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哭泣的一赐乐业人

作品:《大宋最狠暴君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大宋最狠暴君更新最快!

    方子安觉得自己把官家交待的差事给办好了,充其量也就是掉些头发,可要是把事情给办砸了,就冲着当今官家这脾气,估计自己这脑袋是保不住了。

    所以,哪怕不为了自己的头发着想,方子安也得为了自己的脑袋。所以方子安就毫无压力的就把城中的那些一赐乐业人给卖了。

    然后,身为大宋改制之后仅有的三府之一开封府知府王时雍就很不开心。

    按照新制,大宋以后的行政架构将是布政使司、州、县、乡这么四级架构,仅保留应天府(金陵)、开封府、顺天府这三个府级的编制,从行政级别上来讲,跟布政使司是相同的。

    这也就意味着整个开封府现在也是一团乱麻的状态,下属的六厅官员都没能配齐,各种各样的政务千头万绪,让人想想都脑袋疼。

    可是还没等王时雍把开封府的这些破事儿捋络明白呢,礼部又把这么一桩破事儿扔给了开封府,王时雍顿时就被气得骂开了娘。

    “凭什么!”

    “他娘的,明明是他礼部的事儿,怎么还能推到我开封府来?”

    “还有那些该死的一赐乐业人,怎么就他娘的死不干净!”

    可是骂归骂,事情还得办。一想到这里,王时雍干脆又把气撒到了开封府班头李良甫的身上:“上次挑筋巷子不是走水了么?你们到底是怎么处置的?怎么没用赶火法?”

    被王时雍这么一骂,李良甫顿时叫起了撞天屈:“哎哟我的老爷诶!小的怎么就没用那赶火法!可是没办法,那挑筋巷子同里面不光有蛮子,还有咱大宋的百姓,旁边跟他们挨着的也是大宋百姓,小的怎么敢放开了手脚?

    给力文学网址

    这万一要是把咱大宋的百姓给烧了,您能饶了小的?要是再让官家给知道了,小的还不得被千刀万剐了呀!”

    “你个废物!”

    王时雍气哼哼的指着李良甫骂了一句,随手便拿起桌上的公文甩了过去,骂道:“看看吧!这是礼部交待下来的事情既然你没能把蛮子们烧光,那这事儿现在就着落在你身上了,你带人去通知那些蛮子。”

    李良甫打开公文瞧了一眼,琢磨了半晌之后忽然叫道:“嗨!小的还当是多大的事儿!”

    见王时雍又目光不善的瞪了过来,李良甫顿时一缩脖子,小声道:“听说那些一赐乐业人里面有什么拉比?小的觉得,直接把这事儿告诉他们那个什么拉比,再让他通知下去不就成了?”

    说完之后?李良甫又小心的打量了王时雍一眼?低声道:“小的说句昧良心的话:如果那些蛮子们没接到他们拉比的通知?那岂不是更好?直接让他们滚出汴京城或者直接抓到大牢里,还不是老爷您一句话的事儿?”

    听李良甫这么一说,王时雍的脸色迅速由阴转晴?捋着胡须笑道:“不错?不枉老夫对你一番栽培。去吧,把差事办好了,少不了你的好处。”

    李良甫顿时大喜?躬身道:“是?小的办差?老爷您尽管放心!”

    “我放心个屁!”

    王时雍骂道:“若是你上次就把事情给办利索了?现在又哪儿来这许多麻烦事?去吧?若是再出了岔子?小心着你的皮!”

    就在李良甫缩着脖子准备跑路时,王时雍又出声叫住了李良甫,说道:“禁军明年会在秋收之后招兵,你家中子侄若是有成器的,可以先替他们请个枪棒教头?学出点儿东西来之后再带在你身边历练一段时间。”

    李良甫顿时大喜过望?叫道:“谢老爷栽培!”

    有了这么个算是半个内幕消息?李良甫只感觉自己走路都带风了?离了开封府衙门后,便带着几个衙役往挑筋巷子而去。

    只是一到了挑筋巷子,李良甫的好心情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挑筋巷子里?一群一赐乐业人正围在一座院子前,院子里原本的房屋都不见了踪影,一群工匠也不嫌冷,就在这刚刚开春的时节光着膀子,用力的打着地基。

    李良甫带着几个手下挤进人群,毫不客气的叫道:“都先给老爷停下!干什么呢这是?还有,你们这里谁管事儿的?谁是那个什么拉比?”

    被李良甫这么一喊,院子内外的一赐乐业人忽然变得鸦雀无声,院子里忙活的工匠们慢慢的停了下来。

    一个两鬓留着跟胡子差不多长的老者从一赐乐业人群中站了出来,向着李良甫躬身道:“小人鲁本,是这样儿的拉比,见过老爷。”

    李良甫大大咧咧的受了一礼,也不回礼,反而指着院子中的工地问道:“这是干什么呢?”

    鲁本微微躬身,答道:“回官爷,这是准备修建我们自己的寺庙。”

    “修寺?”

    李良甫神色一变,冷哼一声后语带威胁的道:“去开封府报备过了没有?如果没有,小心你怎么建好的再怎么拆喽!”

    鲁本顿时脸色大变,向前走了几步后又躬下了身子,低声下气的道:“老爷开恩,因为大宋的统治者说允许我们遵守祖风,所以我们才在自家买下的院子里建寺。”

    说完之后,鲁本又从袖子里掏出个钱袋子,悄然塞到李良甫的手中,低声道:“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还有老爷多多包涵。”

    李良甫掂了掂钱袋子,不阴不阳的哼了一声,说道:“听老爷一句劝,这庙啊,你们还是别建了,省得白花钱。”

    说完之后,李良甫又从袖子中取出礼部发给开封的行文,递给了鲁本之后说道:“若是识字,就好生看看,若是不识字,就找识字的替你们看。”

    鲁本打开行文,看了半晌却是有些傻眼鲁本能说一口流利的大宋官话,然而却不认识汉字!

    眼看着鲁本有些傻眼,李良甫叹了一声,说道:“罢了,谁让老爷我心善呢告诉你,以后你们在汴京城的院子趁早卖掉,只能租,不能买。还有,你们在这汴京城里做生意可以,但是赋税要按两倍来算!”

    “想要买院子,就趁早按照这封行文上面的要求,先通过三级考试,以后就能跟我大宋百姓一样买房子了,赋税也会跟我大宋的百姓一样。”

    等李良甫不紧不慢的说完,鲁本得脸上已是老泪纵横,院子里外的那些一赐乐业人也都低声啜泣起来。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