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没有人比朕更懂换算

作品:《大宋最狠暴君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大宋最狠暴君更新最快!

    “只是,耶律大石既然早早的就逃了出去,只怕不臣之心也不是有了一天两天,现在只怕难以回头。”

    萧诺言皱着眉头道:“若是起兵征伐,甘肃布政使司南边有个吐蕃诸部,西北边还有个高昌回鹘,倒也是个麻烦事儿。微臣虽然听杨再兴说过,说是吐蕃诸部和高昌回鹘那些蛮夷也在偷挪界碑,可是大军一至,却不知道这些蛮子们又会生出什么想法了。”

    赵桓点了点头,倒是没有怀疑萧诺言在演戏如果这货的演技能把自己蒙骗过去,那他萧诺言可就真的牛逼坏了!

    然而就在赵桓琢磨着该怎么解决掉吐蕃诸部和高昌回鹘时,李纲却躬身道:“吐蕃诸部和高昌回鹘倒是不足为虑,只要官家愿意接纳,只怕这两家现在乐不得内附呢。只是……”

    “只是什么?”

    赵桓笑道:“怎么看李卿和萧卿这副架势,都是一副想要征伐西辽的样子?朕可还没说要征伐西辽呢。”

    李纲心道你上坟烧报纸,糊弄鬼去吧!

    如果不是对人家西辽起了什么心思,你会忽然想起来天祚帝耶律延禧和一早就跑路的耶律大石?现在还假模假样的说什么兄弟?还说什么没想征伐人家?呸!

    但是吧,赵桓还真没想征伐西辽,更没想着带兵去怼死耶律大石。真的,赵桓敢拿上皇赵吉翔的节操发誓。

    众所周知,赵桓是个二次穿越者。二次穿越者的优势就在于上上辈子读过很多的网络,上辈子又当过一次皇帝,有足够的时间读书,而且对于宋朝的这部分历史很了解

    耶律大石跑到了可敦城建立了西辽,后来在叶密立城登基称汗,汗号为“菊儿汗”,后来又尊汉号为“天祐皇帝”,建元延庆。

    给力文学网址

    当然,这货为什么叫菊儿汗以及为什么全弄个汉式皇帝称号那是他的事儿,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货后来击败了塞尔柱帝国的联军,高昌回鹘、西喀喇汗国、东喀喇汗国及花剌子模等国家先后向西辽臣服。

    如果按照西辽脱胎于辽国,而宋、辽又早已经约为兄弟之国,现在辽国天祚帝这个伯父更是把大辽江山托付给赵桓这个关系来算,西辽,等于辽的一部分,所以西辽也就等于是大宋的一部分。

    赵桓觉得这么换算一下完 全没毛病,毕竟上上辈子的数学老师教的好。

    所以,赵桓的想法是让耶律大石这个便宜兄弟继续一路向西,干掉塞尔柱,推平欧罗巴,然后再由赵桓来收复这些自古以来的大宋领土。

    当然,那些需要走海路的地方就不指望耶律大石了? 毕竟这货现在占领的地盘可敦城在后世是七武海那里,指望这货能发展出水军,还不如指望法国军队能在巴黎陷落之前不投降来得更现实一些。

    至于耶律大石会不会愿意一路向西? 赵桓倒是一点儿不担忧朕跟他说? 他就一定会愿意? 你信不信?

    琢磨了半晌,赵桓干脆开口道:“先遣使往金国一行吧。毕竟金国已经遣使来了我大宋许多次,朕一次使节都不派过去? 倒是显得朕不懂礼数了。还有西辽那里也派一个吧? 毕竟是朕的王兄。”

    然后礼部尚书方子安就一把一把的薅头发。

    在大宋近乎于毫无存在感的存在了一百六十多年时间,如今忽然间就要管着社学、科举还有从鸿胪寺改制而来的理藩院,礼部上上下下的人手早就已经不够用了。

    现在官家又说要派人出使金国和西辽。

    哪怕就是除开人手的问题不谈? 官家你对大宋跟金国之间的关系就没点儿逼数么?

    你骗杀了人家金国好多使者不说? 还拿着十几万的金兵筑京观? 就算现在两国已经议和又互开边市? 那这个出使金国的任务也绝对是个九死一生的危险任务。

    毕竟金国那些混蛋疯起来连他们自己的信使都杀? 毁书斩使这种事情干起来更是没有一点儿压力。

    还有西辽……人家辽国跟大宋已经一百多年没打过仗了啊!如果在两国边境发生天灾? 对方的官府甚至会出面赈济啊!

    就是这么两家好的跟一家似的关系,特么上皇那个沙雕非得要收回燕云十六州,结果搞什么海上之盟,不仅坑死了辽国,还特么差点儿把大宋也给坑死!

    现在你说要遣使出使西辽?

    人家耶律大石不一刀子把使者给砍死? 那都算他耶律大石的脾气好!

    礼部最终还是挑了两个使节出来? 然后再跟赵桓指派的两个太监一起共同组成了两个不同的使团? 一个前往金国出使? 另一个则是出使西辽。

    而在出使之前,这两个使节又被赵桓派人叫到了宫里面授机宜。

    “到了金国之后,一定要代朕好生问侯朕的皇伯父天祚帝? 记得要替朕告诉完 颜晟,朕无时无刻不想着请天祚帝和他完 颜晟一起到大宋来小住一段时间,好让他们跟上皇一起把酒言欢。”

    “到了西辽之后,告诉朕的王兄耶律大石,宋、辽依旧是兄弟之国,一时的误会,不要太放在心上,该过去的总归会过去,人还是要向前看的。如果他愿意的话,无论是互开边市还是其他的,一切都好商量。”

    “岁币?你是打算让他给朕进贡岁币还是打算让朕赏给他岁币?没有岁币!敢应承什么狗屁岁币,朕就拿你的家产当岁币,再把你挂城门楼子上风干喽!”

    “还有,无论是金国也好,西辽也罢,都是一次正常的出使,用不着太担心。”

    “或者说,该担心的是他们,而不是你们。”

    “谁要是敢吓唬你们,你们就问问他,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

    “南越杀汉使者,屠为九郡,宛王杀汉使者,头悬北阙,朝鲜杀汉使者,即时诛灭。独匈奴未耳。”

    “如果他们没有听说过,那也没关系。”

    “你们就告诉他,太原城外有京观,兴庆城那里有京观,升龙城那里也有京观。”

    “谁敢对朕的使者不客气,朕就拿他们筑京观。”

    ps:今天应该没啥事儿,所以,有没有下注赌今天几更的?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