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6章 审完了接着扒你的皮!(第四更)

作品:《大宋最狠暴君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大宋最狠暴君更新最快!

    古往今来,这法场上每及行刑,必是人山人海围观。刽子手斩得利落,还会博得满场叫好。不过,有两种犯人被斩时不能叫好喝彩,一是斩女人时不许喝彩叫好,二是斩有官身的人不许喝彩叫好。到了建奴统治的螨清后期,民间又主动加上了斩相声艺人时不能喝彩叫好的规矩。

    这前两条规矩到底是从什么时候传下来的已经不得而知,反正在大宋的时候就已经有了前两条规矩

    斩女人时不能喝彩叫好,是怕喊出污言秽语有辱礼教德化。至于斩官员时不能喝彩叫好,那是因为官员乃是朝廷的官员,你叫好?你让朝廷的脸面往哪儿搁?还是说你别有居心?

    但是……

    在赵桓看来,杀官员的时候叫好不代表就丢了朝廷的脸面,反而是这些贪腐、残酷害民的王八犊子们丢光了朝廷的脸面!

    所以现在的场面就很搞笑赵桓,大宋的皇帝,公然在杀官现场带头叫好……

    随着赵桓公然叫好,法场周围的人群的沉寂了一会儿后,忽然跟着一起大声喊好喝彩,监斩台上的谷克成和台下的李纲等人脸色更是黑了三分。

    “冤枉!”

    随着台下高声喝彩叫好的声音越来越大,刑台上正在被剥皮的一个官员却忽然间大声叫道:“冤枉!冤枉!冤枉!”

    随着一个官员开始喊冤,其他九个同样正在被剥皮的官员也一起跟着大声叫了起来。

    谷克成的脸色更黑,猛的一拍惊堂木,喝道:“暂停行刑!”给力文学网

    待皇城司行刑的士卒退到一边后,谷克成又是猛的一拍惊堂木,向着十个惨叫不止的官员喝道:“方才本官宣读尔等罪过之时,尔等不曾喊冤,如今刚刚开始行刑,却又开始喊冤,尔等视国法如无物耶?若是说不出个道理,尔等却是罪加一等!”

    “冤枉!”

    领头喊冤的那个官员又是高喊了一声,然后又大口的喘着粗气,直到过了好一会儿才抬起头来,盯着台下叫好喝彩的百姓们高声叫道:“本官确实贪腐,可是本官已然伏法受刑,台下这些刁民却公然叫好,你何故视而不见?

    若论害民,我等残害了几个百姓?我等又贪腐了几贯宝钞?官家每每出征,必筑万人京观,我等所收赋税,不也尽数到了国库和内帑?真正害民者,乃是官家!乃是国库和内帑!我等冤枉!”

    带头的这个官员喊完之后,不止是谷克成这个监斩主官傻在当场,就连旁观的官员、士子和百姓也都傻眼了,刚刚那九个一起跟着喊冤的官员更是彻底傻眼,其中一个高声叫道:“我不冤!我不冤!请谷相公继续行刑!”

    谷克成后悔刚才叫停行刑了?心里更是冒出了四个字完犊子了……

    这是何等的彼其娘之啊!

    这群傻屌不认识官家的模样,现在居然还在这里喊冤!这些傻屌在这里大放厥词,可是官家还在监斩台下呢!

    正在谷克成琢磨着该怎么把这事儿给糊弄过去的时候?谁也没想到台下围观的赵桓忽然左右张望了一眼?然后快走几步?从一个小妇人挎着的竹篮里夺过一个鸡蛋砸向了刑台上。

    砸完之后,赵桓也不再隐瞒自己的身份,反而冷哼一声后迈步向着刑场上走去。

    “喊冤是吧?”

    赵桓径直来到谷克成所在的监斩台?示意谷克成让到一边之后就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喝道:“把这十个混账东西都给朕带过来,朕要问问他们有何冤情!”

    台下依旧寂静。所有人都被这忽如其来的变故给弄懵了。

    赵桓却丝毫不在乎,等到这十个后背上刚刚开了一道口子?准备扒皮的官员被带过来之后?赵桓才扭头对何蓟吩咐道:“把他们的卷宗取来。”

    待何蓟将这十个官员的卷宗都呈上之后?赵桓只是大概翻看了几页?便冷笑着对刚才领头喊冤的那个官员说道:“来?你有什么冤情?说出来给朕听听。”

    那个带头的官员倒也豁出去了,梗着脖子问道:“若论害民,我关缙为官七年,所害百姓不过百人,而官家每征一地?必筑京观以宣示武功?所害者何止十万?百万?若论敛财?我关缙所贪者不过万贯?官家一年要向百姓征收多少赋税?何止万万!”

    赵桓呵呵笑了一声,说道:“也好。正所谓杀人诛心,朕今天便让你死个明白。”

    说完之后?赵桓又高声道:“自朕御极至今,先却金虏,又征西夏,后平交趾,大小四十余战,每战必筑京观。朕所筑京观,小者万余人,大者百万。”

    “不过,朕筑京观,非为宣示朕武功如何,乃是为震慑天下蛮夷不臣之辈:凡有害朕子民者,即际天极地,穷搜万里,亦要擒其王,灭其国,焚其宗庙,毁其贡献,绝其苗裔!”

    “朕收天下赋税,乃是为了修缮天下道路、桥梁,使百姓出行方便!朕收天下赋税,是为了兴建学校,让百姓有出头之路!朕收天下赋税,乃是为了装备大宋军队,更好的保护大宋百姓!”

    “朕今天就明着告诉天下人:自靖康三年春赋开始,无论赋、税,皆已入了国库,朕没见着过一文钱的民赋进入内帑!朕,后宫的开销,皆是少府一文钱一文钱赚来的,还大半用之于皇家学院!”

    “论害民,朕虽杀人百万,可是未曾害大宋百姓无罪者一人!”

    “论敛财,朕虽然富有四海,可是这天下赋税未曾用于朕吃喝享乐!”

    每一字每一句,句句掷地有声。待赵桓说完之后,关缙更是彻底瘫倒在了地上。就连刚刚被关缙说得有些动摇的围观百姓也想起了汴京城的传说

    传说,官家每顿饭只有四菜一汤,所穿衣服都是后妃们缝制。

    如果这些传说不足信,那官家当初亲征太原、西夏、交趾呢?亲征太原,是为解太原之围。亲征西夏,是西夏先在震威城屠城。亲征交趾,是交趾先在廉州、钦州、邕州三地屠城。

    如果被屠杀的是自己,自己是不是也希望有一个如此强势的官家站出来替自己报仇血恨?

    赵桓看了一眼围观的百姓,见台下的百姓都在交头接耳小声议论,赵桓干脆冷笑一声,对着关缙喝道:“你还有什么冤情要说?按大宋律,临刑者喊冤,案件便要发回重审。不过,朕今天就在这里审,审完了接着扒你的皮!”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