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阳谋,以势压人

作品:《大宋最狠暴君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大宋最狠暴君更新最快!

    著名生物学家阿二曾经说过,一只南美洲亚马逊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偶尔扇动几下翅膀,可以在两周以后引起美国得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

    还有知名文人斗士封余先生也曾经说过,当发生雪崩的时候,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反正意思就是这么个意思当掌握在腐儒、乡贤、士绅们手中的舆论阵地被赵桓用报纸这个大杀器拿下之后,这些腐儒、乡贤、士绅们就失去了跟赵桓对抗的资格。

    尤其是不显山不露水的四级行政改制和扩建社学、科举改制这三条政策加在一起,更是吹响了埋葬自东汉末年开始的封建二元君主制的序曲。

    “今上在四月初三的朝会上表示:籴甚贵,伤民;甚贱,伤农。民伤则离散,农伤则国贫。为了能够在灾荒年景保护百姓的生存利益,朝廷决定大立建设常平仓与预备仓。常平仓为保护粮价,预备仓为预备灾年。”

    “今上表示:常平仓与预备仓必须普及到乡,每乡应至少有一座常平仓与一座预备仓。最晚将于靖康五年秋后冬前达到满仓状态。为此,今上将从内帑中拨付一千万贯用于购买粮食。”

    “今上表示:今后大宋各地要经常检查常平仓,要确保常平仓内的粮食充足,哪个地方的要是敢空了,就要主管官员的脑袋。”

    “今上表示:交趾久离中原,如今复为大宋之地,其地一年可两熟、三熟,今后必为大宋的新粮仓。大宋百姓可前往垦荒,今上会从内帑中拨付所需钱财,购买耕牛、种子和家具,无偿赠与百姓。若举家前往者,每户可得安家钱一百贯,院子一座。”

    “今上表示……”

    老童生一条条的把报纸上面的消息读完,从旁边一个管家打扮的人手里接过赏钱,然后离开了雅间。雅间内坐着的一人却是再也忍不住了,“砰!”的一声捶在桌面上,把桌子上的杯碗盘碟都震得跳了起来。

    除了这个捶桌子发泄的,雅间里其他人的脸色也不太好看。

    坐在主位上的老者挥了挥手,让旁边侯候的侍女出去之后才沉声道:“都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吧?”

    屋子里的几个士绅模样的老者都点了点头,其中一人更是冷哼一声道:“好一招釜底抽薪,好一个今上!”

    “先是丈量土地,接着又往外迁移百姓,又放出风声要迁都顺天府,如今又多了个交趾。嘿嘿,今上果然还是奔着田制来的。”

    “老夫已经把租子降到了四成,如今却没人愿意来佃租,难道要让老夫自己去耕种么?”

    老者的话音落下,雅间内的气氛变得更加沉默,在场所有人都升起了一股兔死狐悲的感觉

    在场的有一个算一个,手里最少的也得有个几百上千亩的土地,多点儿的那可真的是良田千顷。

    无人耕种。

    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有地无人种这种诡异的情况的?

    在场的人努力想了想?发现这种诡异的情况,是从当今官家亲征太原,收复燕云十六州之后开始的。

    谁特么也没想到?能够兵围汴京的金兵居然那么不堪一击?更让人没想到的是析津府的那些契凡奴居然不战而降?还主动杀光了城内的金人。随后又是奉圣州,西京府,再往后又是西夏……交趾……

    傻子都特么知道?官家在报纸上所说的垦荒?其实根本就是官家率兵把西夏跟交趾都屠戮一空,然后让这些泥腿子们过去接手耕种

    谁见过连种子都特么洒好的荒地?西夏奴和交趾猴子们就把种子都洒好了!

    所以,哪怕赵桓从来没提出过什么均田制?大宋民间“富者田连阡陌?贫者无立锥之地”的局面也变得迎刃而解。

    而更特么让人想不到的是?官家居然还要再拿钱出来买耕牛买种子买农具倒贴给那些泥腿子!

    给泥腿子买种子买耕牛买农具还给安家费?又有三年免赋税五年减半的好处?朝廷又在大力治河、修路?纵然那些泥腿子们不愿意往西夏和交趾迁移,可是还有河北、山东、江淮……整个大宋有太多的地方可以让这些泥腿们迁徙了!

    这种事情就像吃螃蟹一样,只要有第一个尝到甜头的,紧接着就会出现第二个,第三个。

    然后愿意佃租土地的就越来越少。

    降租?

    你租子再怎么降?那特么不还是有租子?再说了?就算你不收租子?那特么也是租的地?跟老子有什么关系?

    虽说迁徙到别的地方开荒算是背井离乡,可是从此不用交租,地也成了自己的?傻子才特么继续佃租!

    然后,这些土地对于在座的这些士绅来说,就颇有些鸡肋的意思了

    当初花了大力气才坑蒙拐骗弄到手的土地,如今却面临着无人佃租的局面,扔又舍不得,捂在手里又没人种,没有人耕种也就意味着这些土地丝毫不能创造价值。

    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而当所有人都反应过来不对劲,想要解决这种操蛋局面的时候,却发现整个局势已经完全失去了控制。

    勋贵和将门不知不觉的就失去了对于军队的掌控,地方上所谓的“豪强”也失去了对厢军的掌控,往常瞧不起的那些“斑儿”、“丘八”,反倒成了悬在所有人头顶的一把刀。

    现在,连舆论这个大杀器都落到了官家的手里。

    至于像赵桓提出来的“常平仓”、“预备仓”之类的新政,更是让在坐的这些乡贤士绅们如坐针毡

    如果真的如同赵桓所要求得那样儿,在每个乡都大力铺开常平仓和预备仓,往年谷贵伤农、谷贱伤农的局面就会大为改观甚至一去不返。

    到时候伤的就是在场的乡贤士绅赚不到钱,那特么就是亏!

    偏偏这一切都是堂堂正正的阳谋,毫不遮掩的以大势压人,让人根本就没有半点儿反抗的余地!

    坐在主位上的老者见雅间里面的气氛沉闷无比,忽然哈的笑了一声,说道:“诸位,何必如此悲观?”

    “殊不知,法不禁止即为可。”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