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一石三鸟(第三更!求票!)

作品:《大宋最狠暴君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大宋最狠暴君更新最快!

    对于金国的快速宋化并且出现了一大批喜欢嗑五石散的忧郁文青,赵桓倒是不怎么意外。

    就连底蕴深厚的种花家当家都能出现一大堆这国乍定体问的滚着叽歪患者,还有各种样样儿的恨国带路党,现在金国被大宋血虐了,会出现这种人也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不足为奇。

    真正让赵桓感到意外的,是完颜宗饶所写的那封密信。

    “臣观金国,如今已是文恬武嬉,败象已现。究其原因,惟诸臣不虞社稷之失,不惧朝廷之亡也。”

    “思其根本,在于天地反覆,臣依旧为臣,故无所虑也。”

    “……”

    短短的一封密信所能书写的内容并不多,总结起来就只有一句话大臣可以放心大胆的跟朝廷不是一条心,而朝廷却必须依靠大臣,这事儿就是个祸根!

    语气之坦诚,担忧之深刻,让赵桓无比确信,完颜宗饶在这一刻不再是一个人!汪精卫,还有汪精卫的三公子茅于轼以及大量的慕洋犬、滚着叽歪患者在这一刻灵魂附体,他不是一个人!

    然后赵桓就派人把吏部扛把子李若冰给召进了宫里。

    “朕一直觉得,我大宋百官的俸禄还是有些低了。所以,朕打算在文武百官的正常俸禄之外,再额外增添一项福利。”

    李若冰一进宫,赵桓就先给这一次的谈话定下了基调给大宋的文武百官提升福利,这是好事儿吧?

    然而让赵桓想不到的是,自己刚刚提出要给百官增加福利,身为吏部尚书,掌管着大宋官场大部分官帽子的李若冰就皱起了眉头。

    “还低?”

    李若冰皱眉道:“单以微臣的俸禄计算,每月便领正禄三百贯,春、冬制衣领绫二十匹、绢三十匹、绵十斤,禄粟一百石,再加茶、酒、厨料、薪、蒿、炭、盐诸物以及喂马的草料,这绝对不算得低了。”

    “哪怕是地方上的县令,一月也有钱二十贯及茶、酒、厨料、薪、蒿、炭、盐等诸物补贴,只要不是大手大脚的花销,只一年的积蓄便能在汴京城里买个院子。”

    “如今官家若是再加什么福利,只怕户部、御史台都会上书弹劾,而且报纸上也不太好说,容易引起民间非议。”

    “臣请官家三思。”

    赵桓一脸懵逼的望着李若冰这和说好的剧本不一样!怎么还会有人嫌自己能拿到手的钱多?难道这钱多了会烫手?

    不过,再想想说这话的是李若冰,这一切倒也能解释得通了。

    如果说庄成益这个户部尚书是大宋官场上著名的老貔貅,那李若冰就是大宋官场上出了名的一根筋!

    “积蠹已久,致理惟难。建裁损而邦用未丰?省科徭而民力犹困?权贵抑而益横,仕流滥而莫澄。正宜置驿求贤?解榻待士?采其寸长远见,以兴治功。”

    能堂而皇之的说出这样儿的话来?足见比赵桓大七岁的李若冰就是个满脑子“致君尧舜为百姓谋福”的死脑筋!

    钱?

    钱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理想。

    现在国库渐有入不敷出之势?国朝要修长城、直道?要移民实边,要疏浚河道,各种各样要花钱的地方多了,给百官涨俸禄福利算什么鬼?

    如果不是顾忌着君臣之间的礼仪和大义?李若冰甚至都想告诉赵桓你钱多?你有钱给户部不好吗?哪怕就是把这钱发给百姓,那也比给官员加福利更好!

    可是……赵桓本来也没打算单纯的给大宋的官老爷们涨福利啊,又不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儿干了……

    “自朕御极以来,有多少人是因为贪腐被杀的?”

    斟酌了一番后,赵桓还是开口说道:“朕能杀一个两个?十个百个,可是朕能把大宋所有的臣子都杀干净吗?或者说?朕在的时候,还能镇得住他们?可是等朕龙驭宾天了,后世子孙还能不能镇得住他们?”

    “官家春秋鼎盛……”

    李若冰本能的先说了这么一句?只是说完之后?李若冰也反应过来了。

    “官家的意思是?”

    李若冰试探着问道:“可是有什么法子解决这个问题?”

    赵桓点了点头?嗯了一声道:“朕的意思是,以后从每个官员的俸禄里面扣除一部分做为养廉金,国库再补贴同样的金额,待到官员离任还乡之时,若无贪腐或其他违犯大宋律的事情,便将这些年扣下来的钱,还有国库补贴的钱,一次发给该官员。”

    “以李卿你为例,你每月的正禄是三百贯,那就每个月扣下三十贯,国库同样也拿出来三十贯,这一共是六十贯钱,暂且存在国库或者吏部或者随便什么地方。假设李卿十年之后告老还乡,合计便是一百二十个月,每个月六十贯的养廉金一次发给李卿,便有七千二百贯。”

    “当然,这个三十贯、六十贯也只是朕随口一说。或许可以把李卿的俸禄提高到四百贯,每个月扣下一百贯,这样儿一来,一个月便有了两百贯,十年后便是两万四千贯。”

    随着赵桓一点点儿的把养廉金的想法说出来,李若冰也大概理解了赵桓的意思。

    养廉金的存在,一方面变相提高了官员的待遇,另一方面也是拿养廉金吊着官员,让官员顾及到养廉金而不敢贪腐。

    斟酌了一番后,李若冰觉得这个法子确实不错,只是出于谨慎,李若冰还是躬身道:“启奏官家,臣以为此事事关重大,该召李相与庄尚书共同商议。”

    而当庄成益听过了赵桓关于养廉金的设想之后,顿时就敏锐的发现,户部又可以减少一大笔官员俸禄的支出了。

    没错,就是减少官员得俸禄支出

    从朝堂到地方,官员的数量没有五千也有三千,即便按照最少的三千来计算,每个人每月扣下来十贯钱,每个月便能节省掉三万贯的开支。

    而庄成益觉得,哪怕有养廉金的存在,大宋官场上的官老爷们一样会变着花样儿的贪,到时候依旧有大部分的官员拿不到这笔养廉金不说,还会把辛苦贪来的钱财贡献给国库。

    简直就是一石三鸟。

    ps:这是第三更了吧?理直气壮的求票!顺便开盘!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