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4章 投胎是门技术活儿

作品:《大宋最狠暴君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大宋最狠暴君更新最快!

    等到那个如蒙大赦的一赐乐业人慌忙离去之后,李纲便低声道:“别说四级考试了,以微臣之见,他便是想要通过三级考试也难。”

    “微臣看过礼部准备的三级考试题目纲要,其中要背诵默写的不止有若虚先生的《春江花月夜》,李太白的《蜀道难》,杜少陵的《秋日夔府咏怀奉寄郑监李宾客一百韵》,卢照邻的《长安古意》,还有香山居士的《琵琶行》和《长恨歌》,更有韦端己所作的《秦妇吟》。”

    “所以四书五经部分倒也罢了,可是背诵默写唐诗百首的部分,却是把全唐诗里面最长的那些都给弄进了考试题目里。”

    “总的来说就是一级考试很简单,只要这些蛮子们用心学便能通过考试。二级考试就稍微麻烦一些,一千个字里得认识癵饙纞虋讟龘靐齉齾爩鱻麤龗灪龖厵爨这些字才行。

    等到了这三级考试之时,便不只是下苦功死记硬背就可以,还得有天赋才行实事上,有天赋也不一定能通过三级考试。”

    赵桓心道投胎这种事情果然是门技术活儿先不说那些坑死人的生僻字,光是那些长诗,估计大宋几千万的百姓里面也找不出几个能全背下来的。反正朕就背不下来。

    幸好,大宋的百姓上辈子别管干啥了,反正这投胎的技术都是杠杠的,一生下来就有大宋的户籍,不管是生僻字还是长诗都可以当爱好来研究,不研究也没事儿。

    暗自赞扬了大宋百姓们的投胎技术后,赵桓又接着问道:“那户部呢?这三六九等又打算怎么分?”

    庄成益道:“一级考试须缴纳十贯考试费,二级须缴纳五十贯,三级一百贯,四级一千贯。无论通过与否,这钱都是不会退还的。”

    “至于其他的规矩,大致跟官家当初所定下的差不多。未通过一级考试的算蛮夷,赋税两倍。通过一级考试的算三等公民,赋税是大宋百姓的一倍半,通过二级考试后算是二等公民,赋税只比大宋百姓多两成,福利待遇全没有。通过三级考试后,除不能做官、从军之外,便跟大宋百姓享受同等待遇。通过四级考试后就是大宋百姓。”

    差不多?

    给力文学网址

    赵桓心道当初朕也没说过考试费的事儿,你庄貔貅倒是无师自通了……

    “那教材呢?”

    心中暗自吐槽了两句,赵桓又接着问道:“还有,礼部有没有想好,该由什么人去教授这些蛮子?”

    事涉礼部,庄成益就不好接着回答了,而是由当朝宰相,文官扛把子李纲站出来回答。

    “启奏官家,教材由户部专门拨款?礼制编制,工部印刷。”

    李纲瞧了庄成益一眼,又接着低声道:“至于教授蛮子的先生人选?户部跟礼部商讨过后认为还是不派先生比较好。”

    赵桓疑道:“不派先生?”

    “是。”

    李纲躬身道:“臣等以为?教授蛮子之事?大可放任民间自发行为,也算为那些科举不中、读书无所成的读书人谋一份福利。除此之外,朝廷还能在其中收一份税?若是由礼部主持?这税便不太好收了。”

    赵桓呵的笑了一声,然后将目光投向了汴京城的街道上面

    瞧瞧,都瞧瞧?这就是大宋朝堂上的正人君子?这人怎么能坏成他们这样儿?一个个的心都黑透了!难怪孔圣人当年就感叹人心不古世风日下礼乐崩坏!

    古人诚不我欺哉!

    就在赵桓心里暗自吐槽的时候?开封府的官差也各自提棍拎鞭赶了过来?驱散人群之后就直接把两个斗殴的青皮分开?按到地上各自打了二十板子后又各自罚了一百文钱。

    只是这一切看在赵桓的眼中?却是发现了大大的不对劲。

    打板子是有说法的。这些衙役都是专门练过的?重举轻落,轻举重落,能隔着布袋将稻草打得寸寸碎裂而布袋不破,也能将布袋打得寸寸碎裂而布袋里的豆腐却完好无损。

    所以这大堂上用刑的时候才会有“重重的打”跟“结实的打”这两种说法,而这两种说法表面看上看起来差不多?实际上却是根本不同的两回事儿。

    这些衙役打这两个青皮的时候?大概用的是就“重重的打”的手法?板子一五一实的落在两个青皮身上?连青皮身上的衣服都打裂了,而两个青皮却是毫发无损,惨叫声中气十足?一点儿也不像受了刑的模样。就连围观的百姓也是笑吟吟的看着,唯有被撞翻了摊子的小贩在那里看热闹不嫌事儿大,嘴里叫着“往结实了打”,甚至还有心情跟两个青皮互骂。

    “这两个青皮倒也硬气,不失为一条好汉。”

    李纲倒是个实诚君子,眼看着两个青皮挨了二十板子依旧活蹦乱跳的,不由的叹道:“只可惜走错了路,若是进入军中,何愁没有出头之日。”

    赵桓呵的笑了一声,扭头对何蓟吩咐道:“去弄清楚怎么回事儿。”

    何蓟去的快,回来的也快。

    “启奏官家,这两个青皮算是汴京城中的破落户,平日里为人也算遮奢,之前完颜宗望兵围汴京的时候还登城助战过,过往也没什么欺压百姓的劣迹。”

    “只是这一次不知道从哪儿听说了民分三六九等的事情,这两个青皮便想着要收城中蛮子们得例钱。这次是因为这两个青皮都想收挑筋巷子的例钱,一言不合之下才大打出手。”

    听完何蓟的回报之报,赵桓脑子里顿时就冒出来四个字。

    彼其娘之!

    上辈子穿成崇祯那个倒霉蛋的时候因为缺钱缺疯了,自己还派出过厂卫去收保护费,可是这回穿成了不缺钱的大宋皇帝,倒把保护费这茬给忘了,倒是让两个青皮抢了先!

    “呸!”

    恨恨的呸了一声,赵桓也懒得再理会眼前这些破事儿,干脆带着李纲和庄成益等人向着樊楼而去。

    樊楼,汴京城七十二家酒楼之首,西楼面的最高处甚至可以看到皇宫内的景象。经常出宫嫖j的赵吉翔就常常跟李师师在樊楼约会。

    当然,赵桓对于名妓之类的没什么兴趣,之所以赵桓特意带人去樊楼,是为了看一场人头滚滚的好戏。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