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无组织无纪律且狗胆包天(第三更)

作品:《大宋最狠暴君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大宋最狠暴君更新最快!

    问:既然大宋民间武德丰沛,大宋朝廷又弱鸡了那么亿点点,那为什么大宋没有被造反的百姓推翻?

    答:因为大宋民间武德虽丰,但是缺少造反的政治纲领与团体协作、前赴后继、不达目的不罢休的精神,往往刚杀官举旗,就会被分别招安。

    就像这一次被后世称之为百万疯狗出笼的青皮破落户们组团抓劳工一样,尽管这些杀才们目的一致,然而实际上,这一百多万只疯……这一百多万的青皮破落户们依旧发挥了他们游兵散勇各自为政的特色。

    这些疯……这些青皮破落户们以乡里为单位抱团,乡里与乡里之间谁也不服谁,往往一个州就能有几十甚至上百个人数多少不等的队伍,扩大到布政使司这个层面之后更是难以统计具体的队伍数量。

    除了队伍人数不等,装备杂乱,载具五花八门,这些青皮破落户们的目的地也是各自不一。靠海的自然而然的就把目光投向了倭国、琉求、高丽等地方,靠着西边的选择就更多了。

    被赵桓惯坏了的青皮破落户们觉得自己有大明户籍在身,对大宋的藩属国如缅甸之流的也丝毫不放在心上……

    而且这些沙雕们比之后世的沙雕网友还要过份后世的沙雕网友们玩爆吧之类的事情时还会讲究个组织,但是这些青皮破落户们却是丝毫没有这种概念。

    甚至有的人抄袭了从社学、夜校、茶楼酒肆之类的地方听来的七禁五十四斩当规矩,然而真正的出发之后却根本就没有人在乎这些所谓的规矩。

    对于这些青皮破落户们来说,只要自己不在大宋的境内干出违反大宋律的事情,官府就不能拿自己怎么样。法不禁止即为可嘛。

    至于大宋之外?

    有发票吗?有证据吗?有证人吗?

    蛮子都特么不算人了还能算个鸡儿的证人!

    所以,什么都没有你还说个鸡儿!

    这些为了抓劳工赚钱已经红了眼的青皮破落户们根本就没把自己的命当回事儿,所以他们更不会把别人的命当回事儿。

    简单来说就是无组织无纪律。

    但是……

    这些无组织无纪律且狗胆包天的青皮破落户们虽然比后世的那些沙雕网友们还要不学无术,但是就跟后世的沙雕网友们都懂得如何造反如何治国一样,这些青皮破落户们虽然在大宋的时候不显山不露水,甚至随便哪个地主老财都能欺负他们,可是当他们出了大宋的国门之后,这些杀才们就意外的发现……

    广个告,我最近在用的追书app,缓存看书,离线朗读!

    蛮子全是傻逼!

    拿着话本里听来的故事当战术,结果能打败蛮子的正规军,这么魔幻的事情你敢信?

    然而这特么就是现实小说还需要最基本的逻辑自洽,但是现实不需要,拿故事当战术这么扯蛋的事情可能不会在小说中出现,但是能出现在现实当中。

    然后赵桓拿着皇城司送上来的情报都惊呆了。

    再然后,赵桓就让人把李纲和庄成益以及方子安等人都喊到了宫里。

    “说说吧,这事儿该怎么处置。”

    赵桓揉了揉额头,满脸的蛋疼:“这些杀才们搞出来的动静实在是太大,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那些藩国诉苦的奏疏就该堆到朕眼前了。”

    李纲接过何蓟递过来的情报看了一眼,然后面无表情的将之递给了户部尚书庄成益,庄成益又递给了礼部尚书方子安,方子安看过之后又满脸蛋疼的递给了兵部尚书李文德。

    当六部大佬们都看过了这份情报之后,何蓟才从工部尚书高子安的手里接过来,然后又揣回了怀里。

    李纲面无表情的向着方子安使了个眼色,示意方子安先站出来答话。

    然后方子安的心里就恨不得操刀子砍死那一百多万疯……那一百多万青皮破落户。

    抓劳工啊混蛋!你们特么的出去抓劳工,能不能不要这么大张旗鼓的?几百个青皮居然敢特么跟人家上千的正规军刚正面?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是特么出去开疆扩土了!

    心里暗自骂了半晌之后,方子安才躬身道:“启奏官家,臣以为此事不可大声宣扬 不如还是派人召回这些青皮破落户 好歹……好多让兵部派人教他们些规矩。”

    然后兵部尚书李文德就有些傻眼明明是你礼部的事儿 怎么就特么扯到我兵部了?

    方子安没理会一脸懵逼的李文德,而是接着说道:“臣以为,这种事儿吧,不是不让他们干,而是不能这么大张旗鼓的干。

    而且 这些青皮破落户们不晓得什么兵法战术 也没有什么后勤补给 靠着一时血气之勇,或许能沾些便宜,然而如此行事 绝不是什么长久之计。”

    抬头瞧了赵桓一眼,见赵桓的脸色没什么变化,方子安心里便又多了份底气,说道:“臣以为 如今枢密院和禁军、厢军改制 或许可以挑选一些还算过得去的 让他们去指点一番。当然,这事儿还是得兵部出力。”

    李文德知道自己完犊子了。

    这种事儿如果没人当面提出来也就算了,现在有人当面提出来了,官家肯定会同意。

    果不其然,在方子安说完之后,赵桓就笑眯眯的说道:“方卿言之有理。”

    得了赵桓的夸奖,方子安顿时大喜过望,忍不住向着李纲使了个眼色,意思是咱老方没掉链子吧?

    只是还没等方子安高兴多久,却又听赵桓说道:“只是,这诸藩国诉苦的奏疏……”

    方子安刚刚扬起的嘴角又垮了下去。

    李纲却淡定无比的道:“启奏官家,臣以为不会有什么诉苦的奏疏。”

    李纲的话音一落,在殿中的庄成益等人顿时都把目光投向了李纲不愧是李相,这特么也太狠了吧?这是打算把所有的藩使全部截杀?

    何蓟更是在心中暗自盘算着,如果皇城司要在半路上截杀所有的藩国使节,又该怎么去做才能做到天衣无缝?

    反正不能放任这些使节进入大宋的境内,要不然诸藩使节一起死在大宋境内,这事儿就有点儿好听不好说的意思。

    或者可以让他们进入大宋得境内,等他们到了理藩院安排的住处之后再让他们住的地方走水?吃的中毒?这个应该比较容易。

    可是这样儿一样,这些人带的奏疏怎么办?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