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8章 禁军的变化

作品:《大宋最狠暴君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大宋最狠暴君更新最快!

    “西夏没了,现在叫甘肃布政使司。交趾也没了,现在叫交趾布政使司。”

    “大理内附了,现在叫云南布政使司。真腊也内附了,现在叫广南布政使司。”

    “他们内附的早,结果就是让这两个地方的人捡了便宜,现在都是正儿八经的大宋百姓了。”

    “现在多了个四级考试,蛮子想要入籍,就得经过考试才行。”

    “据说,咱们大宋的百姓去考,都会被卡在二级考试过不去,也不知道那些蛮子们怎么考过四级。”

    “反正机会给他们了,中不中用就是他们的用问题了。”

    “……”

    方振很说一句,柳正的嘴巴就张大一分,待到方振说完了之后,柳正的嘴巴已经大得可以塞下鹅蛋了。

    “对了,你这几年的俸禄,都送到你家里去了。”

    简单的跟柳正说了一下大宋的各种变化之后,方振又接着说道:“你家娃儿再过几年就该入学读书了,希望你家娃儿能成器一些,能当兵最好,再不济也该去考科举,千万别在跟咱们一样干这种见不得光的勾当了。”

    船上的气氛变得有些压抑。

    沉默了半晌后,柳正才长舒了一口气,说道:“总得有人去做才行。你不干,我也不干,谁来干?总得有人站出来,把这些黑暗的事情挡在大宋之外。”

    “艹!”

    话刚刚说完,柳正就指着远处的几艘战船叫道:“雷州水师和泉州水师都是干什么吃的?这战船是踏马哪儿来的?”

    方振先是一惊,待看清了远处的战船之后才斜了柳正一眼,说道:“别这么大惊小怪的。这些船是泉州水师和雷州水师淘汰下来的。剩下的,不该你问,你就别操那个闲心。”

    听到方振这么一说,柳正的心里大概也就有了几分底,既而两人便岔开了话题,不再提起这些战船的事儿。

    而在远处的战船上,刘二狗正意气风发的吩咐着手下的一众泼皮:“都利索点儿,眼看着就要到倭国了,赶紧把旗子都换成高丽棒子的。还有?谁他娘的要是给老爷走漏了风声?老爷我就把他扔海里喂鱼!”

    待一众手下忙活的时候,一个站在刘二狗身边的泼皮却是凑到了刘二狗跟前?问道:“狗爷?话说这高丽人怎么就成了高丽棒子了?”

    刘二狗不屑的瞧了这个泼皮一眼,说道:“高丽为我大宋之藩?每年都要派遣使节来我大宋朝贺官家,这事儿你知道吧?”

    见那泼皮点头?刘二狗又接着说道:“除去其正使、副使及从使之外?另有奔走服役者,谓之‘棒子’。其国妇女有淫行,即没入为官妓,所生之子曰“棒子”?不齿于齐民。鬓发蓬松?不得裹网巾;徒行万里,不得乘骑;藉草卧地,不得寝处火炕。盖为其国之贱而劳者。”

    说完之后,刘二狗便仰起了头,静等着那些泼皮们的吹捧

    虽然咱狗爷跟你们这些泼皮一样大字不识得三?但是咱狗爷是个好学的!看,现在狗爷说着从先生们那里听来的典故?你们这些泼皮就听不懂了吧?

    又是受完了一众泼皮的吹捧,刘二狗才冷哼一声道:“狗爷我早就跟你们说过?不识字就得读书,读书才能长见识长学问?若是狗爷我不晓得这些?岂不是要受你们的耻笑?”

    “我们哪儿敢啊。”

    随在刘二狗身边的泼皮谄笑着道:“还是狗爷带我们出来见世面挣大钱?谁敢耻笑狗爷,我胡夜叉第一个不放过他!”

    刘二狗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行了,少吹马屁。前面就是倭国了,咱们争取这回多弄点儿倭国蛮子回去。”

    待众泼皮齐声应了后,刘二狗又叫声道:“不过,老话说无规矩不成方圆,今天,狗爷我就给你们立下几条规矩!”

    “这第一条,不得心善!那倭国尽是些三寸丁谷树皮的肮臜货,听说倭国国主更是先娶其姑,后娶其祖母,如此畜牲不如的东西,留着也是祸害!”

    “这第二条,不得奸淫!别他娘的一见着娘们儿就迈不动腿,更不能去祸害娘们儿!谁要是敢犯了这个,别说狗爷我不给他脸!”

    “这第三条,所有金银都归公!狗爷我对你们不算薄,该给你们的好处也从来没落下过,谁要是敢在这个事儿上给狗爷我找不痛快,狗爷我说不得就要大开杀戒了!”

    “都他娘的记住了没有!”

    刘二狗的话音落下,一众泼皮们顿时齐声笑了起来,有人叫道:“狗爷放心,咱们都是跟着狗爷出来的,自然晓得轻重!”

    也有人叫道:“只是回去后,狗爷可得帮咱们说个媳妇才是!”

    刘二狗呸了一声,骂道:“给你说媳妇?滚一边儿去吧,老子还没有呢!再说了,你他娘的长得跟他娘的那什么似的,老子怎么给你说媳妇?你要是长得跟老子一般,那倒有戏。”

    船舱里,一个身着儒衫的书生摇了摇头,说道:“匪性不改啊。”

    另一个书生捻起棋子,轻轻的落在棋盘上,笑道:“这种事情,需要的便是他们这股子匪性。你别看禁军都是些杀人如麻的杀才,可是禁军不成。尤其是现在的禁军,却是越来越不成器喽。”

    “谁说不是呢?”

    先前说话的书生低声笑道:“帮着受灾的百姓搬家,帮着受灾的百姓提水劈柴,拿命去救护百姓,这样儿的禁军,让他们在大宋之外杀人放火就行,可是要让他们再像以前那样儿抓劳工,却是不行喽。”

    后说话的书生嗯了一声,同样低声说道:“这也是好事儿。官家说的对,禁军如何对待百姓,百姓就会如何对待禁军,能让大宋的百姓放心的禁军,一准儿差不了。”

    说完之后,这书生又感慨道:“那个金国潜伏在大宋好多年的探子,连咱们皇城司都没能发觉他的蛛丝马迹,反倒是汴京城的百姓先出首告发,这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正说话间,舱门口却传来一阵敲门声,刘二狗的声音也随之传来:“二位先生,前面马上就要到倭国了,还请二位先生出舱指点一番?”

    ps:第一更。今天继续开盘,你们下注今天有几更?不许下超过五更的赌注!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