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玩不过官家……

作品:《大宋最狠暴君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大宋最狠暴君更新最快!

    “你接着喊冤朕接着审,审完了继续扒你的皮……”

    赵桓的话音落下,无论是围观的百姓还是坐在赵桓身侧不远处的谷克成等监斩官员,都被赵桓这种极度不要面皮的态度给惊呆了。

    任谁也想不到,当家官家会发出这种近乎于赤裸裸的威胁。尤其是那些围观的百姓

    前一秒还沉浸在官家掷地有声感人心肺的演讲里,后一秒就看着伟光正的官家变了个模样,这心里的感觉又岂是一句卧槽可以形容?

    然而赵桓丝毫不在意在场的官员和百姓们的反应,只是看着关缙等十个瘫倒在地的官员冷笑道:“既然不喊冤了,那就接着行刑。”

    剥皮实草是项大工程首先要把犯官的人皮完整的剥下来,接着还得在人皮里面填充稻草,做成真·稻草人后还要送回这个官员被抓时当官的地方,挂在大堂上供人参观。

    这其中的任何一个步骤都得小心翼翼的进行,稍微有点儿差错,这好好的真·稻草人就算废掉了。

    随着皇城司用刑高手们慢慢的将这十个犯官剥皮,跑到台上亲自担任监斩官的赵桓倒还好一些,毕竟上辈子已经见识过无数次这样儿的场面,最多也就是有几天不想吃肉而已。可是对于台下那些被叫来观刑的官员和士子们来说,眼前的这幕场景就太过于恐怖了。

    恐怖,还得眼睁睁的看着,就更加恐怖。

    而第二天发行的《大宋皇家报》上面刊登的文章,则是将赵桓杀人诛心的玩法进一步发扬光大。

    《震惊!明知要被剥皮实草,却吓不住这些人》

    《震惊!官家每天的饭菜竟然简单到了这种程度!》

    《当蛮夷看到这个东西的时候,他们畏惧了……》

    《赋税何为赋?何为税?》

    《你交的赋税都到哪儿去了?》

    《立法严,用法恕,到底是对是错?》

    《有法必依!违法必究!》

    《到底该怎么对待贪官?》

    《为国为民的官家,为何会被抹黑成暴君?》

    “……”

    众所周知,皇城里下属的报社里面养了一群文棍。这群以段小荣为首的文棍们每天不用干别的,只需要按照上面交待下来的话题炮制出大量的文章,同时再挑选出其他文人墨客投稿过来的文章。

    简单来说就是既要当写手,也要当编辑,属于典型的为了讨好主办方可以不顾一切,哪怕是球证亲自下场也要保证《大宋皇家报》不出一点儿幺蛾子。

    毕竟,每份《大宋皇家报》印出来之后都要往宫里送上几十份,这要是出了点儿问题,估计从报社扛把子段小荣开始到最下面的编辑都得跟着倒霉。

    所以,当赵桓准备开始对整个大宋原有的利益集团和旧有思想发动舆论攻势时,段小荣他们就开始努力炮制着各种文章,一是便于赵桓能更好的杀人诛心,二是替赵桓收买人心。

    然后整个大宋的官场和士林就发现了不对劲。

    报纸这个东西很便宜,便宜到一份好几页甚至十几页、几十页的报纸只需要五文钱就能买一份!而且里面还尽是些朝堂动态、最新的政策以及各个地方上的消息。

    一开始的时候倒也罢了,那些官老爷们和读书人自己买回去就能读,普通老百姓也没几个人舍得花钱买这个东西,因为买了也看不懂。

    可是随着社学和扫盲班这两项大工程的一点点儿推动,大宋百姓识字的数量越来越多,报纸这个东西又是通篇的大白话? 还是加上了句读的那种? 这就导致了哪怕只是粗略识得些字的也能读个差不多。

    而且那些扫盲先生们还特别喜欢拿《大宋皇家报》来当扫盲材料,这就导致了那些不识字的百姓也能听明白。

    更加要命的是? 赵桓还特意让皇城司暗中搜罗了一批屡试不第? 眼看着科举无望,平日里在街头给人抄写书信混饭吃的老童生? 让这些老童生们到各个茶楼酒肆里面去讲读报纸。

    这些老童生们倒也愿意做这个讲读人,毕竟是有正式编制的? 从此后也能算是吃皇粮了。

    这些老童生一开始被安排到各个茶楼的时候? 茶楼老板们还颇为不愿意,只是碍着皇城司的凶名,不得不捏着鼻子认了下来。只是过了两天的时间,这些茶楼老板们就一改之前的嘴脸? 变得欢迎这些老童生了

    茶楼酒肆原本经常有些讲古的说书人讲古? 说些话本儿上的故事之类的让茶客酒客们解决,可是茶客们听的久了,也就听的烦了。

    现在有了这些讲读报纸的老童生,茶客酒客们也乐得听个新鲜,所以一到了下午? 这些老童生便出现在茶楼酒肆,摊开手中的报纸? 将上面朝廷大事等一一讲出来让茶客们听。

    而茶客们,也喜欢听这是他们难得的放松时间? 在茶楼里怎么吹牛,指点时政? 都无所谓。

    只要不是公开宣称造反或者辱骂当今官家? 剩下的随便吹随便喷。便是骂当朝太宰和六部尚书全部是些傻缺也没有问题。反正也没有人管。

    到后来? 甚至有些青楼楚馆都特意请了人去讲读报纸。

    所以,当儒林士绅们想要通过控制舆论来抹黑赵桓的时候,却发现原本轻而易举就能做到的事情却变成了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

    前脚说官家喜欢拿人头筑京观的行为太过残暴,历史上从来没见过这样儿的明君,后脚就有人拿着报纸反驳,说官家筑京观是为了更好的保护百姓,如果不筑京观,就吓不住那些对大宋抱有敌意的蛮子。

    前脚说官家动辄就要将人剥皮实草的行为太过狠辣,历史上的明君都是垂拱而治,后脚就有人拿着报纸说这些被剥皮实草的贪官死有余辜,所谓的垂拱而治如果是放任贪官贪腐,那反倒是不把百姓当回事儿,所谓得明君也就不配称之为明君。

    哪怕就是有人想要攻击赵桓建立社学并强制幼儿入学,如果发现谁不让孩子上学就会加倍收取赋税的行为,民间百姓也是认为这是善政官家都说了,这是给老百姓一个出人头地的机会,傻子才他娘的不让孩子念书呢!

    然后大宋的儒林士绅们就彻底绝望了。

    玩明的,谁也没把握能怼得过杀人如麻的禁军。

    玩阴的,官家手里握着皇城司、殿前司、东辑事厂这三个如今已是臭名昭著的机构。

    玩舆论……最让这些儒林士绅们绝望的就是舆论!连舆论都特么玩不过官家了!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