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1章 岂有以皇位之事相儿戏者?

作品:《大宋最狠暴君

    天才一秒记住「三七中文网」地址:www.37zw.cc 大宋最狠暴君更新最快!

    原本虽然有些别扭,但是终归算是和谐的气氛,被任得敬这一句“安敢不跪”给彻底打破了。耶律大石更是笑呵呵的坐在椅子上,浑然一副等着看戏的模样,大帐中的西辽众臣们更是将目光投向了孙誉和苟格。

    而任得敬更是得势不饶人,指着孙誉和苟格猛喝一声道:“下国小臣,觐见大辽国皇帝陛下,还不跪下!”

    孙誉瞥了任得敬一眼,慢条斯理的向着耶律大石一拜,问道:“敢问殿下,既是辽国新皇登基,那可有天祚皇帝传位诏书?可曾举行登基大典?可曾遣使往我大宋报喜?”

    大帐中的气氛变得更加尴尬。

    耶律大石心里也是不住的暗骂这宋使太不是个东西虽然任得敬那狗东西说话噎人,可是你也不能这么噎回来吧?还特么直接噎到我身上来了!

    任得敬黑着脸道:“金夷起兵为乱,天祚皇帝东狩……”

    孙誉毫不客气的打断任得敬的话,问道:“我就问你,殿下手中可有天祚皇帝传位诏书?可曾举行登基大典?可曾遣使往我大宋报喜?”

    任得敬冷哼一声道:“此乃我大辽国之事,与尔等宋国之臣何干?”

    孙誉冷笑一声,说道:“什么叫与我大宋无关?我大宋与辽国乃是兄弟之国,且我大宋为兄,辽国为弟,于情于礼,辽国新皇登基,都该遣使往我大宋报喜,如今贵官如此说法,可是没读过书?或是未曾学过礼?”

    “却是你宋国皇帝与那金虏订立了海上盟约,与金虏一起攻我大辽,如今还有脸面说什么兄弟之国?”

    任得敬向着耶律大石拱了拱手,说道:“幸得我大辽皇帝陛下不计前嫌,愿意召见尔等宋使,汝等便该大礼相见!”给力文学网

    孙誉脸上的神色忽然转为悲痛,哽咽着说道:“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上皇一时糊涂,犯下了弥天大错,幸而悔悟,传位于当今官家。”

    “当今官家圣明,兴王师,伐金虏,幸得将士用命,数月之间栉风沐雨,连战连捷,筑京观于太原、析津,献金虏大将完颜宗瀚首级于御前,金虏不得已而退兵。如今,析津府、奉圣州皆已光复。”

    “官家又振奋精神,强军伍,兴教化,整治朝纲,永不加赋使万民得以生息,废除徭役更是人人称善,原本饱受金虏欺凌的辽国百姓,如今得了我大宋户籍,更是人人感念天恩。”

    眼看着孙誉这般不要脸的样子,辽国的一众大臣们顿时在心里暗骂起来

    敲里玛的啊!海上之盟啊混蛋!联金灭辽啊混蛋!两国百余年和平友好的局面毁于一旦,这特么是一句一时糊涂就能揭过去么!

    还有光复,你特么是不是欺负我们远在西域,不知道中原和析津府那边的事儿?那特么能叫光复?那特么是你们侵吞了我大辽国的江山土地好吗!

    “不瞒殿下,在臣等来前可敦城之前,曾有一路天使已经奉命出使金国,看能否迎回天祚皇帝陛下。”

    不光一众辽国大臣们心里不爽,就连耶律大石也是神色不善的瞧着孙誉想要迎回天祚皇帝?那老子这边怎么算?回去继续给天祚帝那个蠢货当臣子?我特么谢谢你啊!

    “若是能迎回天祚皇帝陛下,我大宋官家愿将析津府、奉圣州、滦州等地拱手相送给天祚皇帝,以为贺礼。”

    听到孙誉这么说,耶律大石这才放下心来。

    如果要是没有这个说法,耶律大石还不敢肯定所谓迎回天祚皇帝的说法有几分真,几分假。可是既然说到了要将析津府等地拱手相送,那迎回天祚皇帝的说法就成了扯蛋了只怕过几天就该天祚皇帝忽然暴毙了!

    可是还没等耶律大石喘口气呢,孙誉又接着说道:“恰好,我大宋官家听知殿下带兵往西域开拓的消息,便立即遣微臣前来可敦城面见殿下,便是为了消除以往的误会,再续宋、辽两国之盟好。”

    “不意今天得见殿下,却也得知了殿下登基称帝的消息天祚皇帝尚在,殿下又无天祚皇帝禅位诏书,我大宋与辽国乃是百年兄弟之国,官家尚且要称天祚皇帝为伯父……”

    耶律大石脸色一沉,说道:“一派戏言而已,贵使不必做真。”

    孙誉却是满脸疑惑的问道:“自古来可曾有以皇位之事相儿戏者?”

    耶律大石一愣,心里顿时破口大骂这宋使太不是东西。

    “贵使也一直称为寡人为殿下,由此可见,贵使也知道所谓新皇登基之事纯属子虚乌有,当不得真。”

    说完之后,耶律大石干脆岔开了话题,问道:“不知你宋国皇帝遣贵使前来,所为何事?”

    孙誉这才不屑的瞥了任得敬一眼沙雕玩意,本官可是理藩院的!跟本官玩嘴皮子,你也配?

    然后孙誉才躬身答道:“回殿下,官家此次遣臣等前来,乃是因为官家担心殿下和辽国百姓未必能习惯西域的生活,特意让臣前来,问殿下可愿回析津府居住?”

    “回析津府?”

    耶律大石疑道:“你国官家皇帝还说什么了?”

    孙誉躬身道:“回殿下,官家还说,如果殿下愿意回析津府居住,官家会让人在析津府为殿下建一座王府,若是得了天祚皇帝的传位召书,殿下可以在析津府举行登基大典,官家也会遣使来贺。”

    “另外,如果辽国百姓在西域住得不习惯,愿意去析津府那边居住也好,愿意去汴京城居住也罢,也都随得百姓愿意。当然,只限契丹人,也就是有辽国户籍的百姓。”

    “如果殿下不愿意率领百姓回去,那官家也不勉强,也由得殿下,而且官家可以以大宋现任皇帝、辽国天祚皇帝之侄的身份起草一份册封诏书,将可敦城及左近之地尽数封给殿下。”

    “如果殿下有需要,我大宋可以在甘肃布政使司和可敦城附近开设边市榷场,以方便殿下和辽国百姓。”

    “如果周边有什么小国之类的对殿下和辽国百姓心怀不轨,我大宋可以出售各种制式军械,以方便殿下征讨不臣。”

    当孙誉一开始说到赵桓会以宋国皇帝和天祚帝之侄的身份起草册封诏书的时候,耶律大石还有些不以为意。可是当孙誉说到边市榷场和军械的时候,耶律大石整个人都有些懵逼。

    回过神来后,耶律大石干脆伸手一指任得敬,说道:“宋国皇帝既然如此仁义,那寡人也有一份大礼要送给他。”

    “贵使可识得任卿?”

    ps:求票!

    PS:如果您觉得本站还不错,请您向朋友推荐分享下,谢谢!