅做生意,若是让他们跟脑子一跟筋的金夷交一样的税,岂不是对金夷的不公?”

    原本好好的叉着手在那里看戏,没招谁也没惹谁,忽然间却被方子安给拉下水,庄成益顿时大怒,指着方子安骂道:“老匹夫不当人子!”

    被庄成益这么一骂,赵桓和李纲等人的脸色顿时出现了三分笑意,唯有方子安的脸色又黑了三分,指着庄成益道:“怎么,本官哪里说错了不成?彼辈蛮夷就该多交税才对,可是这蛮子跟蛮子能一样么?”

    眼珠子一转,方子安又接着说道:“还有,你户部定下的税率那也能叫个税?那大米跟麦子的税率相同也就算了,那粮食跟酒的税率能是一回事儿吗?就像这生的菜跟做熟了的菜,那能是一回事儿吗?”

    原本就已经被靖康改制的那些破事儿弄得头疼不已,现在听到方子安这个礼部尚书又是拉自己下水又是给钱自己找麻烦,庄成益顿时大怒?指着方子安道:“你在教我做事?!”

    只是刚刚说完?庄成益就反应了过来,向着赵桓躬身拜道:“臣一时失态?望官家恕罪。”

    “都为政事?都为政事,勿恼?勿吵。”

    眼看着一向能给自己上眼药的庄成益被方子安气成这个熊样儿,尽管心里爽的很?可是赵桓还是假惺惺的劝道:“此许税率之事?不值当如此大动肝火。”

    说完之后,赵桓话风忽然一转,说道:“不过,朕觉得方卿所言倒也有些道理。譬如这粮食?百姓辛辛苦苦种粮?一年到头能剩下些许粮食便已不易,若是税率高了,自然就是害民。

    反之,如果有甚么东西成本极低却售价极高,再享受了低税率?那岂不是让人沾了便宜么?

    所以,朕觉得这税率之事?倒真该好好琢磨琢磨。”

    庄成益躬身应了,说道:“启奏官家?臣不是没有考虑过税率之事。只是依微臣之见,税率之事在缓不在急?应当等改制全面完成之时再改税率。”

    见赵桓给了个说下去的眼色?庄成益便又接着说道:“我大宋原本所行?乃是扑买制,若要改革税率,则必须改掉原本的扑买制。在朝堂和地方官府的改制没有完成之前,地方官府未必能完全实施新的税制。稍有不慎,便有可能闹出乱子来。”

    庄成益说的是事实。

    大宋的制度是小朝廷制度,实行的也是包税制,对比起催收赋税这种微不足道的小事儿,官老爷们更喜欢唱歌喝酒逛青楼。

    而且在目前的朝廷制度下,就算地方上的官老爷们喝多了假酒,喝到了酒精中毒,忽然异想天开的想要配合户部搞什么新税制,估计也会以失败告终

    瞧瞧那本著名的《沼泽边的黑帮故事》就知道了,大宋地方官府的行政能力以及地方军队的管制能力基本上也就那么回事儿,正规军掉链子都是常态。

    说白了,武德丰沛的地方豪强和百姓也不太拿官府当回事儿。

    想要真正的革新税制,就得等着禁军和厢军改制成功,能够对地方上的豪强和百姓形成压倒性的优势。

    所以在听完了庄成益的解释之后,赵桓便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说道:“庄卿既然已经考虑过此事,那朕也不多说什么了,税率之事,便等朝堂与枢密院改制完成之后再议。”

    庄成益躬身应了,忽然又想到今天这事儿等于是官家和方子安那个老匹夫给自己上眼药,庄成益心里顿时便有些不高兴。

    然后庄成益就决定给赵桓和方子安两人上眼药:“启奏官家,臣以为四级考试之策乃是上上之选,然则天下蛮夷无数,若是人人想考,却又该如何应对?另外,便是我大宋的百姓,只怕也没多少人能背下唐诗三百首吧?难道这些百姓也要降为二等公民么?”

    眼看着庄成益一本正经的在那里胡扯这些歪理邪说,甚至连二等公民这个词都学去了,赵桓顿时被弄得哭笑不得。

    “我大宋百姓生来就有大宋的户籍,那是他们上辈子抬胎的本事,谁管他们会不会读书写字?又有谁敢把他们降为二等公民?”

    “就算他们犯了大宋律,那也该由大宋律来惩治他们。二等公民这个词,可跟他们没什么关系。”

    明知道庄貔貅是想给自己和方子安添堵,可是赵桓难得有个好心情,所以便把所有的问题都抛给了方子安。

    “还有,这四级考试乃是变夷为夏的登天之路,又岂是人人都能考得?方卿回头仔细琢磨一下,拿个章程来给朕看。”

    方子安无可奈何之下只能躬身应了,心中连着暗骂了好几声庄貔貅不是东西,又本着自己不舒坦也绝不能让别人舒坦的原则,说道:“启奏官家,臣以为这四级考试与税率之事,可从挑筋巷子的那些一赐乐业人先开始试行。”

    ps:第三更奉上,求票。另外,今天去了趟四季足道,拔罐的时候,整个后背都紫了……困了。先睡觉,明天的更新明天再说咯。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