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5章 杀官不能叫好!(第三更)

作品:《大宋最狠暴君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大宋最狠暴君更新最快!

    《周礼》六官中称司寇为秋官,历代沿袭下来后,便以秋官代指主管刑狱的刑部主官,取其肃杀之意。所以一般杀人行刑之类的事情多会在秋后冬前。

    除了这个看上去比较讲究文雅的原因外,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则是当年杀的都是去年该杀之人,因为要“刑前复核”。

    尤其是大宋,犯人被判了死刑后,到了法场行刑时还有一次机会可以喊冤,而且喊冤之后就不能继续行刑,不光得发回重审,还得把第一次复审的官员替换掉以避嫌,换人来进行第二次复审。

    但是赵桓杀人从来是不看季节的,更不会等到第二年再复核。

    随便在樊楼吃了些酒菜,赵桓便带着李纲等人往法场而去,又仗着有皇城司的侍卫在前面开路,带着李纲和庄成益等人强行从百姓中挤到了靠前的位置。

    法场外早就已经挤满了人多少年了?这大宋朝自打太祖皇帝立国至今,到现在也有一百六十来年的时间了吧?可是这一百六十来年的时间里,有谁听说过皇帝在汴京城公开杀官,还是一杀就是两三百个的?

    今天就见着了!

    除去被禁军隔开的百姓外,法场的东南角还站着一群身着低等官服的人,这群人的身边另有一群身着儒衫的士子。

    一个老太监站在这些低等官员和士子们前面,高声道:“不许眨眼,更不许扭头不看!待会儿都睁大了眼睛好好看着!看着那人头是怎么被砍下来的,看着那血是怎么从脖腔里喷出来的,看看那皮是怎么剥下来的!”

    “害怕?害怕就对了!害怕,以后做官的时候就别想着贪腐,也别祸害百姓!告诉你们,以后轻易不会有流放之说了,但凡是敢祸害百姓的,下场就是到这法场上走一遭,全家跟着倒霉!”

    老太监的声音不小,而且丝毫没有避人的意思,周围不少百姓也都听到了,顿时就叫起了好儿。

    台上监斩的刑部尚书谷克成一听台下的叫好声,整个人的脸都黑透了。抬头看了眼太阳,见差不多已近午时,谷克成便猛的一拍惊堂木,喝道:“肃静!带人犯!”

    十个人犯被带到了刑台上,又有皇城司士卒拿着画像对比着刑台上的人犯一一验明正身,待到午时,谷克成又接着喝道:“刽子手就位!鸣炮!擂鼓!”

    十个膀大腰圆的刽子手一个个赤着膀子,手上倒持一口鬼头刀,刀上蒙着红布,不使刀口见光。一共十个刽子手走到十人身后一溜烟儿的排开。待刽子手就位之后,接着又是轰隆隆三声炮响,咚咚咚三通鼓响。

    炮声停下,谷克成又高声道:“罪官梅成化,罪犯侵占民田,折银五十两,依大宋律,斩!罪犯刑广士,罪犯害民,依大宋律,斩!……斩!”

    一连将十个罪犯的名字已及罪名都念完,谷克成又瞧着一溜排开的十个犯人道:“尔等可要喊冤?若有冤情,此案发回重审。若无冤情,尔等便安心上路,若得投胎转世,来世须得好生做人。”

    台下的赵桓顿时也来了精神,就想看看台上到底会不会有人喊冤。

    然而让赵桓失望的是,刑台上跪着的十个人犯都是老老实实的低下了头,把脖子露了出来,根本就没有一个喊冤的

    能被拉到汴京城法场上的,有一个算一个都是犯了贪腐、残酷害民的罪行,老老实实的挨上一刀也就算了,要是图一时偷生喊了冤,闹到了御前……

    谁也不是傻子,尤其是这些有资格挨刀子的,那一个个的更是人精,心里也清楚闹到御前绝对没个好儿,所以干脆也就没人喊冤,倒是让赵桓失望不已。

    眼看着没有人喊冤,谷克成便从身前桌上的签筒里抽出一支令签,重重的掷于地上,喝道:“午时三刻已到,行刑!”

    众刽子手听到命令,一齐揭去了鬼头刀上蒙着的红布,接着又接过旁边差役递过来的烈酒,先鲸吸了一口喷在刀身上,剩下的便一饮而尽,旋即又将酒碗摔在地上,大步走到犯人身后,抽出犯人脖子后面写着“犯”字的木牌扔到地上,再直起身子,猛然发出“嘿”的一声,手中鬼头刀高高扬州,落下时便将身前人犯的脑袋砍落。

    人头掉落之后骨碌碌地滚了几滚,无头的尸身先是向天喷出一股子热血,接着便向前倒去,脖腔里的血也是汩汩流出,有的尸身虽然没了头颅,但是手指却还会抽搐几下。

    十人行刑完毕,当即便有开封府的差衙们清理了刑台上的尸首和血迹,皇城司的士卒又将第二批人犯带到了刑台上,整个公布罪名、问话、行刑的流程就这么着重复着,以至于行刑的刽子手们都不得不轮换着休息

    没办法,人太多了,刽子手也累的手软。

    原本跑来凑热闹的百姓们也不自觉的向后退了一些,忽然就觉得这热闹不好看了大宋以往不是没有杀过人,可是往年一次最多也就杀上十几个该死的,又何曾见过两三百人一起行刑的场面?

    真正的人头滚滚!

    挤在法场看砍头的人群之中,议论声随着人头落地的惊呼声而响起,法场上不断流出来的血液伴着血腥味渐渐的向四周洇开,到了百姓脚底下时,这些百姓就如见蛇蝎一般,唯恐避之不及了。

    赵桓却是一动没动,任由这些血液洇到了自己的脚底下,喃喃的道:“你说,这贪官怎么就杀不尽呢?是朕给他们的俸禄太少了?还是他们自己欲壑难填?”

    站在赵桓身侧的李纲阴沉着脸,低声道:“我大宋俸禄之高,可居历朝历代之冠,可是我大宋贪腐之辈,却不见得比历朝历代少上一丝一毫。终究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赵桓嗯了一声,脸上的神色逐渐变得狰狞起来,冷笑一声道:“看起来,还是朕杀的不够狠!”

    正说话间,刑台上的谷克成已经开始宣布最后十个犯官的罪行几乎个个都是贪了成千上万贯,罪该剥皮实草的货色。

    刑场上的刽子手们退了下去,将最后这十人的刑罚交由皇城司的士卒开始接手毕竟剥皮是个技术活,一般的刽子手还真干不来这个。

    然后赵桓就听着台上犯官的惨叫声高喝道:“好!”

    再然后,整个刑台下的百姓们一脸懵逼的望着赵桓,台上所有负责监斩的官员,还有台下观刑的官员、士子们更是脸色黑得能拧出水来。

    李纲等人更是扭过头去,竭力装出一副不认识赵桓的样子。

    杀官是不能叫好的!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