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0章 拿错剧本的倭奴(第三更)

作品:《大宋最狠暴君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大宋最狠暴君更新最快!

    ,大宋最狠暴君

    老话说,身大力不亏。

    虽然刘二狗带着的只是些青皮破落户,但是按照后世的标准来算,这些青皮的身高普遍在一米六到一米七五之间,而且个个吃得好穿得暖,而对面的倭奴的整体身高却在一米四左右,两者差着足有一个脑袋甚至两个脑袋的差距。

    嗯,历史上德川家康之所以一门心思的想要干掉丰臣家,就是因为丰臣秀赖的身高达到了震惊倭国的一米八,远比身高不到一米六的德川要高得多,算是一场因为身高而引起的血案。

    包括此时跑来大宋渡种的那些倭女,其平均身高大多在一米二四左右,连一米三都不到。

    所以矮矬子、三寸丁谷树皮之类的词语还真不是对倭奴的蔑称,而是一种实事求是的形容词。

    除去身高,两者的武器装备也完全不在一个水平线上刘二狗带着的这些泼皮破落户们除了没有硬弩之外,剩下的盔甲和兵刃可都是枢密院“淘汰”的制式装备。而对面的倭奴别说盔甲了,就连最简单的刀枪都没能装备齐全,有些倭奴拿的甚至是竹刀……

    身高,体力,装备,近乎于全面的碾压,对面的矮矬子们用力挥刀却够不到泼皮破落户们的脖子,只能勉强砍到泼皮们的胸腹部位,但是泼皮们身上的盔甲却完全无视这种不疼不痒的伤害,泼皮们甚至可以挨上一刀后再好整以瑕的挥刀,直接奔着矮矬子们的头顶砍下去。

    然后……然后刘二狗和一众泼皮杀才们就看着百十个倭奴四散而逃。

    尤其是带头的那个小矮矬子,更是在第一个倭奴的脑袋被砍下来的时候就转身狂奔而去。

    “跑了?”

    眼看着劳工没抓到,好不容易送上门来的一百来个倭奴还作鸟兽散,刘二狗险些被佐佐木义久和那些倭奴给气疯,当即就气急败坏的叫道:“给老子追!”

    ……

    轻轻松松的甩开了刘二狗和那一众泼皮破落户,回到了所谓的“城”里的佐佐木义久气咻咻的摘上顶着两根牛角的头盔,满脸惊恐的叫道:“召集所有的足轻!所有的!我要跟他们决一死战!”

    然而让佐佐木义久吃惊的是,自己刚刚表示要跟那些天魔神决一死战,转眼间那些跟着自己跑回来的足轻们就再一次四散而逃,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佐佐木义久被手下这些足轻们的贪生怕死给惊呆了,回过神来之后气得破口大骂:“ばかやろう!”

    “懦夫!”

    “胆小鬼!”

    “一群下贱的虫子!”

    骂了半晌之后,佐佐木义久才喘着粗气平静下来,扭头对跪在院子角落里的一个倭奴吩咐道:“去把所有人都召集起来,本守护有事情交待。”

    “はい、!”

    跪在院子角落里的倭奴匆匆领命而去,佐佐木义久这才一屁股瘫坐在椅子上,脸上神色不停变幻,脑子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

    没有了像佐佐木义久这样儿的倭奴跳出来捣乱,后面的事情就变得很顺利了有敢反抗的倭奴就一刀砍死,老老实实的那种就捆起来留着卖劳工。

    刘二狗的心情这才好了起来,等抓了差不多一千个劳工之后才让手下的泼皮们埋锅造饭。

    然后继续抓劳工。

    直到连续送了两千多差不多三千劳工回到船上之后,刘二狗才带着一众泼皮们来到了一个看着像城池实际上却狗屁不通的地方。

    “这是……城?城池?”

    有城墙,城墙上面有倭奴的守军,应该是城池无疑了。

    但是这城墙高不到三米,刘二狗觉得自己多跑上几步,再用力一跃就能攀上所谓的城头。

    这玩意能当城墙用?防小孩子呢?连特么大楯车都用不着好吗!

    然后刘二狗就招呼手下带着弓箭的泼皮们一起来到了城墙不远处,摆开了密集箭雨覆盖的阵形

    虽然刘二狗手里没有硬弩,但是刘二狗手里有弓箭。

    泼皮出身的刘二狗在长年的泼皮斗殴活动中发现,一般跟在对面头领身边的都是最能打的,越往外就越弱鸡,如果把最能打的兄弟们集中起来中路突进,再让比较能打的那些兄弟们从两翼包抄过去,一场泼皮之间的混战就能以自己的胜利而告终。

    在跟蓬莱县甚至附近其他几个县的泼皮破落户们进行了无数次的泼皮间对决之后,刘二狗的这套理论已经越来越完善。等刘二狗带着这些泼皮们来到倭国之后,刘二狗的这套理论已臻至大成境界。

    比如现在,刘二狗就准备让手里掌握着弓箭的兄弟们先对城头进行几轮箭雨覆盖,然后再让最能打的兄弟们充当中路大军,剩下的那些兵分两路,直接顶着倭奴的防守强行冲进对方的“城池”。

    然后,估计就没有什么然后了。

    根据前面那一场和倭奴军队的“战争”结果来看,只要自己这边能冲进对方的城池,后面的倭奴基本上也就失去了反抗能力。

    然而就在刘二狗打算通过眼前这座倭国城池来检验自己这一套泼皮战争理论是否能适用于战场的时候,对面的倭国城头上却悄然竖起了一面白旗,所谓的“城门”也吱吱呀呀的打开了。

    佐佐木义久赤裸着身体,浑身只有胯下的一件兜裆布,后背上背着几根荆条,右手还牵着一只小羊羔,羞羞答答的迈着小碎步从所谓的“城池”里出来了……

    “这踏马是?肉袒牵羊?负荆请罪?”

    尽管满身的匪气依旧,但是刘二狗好学,能够拉下脸来对船上那两个比他小很多的书生执弟子礼,尤其好学些成语之类的东西,所以刘二狗知道肉袒牵羊和负荆请罪的典故。

    可是对面的是倭奴!倭奴!

    特么的,一群倭奴玩什么肉袒牵羊、负荆请罪的典故?这特么不是拿错了剧本?

    就在刘二狗和一众泼皮们还在一脸懵逼的时候,佐佐木义久已经迈着小碎步到了刘二狗跟前,先是行了个五体投地的大礼,接着又俯身拜道:“我们投降!愿意接受天魔神大人的一切处置!”

    ps:继续开盘继续下注!理直气壮的求票!尤其是月票!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